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77章 带你翱翔万里天际

第277章 带你翱翔万里天际

  这个解围电话是王一男打来的。

  边学道跟关淑南做一个抱歉的表情,接起电话。

  很意外,电话里王一男说的不是安全卫士的事,而是让边学道有时间找他,他把温从谦离开前安排的综合性管理软件系统给边学道。

  对着电话,边学道连声说:“嗯……好……好……我马上过去……你等我……好……”

  这个电话太及时了。

  不仅帮边学道解了围,也让关淑南找到了台阶。

  其实刚才看到边学道的反应关淑南就后悔了,她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也低估了搞定边学道的难度。

  关淑南只知道单娆没用多长时间就追上了边学道,却不知道单娆为了追边学道花了多少力气,下了多大决心。她以为自己培育的果实差不多应该成熟了,可以伸手摘的时候,却发现果子还是硬邦邦的,完全咬不动。

  关淑南后悔了。

  她怕边学道就此疏远她。

  低着头,关淑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最近……我今天……我刚才……我得走了,你开车注意点。”

  说完,关淑南开门下车,逃也似的想马上回家,可是下车才记起还没到自己家的小区。

  一路小跑,“蹬蹬蹬”一口气上到五楼,找出钥匙,开锁进门,打开客厅灯,关淑南先冲进卫生间,对着镜子看看嘴唇上的唇膏花没花。

  拿湿毛巾把唇膏擦掉,用左手手背挡着嘴唇,关淑南直直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怎么就把事情搞砸了呢!怎么就这么心急呢!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关淑南恨恨地咬着嘴唇。

  在客厅里找到水壶,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去,然后走到窗前往楼下看。

  她多希望那s80就停在下面。

  关淑南觉得一样重要的东西离开了自己的生命一般。

  倒不是她对边学道的感情有多深,而是她已经渐渐习惯了有边学道在身边的日子,坐惯了s80,再坐出租车都觉得不舒服。

  从包里拿出电话,关淑南想是不是该跟边学道解释一下,可是她刚才那个样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放下手机,抱着布偶坐在沙发里,清醒下来的关淑南立刻想明白为什么求爱不成了。

  自己有男朋友,边学道有女朋友,自己跟单娆还是发小,这么多大山横在两人中间,边学道这样成熟的性子,怎么可能轻易接受?

  这次真是蠢啊!

  以后怎么办呢?

  ……

  见关淑南下车,打了败仗一样落荒而逃,边学道无语了几秒,掏出电话,跟王一男另约了个时间,开车向前驶去。

  车开得很慢,黑色的沃尔沃孤独地游荡在松江的街路上。

  关淑南这突然一吻,让边学道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好似一团乱麻,疲惫而没有秩序。

  这是一种与前世两点一线的生活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最初的一段日子,边学道很享受这种感觉,可是最近,他渐渐开始厌倦。

  两点一线其实也没多么不好,尤其是他讨厌没有目标的日子。

  就这样,沃尔沃开开停停,路上边学道下车买了一包烟和打火机,开着开着,忽然怀念起小时候的味道,想喝健力宝了,又找到一家超市,进去买了几瓶健力宝。

  味道似是而非。

  其实人最终怀念的是回忆里当年的情境,当年的人,和当年的感觉,因为在边学道小时候,就他的家境而言健力宝是高档饮料,第一次喝健力宝的感觉,不输一些人第一次喝82年拉菲。

  车拐弯,路边人行道上坐着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太太,身上的衣服很厚,整个人抱成一团,在松江12月的夜风里微微发抖。

  老太太身前地面上,铺着两层塑料布,塑料布上是几叠手工缝制的鞋垫,还有两盆很小的金琥仙人球。

  车已经开了过去,边学道又缓缓退了回来,开门下车,蹲到老人面前问:“大娘,鞋垫怎么卖?”

  老太太看看边学道的皮鞋,又看看他的车,说:“一块五两副,两块钱三副。”

  边学道又看着仙人球问:“这个呢?”

  老太太说:“那个三块钱,不不,两块钱就卖。”

  边学道问:“大娘,你这些东西我都要了,一共多少钱?”

