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20章 仁义道德齐聚

第320章 仁义道德齐聚

  .5.

  齐三书玩了这么多年,身边的圈子远不止祝植淳带边学道进的这一个。

  什么户外越野圈子、生存圈子、射击圈子、爱狗协会……反正一点,他玩的东西和认识的人,比边学道想象的要多得多。

  当然,穷人跟齐三书玩不到一起去。

  就算齐三书不在乎对方有没有钱,可这玩意就跟穷**丝用全部家当进了长江商学院一样,人家同学之间互相请客,天南海北四处跑,私人飞机、游艇、小岛、别墅、红酒……总之都有拿得出手待客的,你说你拿啥跟人家一起玩?

  结束跟祝植淳的通话,齐三书坐在沙发上想事情。

  他老婆见了,问齐三书怎么了?

  然后他老婆跟齐三书说:“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齐三书搂着女人亲了一口,说:“姓边这小子办事有分寸,没仗着指点了我几下,就跟我要人情,我喜欢这样的。他越不张嘴,我越要抬举他。”

  说着,齐三书拿着手机找号码,边按边说:“花花轿子人抬人,我打几个电话。”

  ……

  春山。

  边家四兄弟,仁义道德,好多人都是只知其名,不见其人,这次终于认全了。

  边学仁沉稳。

  边学义硬朗。

  边学道自信。

  边学德锐气。

  仁义道德齐聚,在春山一直默默无闻的边家,第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一些了解边家的人忽然发现,这次办白事,边家人的行事气度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这个家族的向心力很强,而且关系比较融洽。

  眼光短浅的,以为是边学义当了村长的缘故。一些脑子灵活的,猜测是边老四,也就是边学道爸爸发达了。

  因为好几个决定,都是边学仁、边学义问过了边老四夫妻才定的。

  出殡的具体事务,有年长的亲朋好友操持,边学道不懂,也就没参与,他在忙着接待松江来的朋友、下属。

  看见一身黑衣的关淑南,边学道很从容地先跟关淑南身旁的关岳点了一下头,然后看着关淑南说:“来了。”

  关淑南看着神色略显憔悴的边学道,轻声说:“节哀。”

  下午,分配宾馆房间的时候,关淑南和熊兰分到了一间屋子。

  两人一个在银行工作,一个是财务,很快就找到了共同话题。

  关淑南和熊兰聊着天,想着下午的见闻。

  关淑南以为单娆会陪在边学道身边,可是显然单娆没来春山,今天不到,明天到就没有意义了。

  还有沈馥,除夕晚上关淑南在电视里看到沈馥了。关淑南很难想象,当初她在医院照顾过的那个虚弱女人,摇身一变成了明星,还是能上春晚的明星。

  单娆不在,沈馥也没来,边学道身边没有一个女人陪着,想到这儿,关淑南心里就是一疼。这几个月,关淑南也想通了,自己确实太鲁莽了,边学道跟自己拉开距离,恰恰证明这是一个有底线的男人。

  用女人的自尊,去试探男人的优点,关淑南为自己悲哀了好一阵子。

  她原本真的想就此跟边学道断了联系,可是听关岳跟自己说了边学道家的事,她还是跟着来了。因为她想念边学道,排除物质和利益,纯粹的那种人对人的想念,女人对男人的想念。

  有理由见一面,就算不说话也好。

  在房间里待得发闷,关淑南下楼,来到大堂门口,在人群中寻找边学道的身影,远远地凝望。

  门外,一辆车停在门口,林琳从车里下来,搀着一个哭得没了力气的女人走下车,向大堂走来。

  一进大堂,林琳看见关淑南,微愣了一下,然后跟她说:“关姐你等我,我送上楼马上下来。”

  从宾馆出来,关淑南和林琳并肩走在春山的街上。

  林琳问关淑南:“最近还好吗?”

  关淑南点点头,说:“挺好的。”

  林琳说:“我在北京见到三……单娆了,单娆说起过你。”

  关淑南脸上浮起一丝歉意,说:“单娆过得怎么样?”

  这句问出口,关淑南就后悔了。

  单娆过得怎么样?

  单娆有边学道这样的男朋友,会过得不好吗?

  林琳察觉到了关淑南的不自然。

  这几个月在北京跟单娆的接触,林琳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单娆成为自己三嫂的可能性大于90%。

  就算单娆称不上完美,但林琳觉得她比自己见过的绝大多数女人都更接近完美。就连林琳从小赖以生活,一直引以为豪的情商,几个月下来,也被单娆完爆了,自愧不如。

  林琳真心觉得,关淑南想要跟单娆抢老公,实在不明智,甚至有找虐嫌疑。出于回报砸车时关淑南的恩义,林琳认为有必要跟关淑南说点心里话,让她知难而退,别犯傻。

  林琳轻声说:“北京的房子装完了,就等着过两个月入住了,回来前单娆正在学开车,我陪她一起学的,她人聪明,学的比我快。”

  关淑南听了,微笑着说:“是啊,她从小学东西就比身边的孩子快。”

  林琳说:“单娆说你男朋友姓陈,在国外……快回来了吧?”

  关淑南一脸阑珊,停下脚步说:“快回来了,咱俩回去吧,我有点累了。”

  ……

  与此同时,蒙家人聚在一起,正在商量将军山迁坟的事。

  有了厅官的支持,蒙家的少壮派明显占上风。

  他们的态度很明确,山已经买了,也让人去村里通知到了,明天就找人,去山上把没迁走的坟都挖出来。

  在他们心里,那些土包里埋的,都是附近村子里的贱骨头,有的有人管,有的没人管,等别人主动迁走是扯淡,哪家若是已经绝后了,等到哪天算是头?

  他们自认为吃透了底层人的生存心理,欺软怕硬。所以,干脆找人刨了,存几天,要是没人认领,就直接扔沟里。

  几个岁数大的问,要是村里人闻讯阻拦怎么办?

  年青一代性格最横的蒙五说:“拦?凭啥拦?我们蒙家的山,签名盖了章的,明天我看谁敢拦?”

  蒙二垄断着市里一半的出租车,听了这话,看着蒙五说:“明天早上开几个车过去,堵在上山的路口,山上刨完之前,外人不许上去。”

  蒙三说:“把家里几个奔驰开过去,那帮土包子兴许还能认识奔驰,你要是开法拉利去,我保证他们不认识,该不把你当盘菜了。”

  蒙五说:“我哪有法拉利?”

  蒙二笑了,说:“南边来的先生不说这个山好吗?等把祖坟挪过去,发了大财,咱也买两辆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