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40章 不诉离殇

第340章 不诉离殇

  无比的愤怒。

  校方几乎可以肯定,这次在楼顶放音乐的,跟去年613晚上在楼顶放礼花的是同一伙人。

  得出这个结论不需要什么证据,直觉就是如此,而且好多人的直觉都是一样的。

  去年,学校明里暗里反复调查,可疑人群缩小到一定范围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没有目击者,没有人证。至于物证,找公安局调取指纹?

  别闹了。

  今年,对怎么处理这次事件,校领导会议上出现了分歧。

  有人建议动用一切手段,一查到底。这次不把人揪出来,以后没准就有学生有样学样,那还怎么管理?

  有人建议雷声大雨点小,摆出个姿态,把这届学生太太平平送走就算了。反正昨晚也没出什么大乱子,可能就是变着法想纪念一下大学生活。

  校领导问宿管科负责人的意见。

  负责人说:“这次的调查范围要小很多。我们部门内部沟通了一下,觉得b楼9楼男生的嫌疑最大,尤其是9楼。还有,我们找懂行的人看了一下楼顶放音乐的设备,他说这几样东西都是中档偏上的,还有一点我觉得很关键,这几样设备都是新的。”

  主持会议的校领导对宿管科负责人的回话很满意,示意他继续说。

  负责人轻咳一声,说:“放音乐的学生肯定知道,音乐一响,学校就会上去搜,所以这些设备都是一次性的。明知是一次性,还买这个档次的设备,说明组织这次行动的学生手头宽裕,这样一来,范围就能缩小很多。”

  保卫处的负责人接话说:“我们看了现场,包括他们接的电源,这样的事,不可能是一两个人于的,应该是以寝室为单位。”

  听到这儿,一位参会的领导说:“如果是以寝室为单位,事情反而麻烦。我听说一共放了八首歌,那应该就是寝室成员一人选一首。这样的攻守同盟,除非找到目击的学生,不然很难从寝室内部攻破。可是毕业在即,如果一些学生因为往日有怨,胡乱咬人怎么办?那岂不乱套了?”

  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参会者开口了:“现在首先确定一点,如果抓到这个学生,或者这个寝室,怎么处理?还有,再有半个月这届学生就离校了,调查时间够不够?”

  开会商量了半天,翻来覆去,最后又说到了提取指纹。

  主持会议的校领导当场就郁闷了。

  都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坐在屋里这帮都是什么人啊?

  这么个事儿,要像刑事案子一样提指纹?被放到网上,还不得被网民骂死?使唤警方提了指纹,找到了学生,然后于啥?劳教?判刑?

  这是学校还是监狱?事件一旦发散出去,影响招生怎么办?

  最后,会议通过了三点决议:

  第一、针对此次放歌事件,在学校内部展开调查。

  第二、熄灯后二十分钟,保卫处和宿管科加派人手,严防学生哗动。

  第三、各院系,召集毕业班班长开会,要求大家站好最后一班岗。

  开会回来,陈建一脸轻松。

  虽然于今说真出了事他来扛,可这事毕竟是陈建最先提议的,他要是看着于今顶雷,自己置身事外,39寝其他人不定怎么想呢。

  现在看,学校不准备大动于戈,只想太太平平把这届学生送走,换句话说,没事了。

  最好不过的结果。

  毕业前这段日子,是喝酒的季节。

  各大学附近的饭店生意都好得不得了,与此相对应的,是饭店门口经常被吐得一片狼藉。

  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话题,同样的情绪,每年都要喷涌一次。

  大学呢,其实就是这么个地方:来了、笑了、哭了、走了……

  有些人学了一肚子外语和专业知识出国批判资本主义去了;有些人领悟了一身人际本领为人民服务去了;有些人骨子里畏惧社会玩命考研想在象牙塔里再厮混几年;有些人浑浑噩噩傻玩了四年临到毕业无头苍蝇一样捏着苍白的简历四处找工作;有些人落得一身伤痕,拿到毕业证后,像松了绑的小动物,一下蹿进茫茫的大森林。

  以分别的名义,39寝和6-寝最后一次聚在一起吃饭。

  经过大学四年的锤炼,没有人矫情,就连苏以都参加了,全员到场。

  没有像以前一样混坐,男生坐一边,女生坐一边,泾渭分明。

  坐定后,39寝这边,心情最复杂的是陈建和艾峰,6-寝那边心情最复杂的是李友成。

  心灵更成熟的边学道,还记得大一时,第一次两个寝室全员参加饭局的那个场景,现在,放眼看去,不论男生女生,脸上都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世故。

  从进门起,陈建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苏以身上,苏以呢,云淡风轻,看谁都微笑。

  本来这样的场合,都是艾峰起头说话的。可是今天艾峰状态不好,让陈建说。

  陈建的状态跟艾峰半斤八两,就让于今说。于今哪会这个啊?用肩膀撞了一下坐在右边的边学道:“老边,你来。”

  边学道在心里数了一下,自己后面还有李裕、杨浩、童超,都不是特别喜欢这样场合的人,没办法,他来开场吧。

  好歹也开过好几次公司大会了,不存在怯场问题。

  边学道没站起来,坐在椅子上,上身前探,摸着酒杯说:“一晃四年,再次坐在一起,这是情分。无论这四年里发生过什么,哭哭笑笑、分分合合,我觉得都很正常。今天,喝了这顿酒,再想见面遥遥无期,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再也不会相见了。我要说,见不到就见不到吧,人的一生总有难过和失去,不然我们怎么去越发明晰我们究竟热爱什么。喜欢就争取,得到就珍惜,错过就忘记,这才叫念头通达。苏轼有一首词,后来被人改了,其中一句话我一直很喜欢,今天说给大家……陪君醉笑三万场,不诉离殇”

  “好了,言止于此,请大家举杯。”

  随着边学道一饮而尽,桌子上再没有满杯的酒。

  陈建看着苏以,一句话都没有说,酒来碗于,看意思是准备把自己灌醉拉倒。

  于今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带头转移话题。

  问问6-寝女生的工作找得怎么样了?谁考公务员、谁考研?最后连杀手锏都使出来了:“你们觉得前几天晚上楼顶放的歌哪首最好听?”

  艾峰喝得也很急,没一会儿,红着脸去卫生间。

  南娇坐在椅子上低头想了两分钟,也起身出了包房。

  陈建霍地站起来,举杯看着苏以说:“苏以,最后跟我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