  老太太眼睛一亮,随后摇头说:“太多了,你穿不过来。”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没事,大娘你不知道,我家里人口多,肯定不能浪费。”

  老太太听了,被冻得有点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说:“这样啊,我帮你数数多少副,你回家让他们试试,要是大了小了不合脚,明天你来找我,我给你换。”

  边学道说:“行啊,不合脚我再来找你。”

  老太太极认真地数着鞋垫,第一次中间数忘了数目,又全部重新数了一遍。

  边学道耐心地蹲在那,帮着老太太归拢数完和没数的两堆鞋垫。

  “算上金琥,一共二十块零七毛,你给我二十就行。”老太太说。

  边学道起身,把鞋垫和金琥都放进后备箱,摸出钱包,拿出一张100的,递给老太太说:“大娘,我身上没零的。”

  老太太拿着钱,面露难色说:“我身上就带了点找零的钱,打不开这么多。”

  边学道说:“你先拿着,我回车上找找,看有没有零钱。”

  盖好后备箱,边学道上车,按下车窗,探身跟老太太说:“大娘,车上也没零钱,不用找了,你拿着吧,下次买鞋垫,我直接来找你好了,天晚了,早点回家吧。”

  说完,边学道开车走了。

  剩下老太太站在原地,手里拿着钱,看着边学道的车尾灯,久久没有动。

  这一晚,边学道扫荡了附近几个街区晚上摆摊老人的所有物品。

  他不是见了就买,而是挑对象。

  他买的,都是看上去60岁往上,卖自己手工制品的。

  还有,如果摊主老人看他衣着光鲜,又是从车上下来的,跟他要高价,他不会说什么,也会包了所有东西,只是该多少就多少,不会多给钱。

  坐在车里,连日来的阴郁心情一扫而空,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弹动,边学道甚至开始哼小曲了。

  快乐,发自心底的快乐。

  这快乐源自于他帮助了别人,这快乐源自于他觉得自己被人感激。

  边学道似乎有那么点捕捉到生命和财富的意义了,他终于发现,有了钱之后,怎么活着才是有价值的。

  继赚钱这个最初目标之后,边学道找到了下一阶段的目标,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如果这个概念比较大,也比较难以实现,那就退一步,做一个能给别人带来温暖和希望的人。

  这一夜,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沃尔沃不再漫无目的,径直向东森大学方向开去。

  路过商圈时,橱窗里一件红色边角带精致刺绣的长款羽绒服吸引了边学道的目光。

  走进店门,围着橱窗前的模特看了一圈,开口问道:“这件多少钱?”

  “你好先生,1350。”

  边学道说:“给我找一件身高1米68穿的。”

  “好的先生,这边交款。”

  ……

  边学道第一次把车开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自从砸车,自从离魂,自从再次找到生活的目标和方向,边学道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有些矫情,之前的一些规矩有点小气而且脱离社会,比如说不开车来女生楼下,比如说不喝酒,可能吗?酒不在于喝不喝,而在于掌握个度。

  沃尔沃稳稳停在11a门口,在车里打徐尚秀的手机,徐尚秀说她在图书馆,边学道掉头,把车开到了图书馆门外。

  见徐尚秀站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四处看,边学道下车,招呼一声:“这里。”

  徐尚秀见了,迟疑了一下,顺着台阶走下来,站到车前,问边学道:“找我什么事?”

  边学道说:“天冷,上车说吧。”

  徐尚秀看看边学道,看看车,摇头说:“你说吧,说完我就回去。”

  边学道打开后门,拿出装着羽绒服的包装袋,走到徐尚秀身前,递过去,说:“路上看见的,觉得你会喜欢。”

  徐尚秀问:“里面是什么?”

  边学道说:“羽绒服。”

  徐尚秀看着边学道不说话。

  边学道笑了一下,说:“你要是觉得不能随便收别人东西,就当我是你哥哥好了,当然,是前世的哥哥。”

  把衣服交到徐尚秀手里,边学道看着尚秀的眼睛,诚恳地说:“请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一丝一毫害你之心,不会有一丝一毫玩弄你之意,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保护你,天涯海角,此言不变。”

  徐尚秀抿着嘴唇看边学道:“为什么是我?”

  边学道探身过去:“你我前世有一个约定,要我今世带你一起翱翔万里天际。”

  徐尚秀的眼睛里突然爆出一朵火花:“是一手拉着单娆,一手拉着我吗?”

  大冷的天,边学道脑门儿出汗了。

  他感觉到,徐尚秀的性格走向似乎跟前世发生了偏差,气质也有很大的不同。

  在外面站久了,徐尚秀有点冷,边学道把羽绒服拿出来,披在徐尚秀身上,徐尚秀没有拒绝。她没有关注衣服的样式,眼睛一直追着边学道的手看,因为边学道给她披衣服时的动作太自然了,像爱人之间的动作。

  边学道问徐尚秀:“我送你回寝室?”

  徐尚秀看着边学道的车说:“我自己回去,女生楼里好多人认识单娆,也认识你,我想安安静静地读完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