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66章 再见,边学道

第266章 再见,边学道

  .5.

  冥冥中,预感强烈而真实,似乎边学道念头一动,他真的会回魂2014年。

  一个念头在边学道思维中反复盘旋。

  如果……

  如果回到2014年,我还能安心做审读吗?可是除了审读,我还能做什么?那个时候的自己,没有先知,没有第一桶金,就算我还是我,我能轻松赚到钱吗?我能改变命运吗?还能甘心开着宝来,两点一线,昼夜颠倒,每月只拿4000块工资吗?

  那个时空的单娆,那个时空的董雪,那个时空的李裕,那个时空里所有认识的人,无论她(他)们过得比自己好还是不好,都回归于陌生人。

  不……

  不要……

  绝不要……

  此时的边学道无比躁乱!

  他所处的幻境中,代表2014年和2004年的两个光圈开始快速交替旋转,如同赌场里的俄罗斯转盘。

  边学道拼了命地想要从幻境中醒来,可又怕一旦醒来后发现自己坐在2014年家里的沙发上。

  不甘、畏惧、惊慌、破坏……各种情绪交织叠加,像一颗狂暴的红巨星,力场先是外放,然后塌缩。

  矛盾,噬骨的矛盾。

  边学道在虚空中踌躇,忽然间,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像一艘即将要迷失在星海中的小船,不知去处,不能自已。

  就在边学道无能为力,心灰如死的一刻,一阵敲击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虚空中的边学道,仿佛一下子重获能量,神魂归位。

  一丝明悟从心底升起,原来重生之后的灵魂是不稳固的,心神过于激荡,可能就会离魂迷失。

  是谁唤醒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

  猛地睁开眼睛,一个挺身坐起,发现自己是在车里。

  虽然没开灯,但看车的内饰,也不是宝来的档次,是他的s80。

  边学道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想哭的冲动。

  敲击声再次传来,边学道转头向右看,看到了车窗外的关淑南。

  是她!

  是她把自己从幻境中拉了回来?

  “你怎么了?”

  听见关淑南问他,边学道按下车窗,问关淑南:“你怎么又下来了?”

  关淑南说:“家里的膏药没了,下来买点。你怎么了,刚才看你坐在那儿一直抖。”

  “抖?”

  “嗯,抖得很厉害。”

  边学道说:“哦,没事,今天有点累,休息一会竟睡着了,还做了个噩梦。”

  关淑南关心地看着边学道的脸说:“你脸色不好,早点回去休息吧。”

  边学道推开车门说:“这就走。你去哪买药,我送你过去。”

  关淑南坐进车里,边学道打方向盘挑头。

  似乎有点恍惚,边学道开车,明显没有平时顺溜。

  关淑南侧着头观察,她看见了边学道鬓角边上的汗珠。

  想起刚才看见车里的边学道浑身紧绷,不停抖动,看上去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却又像在摆脱。隔着车窗,关淑南甚至都能感觉到边学道当时的软弱和无助。

  她在心里想:这个刚才砸车时意气风发的男人,心里究竟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情绪?

  车停在街边药店的门口,边学道问关淑南:“用我送你回去吗?”

  关淑南摇头,说:“不用,这片路灯很亮,我自己能回去。”

  接着,不知道怎么想的,关淑南伸手摸了一下边学道握着方向盘的右手,说:“别太烦心,早点回去休息。”

  说完,关淑南开门下车,向药店走去。

  走进药店,关淑南的心不争气地狂跳,她反复问自己:“我这是干了什么?我这是干了什么?”

  在药店里磨蹭了好一会儿,隔着橱窗看见边学道的车已经开走了,关淑南才长出一口气,拿着膏药跟店员算账。

  车里。

  关淑南的这个动作让边学道有点惊讶,但他不觉得唐突。

  就在刚才,边学道发自内心地感激关淑南,按下车窗那一刻,他甚至想拥抱一下关淑南。

  他不能确定,如果刚刚不是关淑南敲车窗把自己召唤回来,自己是否会如愿醒来。

  或者惊醒于2014年的家里?

  难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经历种种的好几年,只是前世的一瞬间?

  不想了。

  头疼!先回家。

  他现在只想回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把自己藏在被子里,确认自己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

  ……

  天亮。

  睁开眼睛,看见红楼卧室的天花板,边学道轻轻说出一句:“再见,边学道。”

  ……

  昨天在车里经历的一切,如过眼云烟,边学道要面对的是一系列难题。

  坐在床上,他打了几个电话。

  第一件事,让杨恩乔和唐琢代表自己去青石分局,处理调解和赔偿的后续问题。

  第二件事,让吴天和熊兰去交管局,看看能不能把奥迪车提出来。

  如果能提出来,事情就算告一段落。

  如果不能,那就再想办法。

  车里经历的一切,让边学道产生出了一丝危机感,昨晚蜷缩在被子里他就在想,如果今世的自己,某一天忽然离去了怎么办?

