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84章 别回头,向前看

第284章 别回头,向前看

  .5.

  一点一点蹭出堵车区域,边学道一路顺畅开回学校。

  把车停好,边学道掏出手机往寝室打电话。

  电话是艾峰接的。

  “老艾,我老边,陈建在寝室吗?”

  艾峰说:“不在,昨天就没回来,说是一个同学来松江看雪,他去陪游了。你找他有事?”艾峰边嚼着苹果边说。

  边学道说:“想问问他期末考试的事。”

  艾峰说:“那你打他手机试试,下午苏以来过电话,说陈建手机打不通,当时可能没电了,他是拿着充电器走的,你再试试。”

  “好。”

  挂断电话,边学道基本可以确定陈建在玩火。

  理论上,陈建这事跟孔维泽不一样,孔维泽玩的是别人的老婆,孙佳秀……应该是那种心高命薄的类型,这样类型的女人一般都会晚婚。

  而且以陈建的聪明,有孔维泽前车之鉴,如果孙佳秀结婚了,他应该不会再招惹。

  边学道想不通的是,但凡审美正常的男人,看见苏以,都会把她往女神上靠拢,而孙佳秀,只能说得上是眉清目秀,陈建放着苏以那个东森大学校花级的女朋友不顾,跟孙佳秀瞎搞什么?论身材、论样貌、论气质,苏以甩孙佳秀几条街,而且孙佳秀起码比陈建大四五岁。

  除非……一个守身如玉,一个予取予求。

  开门下车,边学道自己都觉得自己够八卦的。

  这种事,陈建老子都不一定管得着。

  况且边学道早就看出,苏以看上去云淡风轻的,其实心里极有主见,属于理性强过感性的女人,而陈建呢,有才华,心气高,他和苏以一旦过了甜蜜期,两人性格中的尖锐部分肯定要分出个高下,才能长久。

  整个909,边学道觉得真正能顺利组成家庭的,反而是分隔两地的杨浩和蒋楠楠。

  大学四年没能将他们分开,两地的距离,让两人不停想着对方的好,等到毕业,像杨浩说过的,两人从松江和成都奔到上海集合,携手打拼,他们会格外珍惜这份守候期待了四年的感情。

  杨浩之外,边学道看好的是李裕和李薰,从性格到爱好,这两人都实在是太搭了。

  现在唯一的变数,是李裕家的变故。

  回到家,边学道给李裕打了个电话,李裕关机了。

  边学道能理解李裕现在的难处,边学道很关心他但是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

  在边学道看来,染上赌和毒,基本就属于不可抗力了。就算真像李裕说的,弄死那个拉他爸下水的人,那又怎么样?赌瘾已经有了,钱也输光了。

  所以,别回头,向前看吧。

  边学道已经想好,再看到李裕,就坐下来跟李裕谈谈来公司帮他的事。

  敢为要发展,王一男以后也不能完全放手不管,只要给李裕一个助理的头衔,就可以把他放在公司里锻炼。

  至于钱,在边学道眼里根本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他不能平白无故给李裕钱,他不能去伤害李裕的自尊心。

  突然家道中落,李裕再怎么大大咧咧,也肯定会变得十分敏感,就算给钱,也不能让李裕觉得是在被施舍,而应该让他感觉边学道需要他,需要他的帮助,就像当初尚动装修时,边学道让李裕替他去监工时一样。

  可是这些话,必须等他看到李裕,跟李裕面对面来谈。

  边学道能感觉到最近李裕在躲着大家,因为李裕从姥爷家回松江后,就没回过寝室。

  边学道打过几次电话,李裕都关机,qq留言也没见李裕回,去找了一次李薰,李薰说李裕在家照顾他爸,说李裕爸爸最近倒是不赌了,改酗酒了,每天醒了就喝,喝就喝醉,醉了就睡,睡醒再喝,每天靠酒精麻醉自己,逃避现实。

  边学道原打算等大四下学期再跟李裕谈到公司帮他的事。大二时边学道去过李裕家,几天前再去的时候,发现李裕家的房子换主人了,边学道觉得得让李裕提前上岗了。

  事实上,李裕确实有意躲着同学,因为他在开出租车。

  自从李裕爸爸把出租车公司输了个精光,李裕家就开始吃老本。

  按说以他们家的老本,正常吃,够活好久,可是李裕爸爸败家的速度实在太快,加上李裕妈妈看病用钱,眼看着用不了多久就坐吃山空了。

  李裕没办法,就想找点赚钱门路。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边学道和于今多么了不起。这两人短短几年,就在网上淘到了真金白银,买了车买了房,可是李裕呢,他自问没这个本事,他的“三木园”,因为没精力打理也已经关闭了。

  李裕想来想去,只想到一样,开出租车。

  家里的三辆车,李裕卖了两辆,包括他自己的三菱,只剩下了他妈妈的a4。

  李裕知道妈妈喜欢那辆车,他把车留下,是想给妈妈一个慰藉。

  拿着卖车的钱,李裕托爸爸朋友的关系,搞了一台出租车,开始跑出租。

  李裕很小的时候,他爸爸就开出租车,后来的殷实家境,也都是从出租车上挣来的,所以李裕为钱发愁,一下就想到了出租车。

  他也想过回乐队去北京登台,可是上次退出前,沈馥和工作室的人都苦心挽留过他,再回去,李裕不好意思。

  可是,李裕原以为开出租很容易,当他自己干上了,才发现一点都不容易。

  很多街路他认不全,尤其是一些乘客上车,就说去xx饭店、xx宾馆,大饭店大宾馆还好说一点,一些人去的店又小又偏,李裕根本不知道在哪。

  碰上本地人还好点,李裕让他们说细点,或者告诉他怎么走。

  碰见外地人,这活基本就接不了。好几个外人认为他是有意拒载,还跟车队投诉过他。

  没办法,李裕每天都早早出车,趁着车少,在城市里穿街过巷,记街路名,记地标,记饭店旅店。

  虽然挺辛苦,但他心里高兴,因为他自己能赚钱了。

  其实李裕心底里,还有一个期待,就是他爸爸看见他辛苦开出租,父子之情能唤醒爸爸,重新振作,从头再来。

  所以,趁爸爸清醒的时候,李裕会问他一些开出租的门道。

  早上6点,李裕已经出车半个多小时了。

  他刚接了一个活,把人送到地方后,左拐出了街口。

  前面宾馆门口站在一个女的,看见李裕的车,冲他招手。

  李裕把车停过去,女人上车,跟李裕说:“等一下,还有一个人,我们去火车站。”

  李裕向车外看,然后看到陈建拎着一个旅行箱从宾馆里出来,向他的车走来。

  李裕回头仔细看后座上的女人,他也认出来了——

  北戴河的那个女人。

  看着陈建越走越近,李裕十分郁闷,这两人住得这么偏僻,怎么还让自己碰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