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05章 天赐我命为何?

第305章 天赐我命为何?

  边学道和齐三书说话时,祝植淳一直在旁边笑呵呵地听着,观察两人的动作和表情。

  齐三书临走之前,跟边学道说:“对了,给我一张会员卡,抽空我来练练射箭。去年老祝劝过我,我没听,现在想想,子弹是消耗品,用没了就是烧火棍,还是射箭持久。”

  齐三书上车走了,祝植淳看着边学道说:“没看出来啊!”

  边学道一头雾水,问:“看出啥?”

  祝植淳说:“想不到你还真入了齐三书的眼。你知道想让他收别人的干股多难吗?尤其是你俱乐部这点小钱。”

  “小钱?不算小了吧。”边学道说。

  祝植淳说:“你这还真是小钱,三书在北边随便挖一个储备室花的钱,都超过你手机像素。”

  边学道问:“储备室?”

  祝植淳点头,说:“对,储备室。从松江往北,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储备室,这些储备室有的藏在人迹比较少的山里,有的藏在城市郊区的某个院子里。”

  祝植淳继续说:“这些我也是听说的,有次三书跟我承认,他在北面鼓捣了10多个储备室,但我没去过。他的这些储备室,只有他们生存小队的核心成员才知道地点。他之前想让我加入,我没掺合。”

  边学道问:“都储备啥?”

  祝植淳说:“主要是食物。肉罐头、水果罐头、纯净水、压缩饼干、军用食品,还有武器、防毒面具、火种、粮食种子。我也说不清,反正只要是逃生用得着的东西,里面都有。对了,你看见他不离身的大包了吗?”

  边学道说:“看见了,正想问你呢。”

  祝植淳说:“他那个包很有门道的。别人的包不好说,反正就三书那个包,连包再算上里面的东西,10万挡不住。”

  “多少?”

  “我没蒙你,那包里有大小几把刀,是他跟外国刀匠定制的,据说从钢材到工艺都很牛,那几把刀就好几万。三书说过,只要他的命在,他的包在,无论天灾**,他都能比别人活得长一点。”

  边学道问:“他找咱俩干啥?”

  祝植淳说:“找队员,找认同感。”

  边学道说:“找队员我能理解,找认同感是什么意思?”

  祝植淳说:“找队员其实也是找资金。这家伙把储备室都弄完了,没追求了,就开始琢磨在北边修建个生存者基地。”

  “去年,他在北边发现一个废弃的地下要塞,建个基地的心思就活跃起来。本来他想在圈子里找人一起玩,可是玩别的啥都行,就是玩这个,大家都没啥兴趣。”

  “在大家眼里,三书简直走火入魔了。他在那边,又是安钢板,又是安装铅板,太阳能发电设备、风力发电设备、人力发电设备、无土栽培系统、净化水系统、逃生通道……反正怎么嗨怎么玩。”

  边学道说:“这就把他玩穷了?”

  祝植淳说:“这个没把他玩穷,关键是,把要塞弄差不多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要塞这玩意肯定还有人知道,弄不好一些特殊功用的地图上都有标注,他决定自己重新选址,再鼓捣一个。”

  边学道听了,叹口气说:“他确实太会玩了。”

  祝植淳说:“所以他来找你……和……我!”

  边学道说:“我可没兴趣当冤大头。”

  祝植淳说:“用不了多少钱,陪着玩就行,关键是让他觉得你认同他的理念。要是跟他混熟了,在北江,只要不作死,你可以平趟。”

  边学道皱着眼眉问:“真的?”

  祝植淳说:“真的。”

  ……

  在敢为公司众人眼里,老板边学道简直要玩疯了。

  每次在俱乐部露面,都是跟几个男人一起,要么组团练射箭,要么组团练散打、拳击,然后说不了几句话,一票人开着各种越野车呼啦一下消失不见。

  边学道跟黄胖子买的路虎揽胜到货了,真金白银提了车,边学道看着车心情很复杂。

  他跟祝植淳说:“老大,你让我陪着三书玩我没意见,可是他都是往野外跑,就算沃尔沃不行,你让我买个卫士或者牧马人多好?又能跑又耐操!就算开坏一辆,再买一辆都够了。”

  祝植淳说:“不能这么想,三书身边的朋友跟你不熟,他们看见你,第一眼看的是车,第二眼才看你的脸。这些人都是有性格的,他们不会因为你有钱就喜欢你,但会因为你没有钱不搭理你。”

  边学道无语了好一会儿,问祝植淳:“你为什么又答应三书,跟他一起玩了。”

