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90章 欢迎回到燕京

第290章 欢迎回到燕京

  .5.

  随着演唱会临近,沈馥越来越放松,边学道越来越紧张。

  他终于体会到上次演唱会后李裕回寝时跟他说“登台跟唱着玩不一样”是什么感觉了。

  他还没登台呢,就感觉快窒息了。

  边学道自己都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上辈子在报社,不是登过台嘛!当时全集团也有三四千观众,往下一看,也是黑压压一片,当时怎么没这么熊包?

  边学道不断给自己打气,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哥们,老边,伙计,你现在是个大款,是个富翁,两个公司加一块,手下也有几百号人捧你的饭碗,你手机号里,有副省级领导,有百度的高管,无论前世今生,说出去也算个人物了,你说你紧张个啥?

  很快,边学道接到了一个让他更紧张的电话。

  先是童超打电话告诉边学道,杨浩女朋友说杨浩失踪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随后艾峰的电话也到了,说杨浩可能要出事。

  已经离校回到家里的蒋楠楠,怎么都打不通杨浩电话,往杨浩家里去电话,杨浩父母说杨浩没回家,蒋楠楠往909寝打电话,童超告诉蒋楠楠说,他们系的考试已经全部结束了,杨浩一天前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蒋楠楠心急如焚。

  她安慰自己,杨浩可能在回家的路上。

  计算着松江回江苏老家的车程,蒋楠楠又给杨浩家打了两个电话,杨浩还是没到家。

  蒋楠楠顾不得面子,把电话打到了艾峰的手机上。

  909寝人丁单薄,自从李裕家出事,常住寝室的只有四个人。

  其中陈建是班长,各种活动多,在寝室待的时候少。童超天天跟夏宁在一起,从早到晚,基本抓不到人。

  所以,有时候杨浩手机没电,或者欠费,就用艾峰电话跟蒋楠楠联系。

  几次之后,蒋楠楠就把艾峰手机号存了下来。

  后来她找不到杨浩的时候,会把电话或短信发到艾峰那,让艾峰帮着转达。

  一来二去就熟悉了,蒋楠楠也跟着杨浩一样叫艾峰艾老大。

  实在找不到杨浩,蒋楠楠再次找到了艾峰,把自己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同时把她的担忧跟艾峰说了。

  艾峰一听就坐不住了。

  909寝已经出了个孔维泽,这要是杨浩再出点什么事……

  艾峰回想了一下杨浩离校前的反常,觉得蒋楠楠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他哪有什么办法?

  艾峰安抚蒋楠楠,说他来想想办法。

  结束跟蒋楠楠的通话,就拨通了边学道的手机。

  在艾峰心里,909寝真能办事的,还得是老边。

  艾峰一点没隐瞒,把蒋楠楠跟他说的,一字不落转述给了边学道。

  边学道也不敢打包票,他告诉艾峰:“我找朋友问问,你勤跟蒋楠楠沟通。”

  放下电话,边学道先拨了一下杨浩手机,关机。

  拿着电话,边学道忽然想起前世大四时学校里流传的一件事:一个东森男生因为外校的女朋友被人欺负了,前去寻仇,先杀人,后自杀。

  当时是大四,还是假期,加上校方封锁消息,边学道一直没听到过完整版本。

  边学道忽然想到,前世寻仇杀人的,不会就是杨浩吧!?

  不会吧!杨浩在909寝一直是胆子比较小的。

  想了想,边学道翻出了康茂的电话号,拨了过去。

  在成都边学道没熟人,只认识一个康茂,万幸的是,康茂是警察。

  来不及跟康茂叙旧,边学道说:“康哥,有个事求你帮忙,其实这事我也说不准,就是我现在也实在没别的招儿了。”

  康茂笑呵呵地说:“跟我别客气,你说,啥事。”

  边学道把杨浩的事情说了,康茂问:“你怀疑他到成都寻仇来了?”

  边学道说:“因为都联系不上他,也没回家,只能往这方面联想了。”

  康茂问:“你想我怎么帮你,这种事没有依据,不能摊开了说。”

  边学道说:“我琢磨着,这个老师可能是惯犯,你帮我查查这人有没有案底,或者这个学校有没有过类似事件的报案。”

  挂断电话,越想越坐不住。

  前世他当审读时,从媒体上看到过好多禽兽老师祸害孩子的新闻,没想到自己身边也遇到一个。

  想想杨浩听自己和李裕的建议,锻炼口才时的果断和坚持,想想杨浩平时表现出来的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想想杨浩去ktv必唱的《真的汉子》,想想元旦一起吃饭时,杨浩张罗大家照相时随口说的“明年元旦大家在哪都不知道了”,边学道觉得必须找到杨浩。

  走出工作室,坐进车里,边学道给在三树县调查闵家任职情况的刘行健打了个电话。

  刘行健给边学道的感觉很可靠,他觉得,如果杨浩真的在成都,刘行健一定能把他拦下来。

  刘行健以为边学道是等不及了,要拿到资料,开口就说:“姓闵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我最近一直在等风头过去。”

  边学道难以想象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好多年的私家侦探这么容易显形,问:“他们的警惕性那么高?”

