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64章 崔建国扣车

第264章 崔建国扣车

  .5.

  处理事故的人终于到了。

  第一波来的是一个交警中队长,看了现场,还没等表态,第二波人到了。

  第二波为首的男人,跟交警中队长说了几句话,中队长就领人开车走了。

  第二波的人看上去很有派头,不过似乎是胖子一边的。

  跟领头男人一起下车的,是一个边学道见过的人,但一时间叫不上对方的名字。

  就是在学校食堂里,跟左亨坐一起那个。

  闵传政在这里看见边学道,比鬼看见驱邪符篆还吃惊。

  电话里,他明明听说三姨一家跟松江一伙猛人对上了,姓边的怎么会在这里?

  闵传政家跟左亨家一样,一直在下面的市县经营,松江不在他们的势力范围里。

  但并不是说他们在松江完全没有朋友和依仗,比如说今晚跟闵传政一起来的,松江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崔建国。

  松江是副省级城市,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是副局级,副支队长崔建国是处级干部。

  崔建国跟闵传政爸爸是同学,这些年关系一直没断。

  在松江市,一个正处算不上什么,但崔建国这个副支队长的权力其实相当不小。

  批批车牌、帮人平事,加上出租车公司和一批黑车司机的孝敬,多了不敢说,崔建国每年收入一百万那是轻轻松松。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现在是副职,大头都让队长拿了。

  最近几年,崔建国一直原地踏步,升职升不上去,换地方,又没有这里油水足,很是踟蹰。

  但闵传政爸爸就不一样,两人岁数相当,闵传政爸爸闵红武是正处级县委副书记,这个位置的实权和成长空间,可不是一个副支队长可以比的。

  所以,崔建国对闵传政家的事,还是比较上心的,哪次闵传政到松江,只要有时间,崔建国都会请他吃顿饭。

  今天的事,在来的路上他听说了一点,崔建国心里十分清楚,闵传政家这个亲戚惹上茬子了。

  去看看没问题,至于怎么处理,看对方根儿有多深吧!

  如果对方是个软柿子,那就哼哼哼。

  如果对方是个硬茬子,那就哈哈哈。

  ……

  边学道没见过崔建国,理论上两人完全不认识,但边学道知道崔建国这个人。

  不仅知道崔建国,边学道还知道崔建国现在的领导,支队长陈浩。

  在边学道的读报体系里,陈浩2005年春节时,在高速上出车祸,当时车里三个人,全部当场死亡。

  随后,崔建国运作得力,接班上位,当了支队长。

  其实,上位时的崔建国就已经不干净了。

  崔建国老婆02年时,从家里楼上摔下坠亡。对外公布的是打扫卫生时失足坠亡,但社会上还有一种说法,他老婆是被人推下去的。

  因为当时崔建国跟一个女下属打得火热,他老婆知道后,在家里闹得厉害。

  05年崔建国上位,疯狂敛财之余,认识了一个空姐,后来空姐怀了孩子,跟崔建国要500万抚养费,不然就公开两人的关系。

  不久,空姐失踪,杳无音讯。

  空姐家人从空姐的房间里找出一封遗书,遗书里详细记录了空姐和崔建国的交往过程,以及崔建国滥用职权和受贿的一些线索。

  2008年初,崔建国被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2009年时,下了夜班,跟同事在开到后半夜的烧烤店里吃饭时,一些老同事还绘声绘色跟边学道讲过崔建国的事迹。

  可以说,前世边学道跟崔建国从未谋面,但他对崔建国的了解一点都不少,更关键的是,他知道崔建国的命运,知道伏法之后爆出来崔建国的一些隐蔽的敛财手法和勾当。

  换句话说,崔建国身上的死穴,边学道不说都知道,但最少知道一半。

  可是在两人初次见面的这个晚上,边学道不认识崔建国,崔建国也不认识边学道。

  ……

  唐根水已经让两个保安把钢管都收起来,拿着先走了。

  下车看见现场的阵仗,崔建国吓了一跳,准确地说,他是心疼那辆霸道。

  崔建国这人,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女人,一个就是车。

  女人,他喜欢玩丰满的;开车,他喜欢开大车。

  绕着霸道看了半圈,崔建国说:“一边出一个人,跟我说说吧。”

  看见不远处的闵传政,胖子知道这是自己的援兵,口气很硬,咬着牙说:“他聚众滋事,故意毁坏财物,一定要重判。”

  崔建国扭头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看着胖子说:“先动手的是你们,聚众把人打破头的是你们,不依不饶的是你们,我劝你一句,最好说实话,不然你会很难受。”

  崔建国听了,笑呵呵地问边学道:“小老弟,看着很面生。”

  边学道说:“我是尚动的边学道。”

  崔建国看着边学道上下打量:“尚动……”

  ……

  麦小年到了。

  是刘毅松给他打的电话。

  巧的是,当刑警时,麦小年跟崔建国打过几次交道。

  麦小年正处于上升期,这在公安系统内不是秘密,看见了麦小年,崔建国有点为难。

  麦小年是潜力股,可是闵传政爸爸是更大的潜力股。

  然而麦小年这人八面玲珑,在外面很吃得开,真把他得罪了,短时间内可能没事,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

  算了,先看看麦小年跟对方什么交情吧!

  ……

  看着几乎已经报废的丰田霸道,和一脸思量神色的崔建国,麦小年知道今天的事很难像想象中那样善了。

  果然,纠缠了一会儿,崔建国扔下丰田霸道不说,看着边学道这边没有牌照的奥迪a6和别克gl8皱眉。

  “这两个车的牌照呢?”

  听见崔建国这么问,麦小年知道崔建国要下手了。

  吴天笑呵呵地凑过来说:“领导,这是新车,今天刚在4s店买的。”

  崔建国一脸阴沉地问:“临时牌照呢?”

  吴天听了,心里咯噔一下。

  提车的时候,4s店说等明天保险生效再过去拿临时牌照,可是这话现在不能说啊!

  见吴天不说话,崔建国接着问:“你们谁开过来的,驾照我看看。”

  麦小年说:“崔队……”

  崔建国看了一眼麦小年,冲边学道说:“别的事不归我管,可是这两辆车无牌上路,我先扣了,明天带着手续来队里找我。”

  麦小年说:“给我个面子,车别扣了,明天我让他们开车带着手续去队里跟您报道。”

  崔建国看着麦小年说:“小麦,今天哥哥对不住了。这样,奥迪我必须扣下,别克你们开走。”

  麦小年听了,摸出电话说:“行,按你说的办。”

  说完,拨了一个号。

  “王局,我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