  是否还要战战兢兢处世,小心翼翼谈情,等到离去的那一刻,想着生命中一些重要的人和事,空留遗憾?

  是不是还要像前世一样平平淡淡,像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

  边学道的心灵,第一次发生了变化,质的变化。

  之前,他也曾数次拷问自己的内心,告诉自己应该改变,可是总也变不过来,这次他是真的决定要变了。

  因为他不想两世为人,留下双重遗憾。

  打完电话,边学道给自己安排了三件事。

  第一件,去医院看看边学德。

  第二件,去给父母挑房子。

  第三件,去买一个手机,送给徐尚秀。不给我你的手机号,我就送你一个手机,这个号,你不给我,我也知道。

  现在的边学道,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凡事力求不留遗憾。

  还有一条就是:家人的事,无论大小都要放在第一位。

  就像《死了都要爱》里唱的一样: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

  爱单娆吗?爱!

  爱徐尚秀吗?爱!

  两个都爱怎么办?那就两个都爱,一直爱到生命的尽头。就算她们不爱自己了,也要让她们生活富足,一生无忧。

  还有昨晚的关淑南。

  那个疯了一样护着自己的女人,那个敲车窗把自己拉回现实世界的女人,那个临下车前轻拍自己手的女人。

  昨夜梦里,边学道几次梦到落下车窗看到关淑南那一幕,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关淑南有难处,就帮她跨过去;如果关淑南有所求,自己就帮她实现。

  至于主动追求关淑南,边学道想都没想。

  除了身份特殊的徐尚秀,边学道还没遇到一个吸引力大到让他去主动追求的女人。

  ……

  事情果然还没完。

  吴天和熊兰带着购车手续去交管局处理,结果被告知,崔队长不在局里。

  熊兰让对方按章办事,接待的人说:“崔队长走之前说了,你们这辆车必须他来处理。”

  明白了,这是想让边学道再出一把血。

  接到吴天电话,边学道不气也不恼,心平气静地说:“这两天派个昨晚在场见过那个队长的保安去盯着,看见他进交管局,你就去找他谈,问他想要多少钱。”

  吴天说:“也只能这样了。”

  边学道忽然问道:“你刚才说那个队长叫什么?”

  吴天说:“崔建国。”

  边学道说:“哦,没事了。”

  放下电话,边学道念了三遍“崔建国”这个名字,联系到交管局这个部门,他终于对上号了。

  前世这个崔建国跟报社一位总编发生过冲突,总编一直耿耿于怀。后来崔建国倒了,总编授意下,报社浓墨重彩报道了崔建国落马的始末,当时边学道已经到了审读岗,那篇报道审了三遍,印象十分深刻。

  本来,对于奥迪被扣,边学道心里有点郁闷。

  这下,手里捏着一堆能将崔建国拉下马的小辫子,边学道放松了。

  让你帮人出头扣我的车,你尽管扣,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知道,我的车不是那么好扣的。

  边学道还记起来,昨晚跟崔建国一起下车的那个小子,也是自己在食堂看见跟左亨在一起那个,廖蓼说起过他的名字,好像是叫……闵传政。

  对,闵传政。

  无论姓崔的,姓闵的,姓左的,只要你们敢来,我就跟你们周旋到底。

  不让我痛快,大家就都别想痛快。

  ……

  在医院里,嘱咐边学德安心住院,别想其他的。

  看见林琳给边学德出去买饭回来,边学道跟她点点头,说:“学德就麻烦你照顾了。”

  林琳放下手里的饭盒,有点紧张地说:“哥,你放心,我肯定照顾好学德。”

  边学道笑了一下:“一家人,别紧张,有事打我电话,学德那有我的手机号。”

  听边学道这么说,林琳低着头,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边学道忽然记起,边学德的手机被胖子那伙人踩碎了,他问林琳:“你没有手机?”

  林琳轻轻点头。

  见边学德和林琳有点不好意思,边学道起身,说:“行,我知道了,晚上我再过来。”

  临出门,边学道看了一眼林琳买回来的饭菜,发现里面只有几样小菜,估计是身上没什么钱了。

  从钱包里拿出2000递给林琳,说:“你先拿着,给学德买点补血的。”

  随后摸出一张名片,放在床头:“白天要是有急事,打这个电话找我。”

  听着边学道的话,林琳竟突然哭了起来。

  边学德在床上轻声说:“好好的,你哭啥?哥不是来了吗!”

  林琳止住哭泣,擦擦手,把饭盒里的粥倒在一个碗里,端给边学德,柔声说:“不热了,吃吧。”

  离开医院,边学道开车去买手机。

  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低估了这次砸车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