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72章 答谢
  在里面待了一段时间,温从谦整个人都憔悴了。坐在s80里,温从谦说:“谢谢你。”

  边学道说:“跟我别客气,有什么打算。”

  温从谦说:“在里面的时候,我跟菩萨许了大愿,这次我真无事出来了,我得出去还这个愿。”

  边学道能理解温从谦的心情,问他:“你许的什么愿?”

  温从谦直直地看着路边的积雪,轻轻摇头,不再开口。

  温从谦走了,离开松江,去还他跟菩萨许下的大愿了。

  动身前,他往边学道的电子邮箱里发了一封邮件,存的是他工作室骨干成员的手机号、qq号和电子信箱,其中有几个人的名字后面带个*号,边学道记得温从谦跟他说过,他们这个松散的黑客团队叫“六星”,*号代表着黑客身份。

  温从谦离开松江三天后,刘行健给边学道发来了第一批搜集到的资料。

  边学道用松江日报审读员的政治眼光看了一遍,发现小事不少,大事没有,这些东西扔出去,打不疼闵红武。

  很显然,刘行健还没能真的在三树县潜下去。

  坐在书房里,边学道脑海中闪过一个主意,他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一篇论文《中县干部》。

  让刘行健改变方向,从侧重挖丑闻线索,变为摸清闵家人在三树县各单位的布局,一旦把闵家的政治家族权力图谱绘出来,找到合适的机会放到网上,借助舆论的东风,甚至不用动用于今的水军,就够闵家喝一壶的。

  尽管这次的事看上去风平浪静了,但边学道不放心。他认为只有自己手里攥着闵家的小辫子,才能真正保证安全,保持和平。

  ……

  敢为的奥迪a6提回来了。

  熊兰看了一眼车的公里数,显然这些天一直在路上跑,而且左后尾灯还受过撞击。

  丁克栋这种留过洋的,对国内这种公不公、私不私的管理现状最是看不惯,虽然他本身是个留样辍学生。

  围着a6看了一圈,边学道没说什么,让吴天把车送到4s点,全面检查一遍,再开回来给大家用。

  之后几天,边学道进入答谢模式。

  感谢在这次砸车风波和后续危机中帮助过尚动的人。

  最先邀请吃饭感谢的是省体育局。

  虽然体育局没邀功,但边学道分析得出,肯定是体育局发力了,才让自己免了这次的麻烦。

  朴成章很给面子,带着一个副局长,两个主任赴宴。

  边学道带着吴天、熊兰和杨恩乔。

  本来是想让丁克栋来的,但丁克栋不喜欢这种酒桌交际,就让杨恩乔代替他了。

  这样的由头,这样的酒桌,这样的关系,边学道不喝酒的规矩像纸老虎一样,一戳就破。

  不喝?

  不喝酒怎么处关系?

  不处关系下次再有事谁来帮你?

  啥也别说,喝吧。

  虽说体育局是清水衙门,但论酒量,跟组织部和国税、地税的人没什么区别。

  一顿饭吃下来,吴天第一个倒下,熊兰第二个,杨恩乔是第三个,只有边学道奋战到最后。

  饭后,喝茶吸烟的时候,边学道跟朴成章说:“朴局,这次我的事,让您费心了,以后,只要您和体育局有需要,敢为一定鞍前马后,绝无二话。”

  对边学道这样的空口表态,朴成章是没什么兴趣的,他关心的是一旦土地审批下来,边学道能不能担起家属楼和足球俱乐部两块儿的担子。

  能有敢为和尚动这么大的事业,边学道能力肯定是有,但这岁数也实在是太年轻了,看着边学道嫩得不像话的脸,朴成章总会萌生一种强烈的穿越感。

  边学道笑着说:“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现在已经提前介入,着手准备了,只要土地批下来,立刻投入工作。”

  说着,边学道从烟盒里抽出六根烟,摆在自己和朴成章眼前的茶几上,说:“这是六栋楼。”

  说完,用左手分出去两根烟,说:“这是体育局原定的两栋。”

  接着,边学道从桌上拿起一根烟,在三分之一的位置掰断,递给朴成章说:“这些,是您的。”

  朴成章看着那小半截香烟,心里明白,这是自己给卢广效打了那个电话的收获。

  清水衙门,也有春天啊!