  刘行健说:“我低估了县城里的姻亲关系网。”

  边学道说:“这样啊,正好,三树的事先放一放,我想另外委托你一件事,你要马上去一趟成都了。”

  刘行健问:“去成都干什么?”

  边学道说:“去成都找个人。”

  刘行健说:“有什么资料吗?”

  边学道说:“别担心,如果判断准的话,基本上守株待兔就行。”

  刘行健说:“说细点。”

  边学道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接着说:“杨浩只知道对方的车牌号和小区,他八成要从这里入手,你盯着那个姓杨的老师,这几天我手头有事,等忙完了,要是这小子还没回家,我去趟成都。相关信息我晚上发你邮箱。如果你看到他,一定要控制住他,不要让他单独外出。”

  说一千道一万,关于杨浩的事都是猜测,天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跑哪里去见女网友了,或者躲在哪个网吧发泄情绪呢。

  ……

  在松江到北京的飞机上,边学道问身旁的沈馥:“你说我带墨镜上台怎么样?”

  沈馥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人长得太帅了,怕观众只注意长相,忽略了咱俩的歌。”

  沈馥看着边学道,无语了好一会儿,说:“怕人认出你来?”

  边学道说:“保留神秘感嘛!以后你换搭档也容易一些。”

  沈馥静了一会儿,问:“我看看你墨镜的款式。”

  边学道摇头:“没有,到北京再买。”

  沈馥看着边学道问:“用我陪你去挑吗?”

  边学道说:“晚上跟单娆约好了。”

  沈馥听了,点点头,没说话。

  ……飞机开始广播:各位旅客,本架飞机预定十五分钟后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请您……

  边学道收起小桌板,打开遮光板,透过舷窗向外看,然后扭头跟沈馥说:“欢迎回到北京。”

  ……

  杨浩已经在成都待了四天,这四天,他从最初的平静,变为现在的无比烦躁。

  他越来越怀疑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对还是错,晚上,他会关上灯,站在窗前,看外面闪烁的霓虹灯。

  几个晚上,杨浩都问自己,这么做值得吗?

  可是等天一亮,他又会出门,到蒋楠楠说的那个小区,搜寻杨姓教师的车牌。

  终于,杨浩看到了他要找的黑色丰田开进小区。

  杨浩远远跟在车后面,看着丰田停在车位上,熄火,从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男人。

  看上去,长得人模狗样的。

  看着男人进了单元门,杨浩盯着单元号瞄了一会儿,伸手摸怀里的刀把。

  杨浩还是存着侥幸心理的,在他看来,在小区里动手太不理想,一旦见了血,很难安全跑出去。他还需要观察,看看有没有更理想的动手地点。

  ……

  边学道果然让单娆陪他买了个墨镜,样式是单娆帮着挑的,戴上后,感觉非常酷。

  彩排的时候,边学道看到了迪克牛仔,沈馥告诉他,迪克牛仔是演唱会的嘉宾,会在演唱会上唱两首歌,学道之人的歌曲也从三首压缩到了两首,另外几只选拔上来的乐队,都只有一首歌的时间。

  边学道问:“突然通知的?发出去的节目单怎么办?”

  沈馥说:“主办方早就定了,减歌不是加歌,所以咱们人到了才告诉。”

  对唱几首歌,边学道没什么意见,这是动力火车的演唱会,唱多了确实有点喧宾夺主。

  三首变两首,毫无疑问,砍下去的是翻唱的《北京一夜》。剩下两首,边学道和沈馥的意见十分统一,先唱《北京北京》,后唱《rolling-in-the-deep》。

  让两人十分意外的是,在彩排过后,确认他俩是学道之人乐队的主唱,就已经有人跟他俩要签名了。

  边学道看着沈馥,沈馥看着边学道,两人都没有签名经验,而且不知道该签学道之人呢,还是签自己名字?

  最后是边学道接过笔,签下了“学道之人”。

  等粉丝走远,边学道看向沈馥笑着说:“看见没有?我强烈预感你要火了。”

  沈馥微笑着说:“是学道之人火了。”

  边学道指着自己的墨镜说:“为了捧你,我就差蒙面示人了,再说了,学道之人火了,挑个时机你可以单飞,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