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18章 春山蒙家

第318章 春山蒙家

  .5.

  “林畔人家”开始装修了。

  装修公司是祝植淳介绍的,他到松江后,房子就是这个公司装的。

  齐三书听祝植淳说了一嘴,也跟了过来,说要认认门。

  一进小区,祝植淳就认出来了,卢玉婷就在这儿买的房子。

  三个人下车,祝植淳抬头往上看,指着一个阳台打趣边学道:“你不是追着玉婷来的吧?”

  齐三书看着祝植淳问:“玉婷也住这儿?”

  边学道说:“真不是,好早买的,住的近纯属偶然。”

  ……

  北京。

  单娆找了个驾校去学车,拉着林琳陪她,最后王家榆也跟着一起去了。

  听林琳说王家榆是边学道大嫂的妹妹,虽然关系有点绕,但单娆还是很快接受了她,因为单娆一个人在北京太孤单了。

  詹红倒是经常联系单娆,但单娆对这个小三上位的女人天然有一种抗拒感,当然,以单娆的性格,就算她不太喜欢你,短时间内你也感觉不出来。

  王家榆第一次见单娆的时候,知道这是边学道的女朋友,态度比较端正,因为她已经知道了,这个是自己和林琳的房东。

  可是在心底里,王家榆想的是过年时她听边学道接打的那几个电话,很显然,边学道的红颜知己不止这一个。

  自打在松江联系上边学道以后,边学德的生活轨迹彻底转变了。

  他现在每天沉浸在股市里,业余时间读书、看报、听股评,遇到有意思的地方,就拿个本记下来,学习、分析、吸收。

  渐渐的,边学德喜欢上了炒股这个刺激的行当。

  边学德身体里的冒险基因全部被唤醒,他甚至瞒着边学道,不顾边学道先拿20万练手的告诫,先是调动50万资金,后是调动100万,开始尝试进入深水区。

  这个时候的边学德十分危险,忙着省体育局小区开工准备工作的边学道却全然不知。

  还有一件事边学道不知道,为了满足大伯生前最后的愿望,边学义正在跟人较劲。

  挨了一刀,废了一个人,花了20多万,终于选上了村长,结果边学义住院那一段时间,村支书私下里把将军山给卖了。

  村支书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替买山的蒙家在村里传话:6月1号前,将军山上的坟都要挪走,过期不挪走的,视为无主坟,蒙家派人刨出处理。

  边学义觉得他爸这个愿望实在是太波折了。

  再波折也得咬牙争一下。自己家祖坟刚挪过去,若是没几天就被人撵出来,就算不考虑爸爸的想法,他这个新任村长也不好干了。

  欺软怕硬是社会常态,尤其在农村这个氛围里更是如此。

  边学义调查了解到,村支书卖山的手续不全,最起码上任陈村长没有签字。他觉得这事还有转机。

  边学义找村支书谈将军山的事,说自己家的祖坟必须留在山上。结果村支书一顿太极拳,后来谈僵了,他直接告诉边学义,想顺利干下去,就别在将军山上纠缠,以后大家两好换一好,一起发财。

  边学义回家把情况跟大伯说了,大伯长叹一声,闭上眼睛不说话。

  有时候,将死的人比活着的人还有执念。

  后来大伯找了个机会跟边学仁说:“我死以后,不要埋了,火化后,找条河扬了吧。”

  边学仁把大伯的话告诉了边学义,边学义一股血气上头,就让村支书联系买山的蒙家。

  起初蒙家根本不搭理边学义,后来边学义放话了:你不跟我谈,你家埋在将军山上的,就住不消停。

  这其实是文雅说法,完全可以理解为:你不满足我的条件,我就把你家坟地刨了。

  边学义是村长,就住在村里,他要是真下狠心刨了蒙家祖坟,那是防不住的。

  蒙家在春山是个大家族,20多年前出过一个县委书记,随后一路勃兴,20年内,整个家族在政商两界都有发展。

  政界,蒙家最高的位置是南方某省的正厅。商界,蒙家最富裕的一户是几千万家产。

  当然,蒙家在春山人眼中是个庞然大物,出了春山,也就算一般般。

  事实上,从七八年前,春山蒙家就开始往外转移,有能力的族人陆续远走,留下一帮老人和一些胸无大志的中青年,在春山逍遥自在。

  他们也确实算逍遥自在了。蒙家人掌控着春山政商的几个领域,所有市政工程必插一腿,交通局一直被蒙家把持,市里的夜总会、洗浴中心也都有蒙家的影子。春山街面上跑的十几辆奔驰s350,其中七八辆是蒙家的。

  蒙家买将军山,是因为在南方工作的厅官说,之后三五年,是他的仕途关键期,跳上副部就是鲤鱼化龙,跳不上去也就到此为止。

  厅官在南方认识了一个风水先生,先生看了厅官的八字和住宅,提议说来厅官老家看看祖坟。

  先生跟厅官说:“一坟二房三八字,祖坟对个人命运的影响是至深至远的,还决定着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你到了这一步,说明祖坟是有力的,但想更上层楼,就要实地细看了。”

  厅官自己没时间,也不好露面,就让春山的堂兄全程陪先生走了一遭。

  先生到春山后,把春山周围走了个遍,挑中了将军山。

  事情就是这样。

  收到边学义放出来的狠话,春山蒙家有人皱眉,有人不屑。

  岁数大点的,都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虽然边学义这个新上任的小村长看起来很弱小,但也是地头蛇。

  况且他们打听了一下,竞争村长时,这个边学义被人砍伤住院了。随后没几天,他的竞争对手晚上在家被人敲碎了两只手,敲断了一条腿。

  事后警方说没证据,那是不愿意管。事情是明摆着的,这个姓边的地头蛇是个有毒牙的。

  没跟南方的厅官商量,蒙家几个老人跟边学义谈好,山上除了蒙家,只许有边家一家,村里其他人家的,必须挪走。

  边学义答应了。

  一周之后,消息传到厅官耳朵里,觉得留在春山那帮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村长,算个什么东西?

  一个村长就把蒙家拿住了?

  厅官问了风水先生,先生说将军山是春山附近最好的一处风水了,要想气运有力,山上最好只埋蒙家一家。

  厅官这次绕过了老一辈,直接打电话给自己在春山的三个侄子,他就一句话:

  “咱家买的山,只许埋姓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