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70章 朴成章的决断

第270章 朴成章的决断

  “我没跟她提过你。”温从谦的一句话让边学道稍微心安了一点。

  可是随后的一句话又让他的心悬了起来,温从谦说:“她看到林畔人家房产证的时候,问起过这人是谁,我说是我一个合作伙伴。”

  边学道问:“你具体说过是哪方面的合作伙伴了吗?”

  温从谦说:“没有。”

  边学道说:“什么也别说了,去银行提点现金,赶紧离开松江,等风声过了,你联系我,我给你汇钱。”

  温从谦长叹一声说:“我这辈子干什么都行,就是当不了逃犯。那种听见警笛就心惊肉跳,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我一天也过不了。”

  听温从谦这么说,边学道说:“你也别太担心,工作室的事,可大可小,我知道几个案例,最重的一个是判三缓四,如果翟雨真去举报你了,你最紧要的是想办法降低涉案金额。”

  温从谦想了想说:“你不用担心,这关要是真过不去,我把事都扛下来,你在外面帮我照顾工作室的兄弟,到现在还留下来没单干的,都是一帮死心眼的技术男,这些人干别的不行,搞网络都是好手,散出去太可惜了。”

  边学道说:“别这么说……”

  温从谦打断边学道说:“这事我不是白扛的,我也是给自己留后路,以后,还得你罩着我。”

  两人又在电话里商量了二十多分钟,通话结束前,温从谦语带悔意地说:“是不是你脱离工作室的时候就料到了这一天?我后悔当初没听你的话。”

  边学道说:“我应该再多劝劝你的。”

  温从谦停了一会儿,说:“抱歉,我在咱俩的工作室之外,开了另外一个工作室,一直没告诉你。”

  边学道说:“这个事我很早就知道,我能理解,你不必抱歉。”

  ……

  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

  闵传政刚准备动手,有人跟市经侦支队举报隐藏在松江市内的一个特大网络游戏外挂工作室,按照举报材料里写的估算,这个工作室涉案金额相当大。

  在经侦支队赶到工作室之前,温从谦一个电话就把工作室里的人都解散了。

  他自己买了一只熏鸡一瓶红酒带回家里,坐在沙发上,吃着鸡喝着酒,看着《猫和老鼠》。

  经侦支队的人敲门的时候,温从谦正对着电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进了公安局,温从谦开始沉默。

  几次审讯过后,他敏锐地捕捉到,审讯的人似乎特别关注他和边学道的关系。

  随后,有人趁跟他单独相处的机会,暗示他,只要咬出边学道,他就会没什么事。

  温从谦听边学道说了砸车和奥迪车被扣的事,他知道边学道这是惹上硬茬子了。

  可是温从谦知道,就算咬出边学道,自己也不见得就没事,而且还就此没了后路。最关键的是,边学道从工作室提钱从来都是提现金,在银行根本查不到两人经济上有关联。

  温从谦死不承认边学道跟工作室有关系,警察也没什么招儿。

  温从谦跟边学道签的合同早就烧了,其他的,缺少直接证据证明边学道跟工作室存在利益往来。

  后来警方找到了两人接触过的证据,温从谦说接触是因为边学道的导航网站推广业务包给了自己的工作室,自己在工作室的外挂里捆绑边学道的my123。

  后来经侦支队找到边学道,让他到局里配合调查。

  在公安局,警方要求边学道说明他开办尚动俱乐部的资金来源。

  边学道说:我用大学里的生活费,和给报纸写稿赚的稿费,创办的网站,用网站的收入,在校内搞了诚信自行车,同时还卖了好几首原创歌曲,还有一些歌曲的彩铃收入,加上跟同学借了一些钱,凑出了俱乐部的启动资金。

  边学道交代的,每条都真实存在,但每条都很难查清具体金额。

  卖歌、彩铃、校内收费自行车、网站收入,凑吧凑吧,启动俱乐部的几百万还真能凑出来。就算差一些,人家说我是跟朋友借的,你有招?经侦支队的人精力再旺盛,不是上头点名的案子,他们也不会下太多力气搞。

  闵传政背后的关系也确实施加了一些压力,让经侦支队跟边学道施压。

  很快,尚动老板因为砸车事件被对手构陷的谣言就在一定范围内传开了。

  随着各种信息通过吴天传给省体育局,一来二去,朴成章坐不住了。

  之前报社的事,尚动来找省体育局,体育局当时没给明确的回信。

  后来尚动自己出招儿过了关。

  现在尚动老板又被经侦支队盯上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被盯上,朴成章这样的老官场一眼便知,十有七八是上次事件的延续。

  同时朴成章还知道,这次如果自己还坐视不管,尚动和体育局的蜜月期就彻底结束了。

  朴成章倒不是多在乎尚动给自己带来的这点政绩,他在乎的是别人看见尚动的遭遇,说体育局老朴是个软蛋。

  官场里的明眼人都知道,最近几个月,尚动结结实实送给体育局几份大礼,再说尚动杯羽毛球赛和尚动杯室内足球赛开赛的时候,自己也去了,甚至致辞了,如果体育局就这么眼看着尚动让别人弄倒了,这个清水衙门彻底臭大街就不说了,他老朴也会成为别人嘴里的笑话。

  可是话说回来,朴成章对公安局这样的强力单位,实在没什么影响力。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卢广效。

  卢广效是朴成章能想出来的求助的最佳人选。

  首先,卢广效跟朴成章提起过尚动俱乐部,而且身为省委大管家,卢广效不可能不知道省里主要领导做过批示的“尚动杯”。

  其二,卢广效女儿卢玉婷收了尚动赠送的卡,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份香火情。

  虽然有点不情愿,朴成章还是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官商官商,人家商人眼巴巴给体育局送钱送政绩,图的是啥?不就是这个电话吗?

  这个电话要是不打,名声就保不住了。

  电话通了。

  朴成章对着电话挤出一脸笑容,爽朗地说:“老卢啊,我老朴……”

  ……

  很快,松江市公安局局长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局长的电话打到了经侦支队支队长的电话上。

  再然后,正开着奥迪a6在路上兜风的崔建国接到了经侦支队里朋友的电话。

  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对着手机问:“你说的是真的?”

  正在这时,一个交警看见了违规停在路边的黑色无牌奥迪a6,走了过来,伸手敲了敲车窗。

  放下手机,按下车窗,崔建国看着交警说:“你不想干了?眼睛长屁股上了?”

  其实这两句话,也是崔建国想对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