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23章 想要这座山?

第323章 想要这座山?

  .5.

  边学道的揽胜是车队头车。

  边学仁捧着大伯的骨灰坐在副驾驶上,大嫂王家敏和二嫂张倩,一左一右夹着大娘坐在后面。

  大娘头靠在王家敏肩膀上,眼睛直直看着手里一张大伯看着镜头笑的照片,不时抽泣几下,脸色一片暗淡。

  边学道的车开得很慢很稳。

  大伯说他喜欢坐边学道的车,边学道就让大伯还没走远的灵魂好好感受最后这段旅程。

  将军山在望了。

  爷爷奶奶迁坟的时候,边学道来过将军山,记得那条上山小道。

  看见公路和小道连接处堵着几辆黑色轿车和一群人,边学道微微蹙起了眉。

  按照当地习俗,这个时候被堵路,是不吉利的。

  ……

  蒙四处理完发钱的事,打开自己车的后门,把包扔进去。

  摸出烟,点上一支,刚吸一口,就看见一辆揽胜停在了路口。

  揽胜后面是好大一个车队,一眼看去,一水的大排量越野车。

  我操!这是什么情况?

  蒙四眯着眼睛使劲往揽胜驾驶室里看,别的没看清,看见副驾驶上的人头缠白布。

  把手上的烟扔在地上,踩上去狠狠碾灭,嘟囔一句:“这他妈有完没完了?”

  见边学道的头车停下来,后面的车也都停了下来,前头十几辆车看见路口被别的车堵住了,坐在车里等边家人出面处理。

  边学义坐在祝植淳的车里,离路口不远,看见边学道在路口跟人交涉,他开门下车,向路口走去。

  蒙四认得揽胜,看见边学道从揽胜驾驶室里下来,加上后面的车队,他不敢拿大,脸上的表情很客气,迎着边学道走过去,问:“兄弟有事?”

  边学道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将军山说:“麻烦你们把道让一下,我们要上山。”

  蒙四笑着问:“上山?上山干吗?”

  路被堵了,边学道气不太顺,我上山干吗还得告诉你?你算干啥的?

  家里办事,朋友都在后面等着,边学道不想节外生枝,忍着脾气说:“家人去世了,要上山安葬。”

  蒙四一听,脸上的笑容淡了,慢条斯理地说:“这个啊,怕是不行了。山已经让我们家买下来了,今天过来,就是把山上的无主坟都起出去。”

  边学义走过来时,刚好听到最后一句,当时脸就红了。

  边学义看着蒙四大声说:“起坟?我看谁敢起!把蒙永奇叫来,他怎么答应我的?”

  蒙四听边学义这话,立刻猜到说话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跟自己家叫板的小村长。

  拿眼睛扫了一眼停在路上的车队,蒙四心想:难怪放出来的话那么横,看来的这些车,有点实力,就是不知道真是朋友,还是花钱租的。

  蒙四看着边学义说:“你说我二叔啊,他前几天去南方了,两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有啥事,你电话联系他。”

  边学义咬牙看着蒙四说:“跟我玩浑的?”

  蒙四欺行霸市,动刀动枪,什么事都干过,刚才还算和颜悦色,是给眼前豪车的面子。听边学义这么说,蒙四皮笑肉不笑地问:“跟你玩浑的,你能怎么样?”

  边学仁看外面说了半天,对方的车一点没让,开车门,捧着骨灰盒下了车。

  听见后面的声音,边学义说:“哥,你回去。”

  就在这时,山上等着动手的民工派了个人过来问蒙四:“大哥,上面还刨不刨了?眼看中午了。”

  听见一个“刨”字,一直话少稳重的边学仁忽然爆发:“刨?刨什么?”

  全身重孝的边学仁发怒如狂,捧着骨灰盒向蒙四走过去:“谁敢动我家祖坟一下,我要他全家的命。”

  蒙四、蒙五这么多年,各种狠人横人见得多了,听了边学仁的话,蒙五接话说:“今天你家死了人,我不跟你……”

  不等蒙五说完,边学道突然动手,一脚踢向蒙五。

  蒙五这话太损了。

  在春山没有当天去世当天出殡的,他这么说,等于咒边家今天还会死人。

  蒙五没想到对方忽然动手,被边学道一脚踢了个结实,倒退好几步,一下撞到车上才停住。

  蒙五靠在车上,从喉咙里怒喊一声:“我操n妈。”

  这下事大了!

  ……

  居然直接动手了!

  山上等信儿的民工看见了。

  蒙家带来的司机和打手看见了。

  刚拿到迁坟补偿还没离开的村民看见了。

  车队靠前的人都看见了。

  见边学道动手,吴天、唐根水一批人火速下车,向路口冲去。

  麦小年的车在车队中间,看见前面车里的人不断下车往前跑去,职业直觉告诉他,前面出事了。

  路口,蒙五和蒙家的人要上前动手。

  边学道和边学义把边学仁护在身后,边学义头也不回地说:“大哥你上车,爸的骨灰在你手上呢。”

  大娘在车上看到下面起了冲突,让王家敏打开车门,她大声喊道:“学仁,你回来,你回来啊,把你爸带回来,别让他们碰到你爸……”

  看见对方的人已经下车往这边赶来,蒙四横着双臂把自己这边的人拦住,瞪着眼睛看向边学义:“你不想在春山待了?”

  边学义气得双眼通红,一个劲儿喘气。

  边学道看着蒙四说:“人敬我一寸,我还之一尺;人欺我一尺,我欺之一丈。我就问你一句,让不让路?”

  蒙五被蒙四拦着,暴跳如雷:“让你mb!你刚才哪只脚踢我的,我要你哪只脚。”

  齐三书在车队最后,看车队前面一直不动,好多人还下车往前跑,心里好奇又着急,就错道往前开。

  妻子在旁边提醒他:“你小心点,小心来车。”

  齐三书说:“前面八成出事了,就算有车,速度也不快,我小心点,没事。”

  把车停在边学道车前头,往外一看,果然出事了。

  让老婆坐在车里,齐三书下车,跟刚赶过来的祝植淳一起走到边学道身边问:“怎么个情况?”

  边学道说:“不让上山入土,说要刨了我家祖坟。”

  齐三书一听,这事太新鲜了,问:“还有这事?不能吧。”

  边学义这会清醒多了,沉声说:“他们绕过村委会,从村支书手里买山,手续不全。”

  齐三书看着蒙四和蒙五说:“春山挺出人才啊!”

  蒙五盯着齐三书说:“别跟爷装大尾巴狼。到了春山,是虎给我卧着,是龙给我盘着。谁刚才吹牛逼说杀我全家的?有种再说一遍!今儿不把这事儿说清,都别想囫囵个走。”

  蒙四退后几步,开始打电话。

  齐三书上前一步,看着蒙五问:“你说谁别想囫囵个走?”

  蒙五一脸狠戾地说:“说你们,怎么地?”

  齐三书听了不以为意,扭头大声说:“黄胖子……黄胖子……有人说你今儿不能囫囵个走!”

  看见黄胖子的车开了过来,齐三书问边学道:“兄弟,想要这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