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08章 第一莫欺心

第308章 第一莫欺心

  两个醉酒后的人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酒精和各自的曲折心事,让他们都想放纵一下自己,等着对方悬崖勒马。

  一点点期待,一点点不该,一点点恣情……情念如火!

  边学道的嘴唇在沈馥的脖子和耳垂之间游弋,沈馥咬着嘴唇,蹙着眉头,脸色越来越红。

  伸手去摸沈馥的腰带,沈馥用手挡了一下,眯着醉眼说:“答应我。”

  边学道放弃腰带,转而攻击沈馥上衣的纽扣,一颗两颗……

  他的动作很轻柔,可是他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变成了岩浆,炽热地翻滚着,暴躁地寻找喷涌的出口。

  边学道的手终于触摸到了沈馥腹部的肌肤,他感觉沈馥身上迅速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趁着沈馥意乱神迷,边学道左手朔流而上,握住了沈馥的右乳,沈馥一下睁开眼睛,抓着边学道的胳膊说:“答应我。”

  边学道知道沈馥的心思,她离过婚,她不想让他有心理负担。

  边学道呼吸沉重,贴在沈馥耳边说了一个字:“乖……”

  沈馥不再抵抗,任由边学道一件一件征服,一寸一寸占领。

  此时此刻,边学道心里的成就感达到了峰值。

  这是沈馥,冰山一样的音乐才女沈馥,带刀守卫贞洁的沈馥,下一站天后巨星沈馥。

  现在,她属于边学道了。

  两人赤诚相见时,边学道酒后兴奋,看着沈馥**说:“我记得你有一套黑色蕾丝内衣……”

  ……

  跟好多电影里的情节一样,边学道睁开眼睛时,沈馥已经走了。

  跟好多电影里的情节不一样的是,边学道裹着被子在房子里搜寻了两圈,也没找到一张写了字的便签。

  躺回床上,边学道开始回味昨晚的愉悦时光。

  床上的沈馥,不热情,也不激烈,她只会如水一样地承受,但是边学道感觉到了她向他敞开的心扉。

  单娆是天上火,沈馥是湖中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边学道穿好衣服,来到书房,找出沈教授搬家时没拿走,留给他的毛笔和一小叠宣纸。

  家里没有墨汁,好不容易翻出一瓶蓝色钢笔水。把电脑显示器挪开,把宣纸扑在书桌上,边学道也不管这毛笔蘸了钢笔水后还能不能用了,感觉毛笔吸满了,在钢笔水瓶口挡了几下,开始写字。

  边学道一共写了十个字,那字就没法看了,他没练过毛笔字,写的内容是:

  “再三须慎意,第一莫欺心。”

  莫欺心!

  边学道为了不欺心,一路帮助沈老师沈馥母女,把一个生无所依、生无可恋的女人从悬崖边拉了回来,给了她一个绚丽多彩的未来。

  沈馥为了不欺心,发现自己情动后,借着酒意,说出了父亲从前教育自己的一句话,把自己给了边学道。

  现在,在沈教授曾经的房子里,用沈教授留下来的笔和纸,把沈教授教育女儿的话写下来,解开心结,世上因果的玄妙,莫过于此了。

  做什么人都好,第一莫欺心。

  写完字,边学道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到卫生间烧水洗澡。

  洗澡的时候,看见浴帘里沈馥曾经晾过内衣那一角,边学道由衷感到,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扑朔难测。

  从卫生间出来,找到手机,边学道给沈馥发了一条短信。

  ……

  早上蹑手蹑脚地从红楼出来,沈馥回家后,第一件事是洗澡。

  收拾妥当,跟沈老师道别,直奔机场。

  沈馥回松江前就定好了返北京的机票,随着事业的成功,沈馥恢复了她对生活的计划性,唯独昨晚,不在她的计划之中,是个意外。

  走进机场,给人在北京的新任助理打了个电话,沈馥关了手机。

  登机后,因为昨晚没睡好,沈馥戴上眼罩,靠在椅子上想睡觉。

  可是她怎么都睡不着。

  她的心有点乱,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边学道,她忽然特别自卑,年纪大,离过婚,甚至还有一个精神病的名头。

  走出机场,坐进助理安排的车里,沈馥有点忐忑地打开手机。

  有一条未读短信。

  点开——

  “你说的,再三须慎意,第一莫欺心,我能做到,希望你也能做到。一路顺风!”

  ……

  边学道已经想好了,汶川震区的教学楼他一定要建。

  重生一回,应该做点带劲儿的、有担当的事儿。

  只要制造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他还真就不信自己做了天大的善事,事后还能被人揪着衣服领子去做切片分析。

  换个方向思考,如果边学道真能在震区捐资建出一批抗震教学楼,保得学生们在强震中安然无恙,他必将收获无与伦比的巨大声望。

  这声望,对他本身就是一个保护罩,对他名下的企业,也是一个巨大的宣传。

  就好像前世的加多宝,震后捐款一个亿,随后网上立刻出现买光王老吉的话题,不管这是操作的,还是自发的,加多宝的声望打出去了,印象分也出奇地高。

  甚至后来加多宝和广药产生纠纷,虽然已经过去几年,加多宝曾经捐的这一亿,依然在加多宝的品牌传播上,产生正面影响。

  所以,于情于理,为人为己,抗震教学楼边学道都势在必建。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钱!

  建教学楼需要钱,救灾捐款也需要钱。

  无论是敢为公司,还是智为公司,到2008年时,应该都处于爬坡阶段,爬上去,就能在各自领域里分一杯羹,爬不上去,之前的投入有可能打水漂。

  尤其是智为,安全卫士也好,输入法也好,品牌推广和装机量是最大的难题。有了装机量和用户群,后续的微博、页游等组合拳才有施展的场地。

  如果边学道在震后捐款晚会上,能盖过加多宝,拿出两亿甚至三亿捐给灾区救灾,那么他的公司就是当天晚会上最受瞩目的企业,效果不见得比新闻联播开始前的广告差。

  想了这么多,边学道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

  连捐款带盖楼,手里没几个亿玩不转也搞不定。

  几个亿啊……

  边学道手里的百度股票是值钱,可是他总不能爽一把,把自己弄得一穷二白的空留一个名声。

  所以,边学道决定进股市捞钱。

  他知道,百年不遇的大牛市正在悄悄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