  祝植淳看着天边的云说:“我最近闲得无聊。”

  ……

  跟着齐三书玩了一个多月,边学道摸了枪,也遭了罪。

  齐三书在松江市内开了一家射击馆,平时他根本不去,都是他老婆在经营。

  说起齐三书的老婆,也算一个传奇人物。

  她是美籍华裔,退伍不久的齐三书到美国后,喜欢研究枪,他老婆是枪支发烧友,两人因为玩枪相识,然后在两边家里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领证结婚。

  这两人简直是天生一对。

  女人跟着齐三书回国后,一起玩户外,一起玩生存,为了让老婆能继续摸到枪,齐三书开了个射击馆。

  不知道为什么,边学道对射击明显不如射箭痴迷,有意思的是,祝植淳也差不多。射箭时祝植淳可以说箭无虚发,可是射击,经常一枪特准,一枪特歪,看得齐三书老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玩枪的时候爽,出去宿营时,就不爽了。

  宿营了几次,边学道严重怀疑齐三书有自虐倾向。

  这伙计明明有车,有帐篷,什么都有。可是出去后,偏要自己砍树枝搭简易避风屋,有火机不用,一定用打火棒,有一次甚至玩钻木取火。

  这么玩下去,不仅边学道吃不消,祝植淳也觉得累,两人合计着,怎么找点事转移一下齐三书的注意力。

  边学道问祝植淳:“三书缺钱吗?”

  祝植淳表情很奇怪,想了一下说:“他不缺钱,他缺自己赚来的钱。”

  边学道问:“这么有性格?”

  祝植淳说:“差不多。就像通关了一个游戏,还想玩的话,就会挑战各种难度,比如说有枪不用,非要用刀捅死boss。在三书眼里,像你俱乐部的分红,不算他自己赚的钱。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既要跟求生有关,还得有钱赚,这两样都符合了,才有一点可能。”

  边学道想了一会儿说:“我想了一个主意,你看行不行,你要是觉得行,咱俩就劝三书玩这个。”

  祝植淳很感兴趣:“说说。”

  边学道回忆了一下前世2008年汶川地震后,网上地震应急包和自救包销售的火热,他跟祝植淳说:“日本家庭必备的地震应急包你知道吧?”

  祝植淳说:“看到过,怎么了?”

  边学道说:“可以劝三书往这个东西上转移注意力。”

  “首先,地震应急包跟他天天背的逃生包有相似之处,在这点上,跟他的兴趣是一致的。其次,从自救到救人,这个层次就不一样。最后,如果经营好了,相信效益也是不错的。就算中国不像日本那么多震,但中国人多,只要把人们的求生意识培育出来,就算十个家庭卖出去一个,也是好大一个市场。”

  祝植淳听了,说:“好像有点意思。”

  两人都没急着把刚说的跟齐三书透露。

  像齐三书这样的人,特别有主见,如果没有十足的准备,就算说了,一点效果也不会有。

  跟几人分开,回到家,边学道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到几点,没有一点缓冲,忽然一下醒来。边学道摸着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一跳一跳的。

  从床上坐起来,下地开灯,倒了杯水,一口一口地喝着。

  边学道努力捋顺自己脑子中破碎的思绪。

  齐三书爱玩生存,ok,自己跟他一起玩。

  生存的第一前提是自救,自救可以是在**中自救,也可以是在天灾中自救。

  下午自己跟祝植淳说到了地震应急包,为什么会想到地震应急包,是因为想到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

  汶川大地震啊……

  边学道脑海里,网上看到过的一张张震后的惨烈照片不住回放,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片片瓦砾废墟,像压在他心上一样。

  呼吸困难!

  提前预报地震肯定是不行的,那样等于把自己往死路上推。这个世界可以容纳无数个凡人,但容纳不下哪怕一个妖孽。

  可是就算不预报,也不能坐着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等地震到来。

  地震发生了,人没了,哪怕在震后捐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边学道觉得就算出于私心,不能预报,自己也一定要提前做点什么。

  现在,边学道有点感激齐三书了。

  要不是遇到他,边学道八成不会想到地震应急包,要不是想到地震应急包,边学道还在整天琢磨怎么囤地,或者晚上开车出去,看见摆路边摊的老人,就去施舍点小恩小惠。

  知道大震而不作为,实为大恶。

  这一天,边学道下决心一定要在2008年以前,靠自己的力量,做一些应对大地震的准备。

  用天赐的生命,去拯救生命,能多拯救一个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