  ……

  接下来,跟北江日报的这顿饭,氛围轻松了不少,但酒一点也没少喝。

  但边学道也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带能喝的。

  吃饭前,内部调查了一下,据说唐根水和唐琢酒量不错,那就都带上。

  因为老大去外地开会了,北江日报集团是个总编带队。

  现在的敢为和北江日报,是名符其实的战略伙伴,因为两方有一个共同的对手,松江日报。

  北江日报集团和松江日报集团,两张报纸都在松江,同样把松江当做主要市场,新兴网站的挤压,加上本地新闻同质化,让两张报纸展开了全方位的近身肉搏。

  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两家的报纸,只要其中一家创新了某版面某栏目,不出三天,另一家必然模仿。你出封面版,我也出封面版;你做本地监督,我也做本地监督;你做大气象,我也做大气象;你做美女导读,我也做美女导读……

  势必做到“敌有我有”。

  在针锋相对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尚动出现了。

  跟省体育局那样的清水衙门不同,以尚动的广告额,北江日报还不会派出总编级的带队赴宴,但集团领导班子看好尚动的成长性,以及尚动跟松江日报近乎不死不休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报社的渠道得来的消息显示,这次尚动的老板边学道能顺利从经侦支队脱身,是省委大秘秦凯打的招呼。

  关系直接通到省委大秘,这个能量就不是一般大了。再说。吃顿饭而已,尚动这样的财主请客,吃得肯定不会差,总编就来了。

  总编来了,还带了广告部主管,两个女编委,四个女记者编辑。

  看见其中一个女编辑,边学道再次感叹,世界不大,松江更小。

  四个女编辑中的一个,恰好是边学道前世,婚前两次一夜情的主角之一。

  当时是2008年,那时的边学道没有女朋友,尽管上着夜班,但岁数年轻,精力极度过剩,就跟单位的几个同事一起出去玩户外。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户外到底有多烧钱。

  第四次出去的时候,周五出发,周日回,边学道这边同事六人,四男两女。出发前,小队队长从北江日报又拉来两男两女四个人。

  这是边学道和这个女编辑第一次见面。

  之后几个周末,两人都跟队出去了。

  第八次野外露营的时候,跟天气预报说的不同,晚上下起了大雨,几个新手的帐篷防水不行,没法住人了。

  野外,半夜,又下雨,就没那么多讲究,开始混帐睡。

  女编辑进了边学道的帐篷。

  刚才在外面淋湿了衣服,进帐篷后,女编辑跟边学道说想换衣服,边学道就按灭了帐篷灯。

  因为下雨,气温低了下去,加上雨声很急,啪啪啪拍在帐篷上,让人的情绪变得很奇怪。

  半个小时后,女编辑拉开边学道睡袋的拉锁,钻了进来。

  那一次,两人做得隐蔽而辛苦。

  上衣没脱,裤子没脱利索。开始是女上体位,然后是侧卧体位,两人都尽量控制动作幅度,刺激非常又不敢出声。

  做着做着,边学道就要停下来几秒,给女人深呼吸的时间,怕一旦憋不住,会叫出声来。

  那次之后,女编辑没再出现过。

  后来边学道打听出,那晚之后不久,女编辑就从报社辞职,回老家结婚了。

  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彻头彻尾的一夜情,一次之后,再不见面。

  前世加今世,这么多年,边学道几乎已经忘了这个女人,只有在看到卖帐篷的户外用品商店,或者下雨无眠的深夜,他才可能会偶尔想起她,非常少见的偶尔。所有回忆都是模糊的,除了耳边的喘息和热得发烫的身体。

  现在,又见到她了。

  比前世08年时,年轻不少。

  边学道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林。

  与前世不同,今世她和自己提前发生交集,会有什么不同吗?

  念头在脑海中飞驰,场面上,边学道已经开始跟总编寒暄了。

  宴席开始。

  没跟报社深入接触过的敢为这边的几个大老爷们,可被这几个女编委加女记者编辑给喝苦了。

  这几个女的,能说,能喝,有眼色,会来事,而且荤素不忌,弄得包房里的气氛非常之好。

  在松江市,因为丁克栋的抢夺人才战略,尚动俱乐部薪水高,几乎无人不知。

  这几个女记者编辑心里十分清楚,尚动来的这些人,估计怎么着都得是俱乐部的中层。

  尚动里中层的收入,一个月怎么也够自己赚3、4个月了吧。

  如果对方没结婚,能找个这样的老公,也还算拿得出手。

  几个女编辑进门后,眼睛扫了一圈,还真看见两个年纪轻,长得也不赖的,可是随后她们发现,看上去年纪最轻的,坐在总编旁边的主位上,有人暗自上了心,有人直接知难而退了。

  转而,杨恩乔成了两个女编辑的主攻目标。

  杨恩乔酒量还行,但这次明显不在状态,中途的时候,红着脸去了卫生间。

  跟着,两个女编辑也先后起身去卫生间。

  再然后,三个人一起回来,杨恩乔的脸更红了。

  参加工作两年的林芳,有着女人共有的奇妙直觉,她一进门,就察觉到包房里有人在注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