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42章 风流云散909

第342章 风流云散909

  .5.

  毕业了。

  毕业前这段时间,边学道特别忙,可是那么忙,也没能冲淡他心里离别的哀愁。

  他原以为自己经历过一次,不会再有特别大的伤感,可是他错了。

  909寝边学道搬家最容易,送到红楼就行,他是寝室里第一个搬空的。

  在学校的最后几天,童超几乎每天都跟家打电话解释选择这份工作的理由。

  可能是家里那边意见比较大,没办法,童超开始撒谎,编织各种美丽的前景。

  说这次应聘的工作,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很多同学争抢都没争抢到,因为只要在那边工作几年,考研有加分,考公务员有照顾,如果干好了,有编制不说,还可能送去国外培养深造。

  木已成舟,童超父母也没有办法,只能一个劲嘱咐他:深山老林的,一定照顾好自己,别硬撑,觉得不适应就回家。

  童超是909寝第一个离开的。

  他和夏宁要先去北兴跟大部队集合,可能还要有一个上岗前的培训,所以走的比较早。

  两人知道以后工资低,没舍得坐飞机,边学道开车把他俩送到火车站。

  夏宁已经下车了,童超摸着揽胜的内饰说:“老边,你说我选择错了吗?”

  边学道说:“有人是一棵树,有人是一片海,有人是一座山,有人是一朵云,形态本身就不一样,有什么对错之分?”

  童超叹了口气说:“谢谢你安慰我。”

  边学道说:“一路保重。我有预感,你会是咱们寝,活得最快乐的一个人。”

  童超说:“快乐?嘿嘿。如果我提前半年坐你的车,我可能就不会去了,而是想办法玩命赚钱。”

  边学道笑了,说:“我俗人一个,你别跟我比。”

  ……

  离校前一天下午,廖蓼打电话找边学道。

  两人在学校体育场里并肩游荡。

  走着走着,廖蓼忽然停了下来,问边学道:“你还记得这里吗?”

  边学道四下看了一眼,完全没有印象,问:“这里怎么了?”

  廖蓼说:“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当时是大一冬天,我滑冰滑累了,跟同学站在这里说话,你滑过来,把我俩撞倒了,不记得了?”

  边学道恍然大悟:“记得,当时你穿的白色羽绒服,我想拉你起来,你把我的手打开了。”

  廖蓼看着体育场的水泥看台说:“那次真把我摔坏了,在寝室躺了一个星期。”

  边学道有点无语:“没那么寸吧?”

  廖蓼说:“真的伤了,伤在尾椎骨,我不想去医院,就在寝室养了一个星期,自己涂药热敷。”

  事情过去这么久,边学道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廖蓼问:“你不信?真的很疼,要不你摸摸,你可能没摔到过那里,不知道有多疼。”

  廖蓼抓着边学道的手,就要往自己尾椎骨上按,边学道赶紧抽出来,连声说:“我知道是哪里。”

  廖蓼看见他紧张的样子,满足地笑了出来:“很少看到你现在这个表情哦!”

  边学道说:“当时手忙脚乱的,好像没跟你说对不起,现在补给你好了,省得你念念不忘的。”

  廖蓼:“好啊!”

  边学道:“对不起!”

  廖蓼:“再说一遍。”

  边学道:“对不起。”

  廖蓼:“我喜欢你。”

  边学道:“……”

  廖蓼说:“对不起,我喜欢你。”

  “明天我就要走了,希望你包容我的感情。我知道你身边、你的心里住着别的女人,可我还是喜欢你,这个真没办法,我喜欢一个人,眼里只有这个人,没有其他。现在说出来,是为了明天的我能轻装前行,这段岁月里,我像其他女孩一样幻想过,怀春过,希冀过,谢谢你陪过我。”

  边学道迎着廖蓼坚定的目光:“其实,你一直很优秀,而我,曾经很普通,谢谢你喜欢我,真的。”

  廖蓼脸上带笑,冲着边学道张开双臂:“边校友,拥抱一下吧。”

  边学道尽量让自己绅士一点,拥抱了廖蓼。

  本以为是个礼节性的拥抱,却不想廖蓼越抱越用力。

  她的脸贴着边学道的脸,轻声说:“上次我说要告诉你一个徐尚秀的秘密,其实不是秘密,徐尚秀准备考研,学校专业都已经选好了,你的梦中情人要飞走了。”

  边学道立刻想松开拥抱,但廖蓼不放手。

  廖蓼说:“看样子你还不知道,真是个粗心的男人。别着急,我打听清楚了,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见边学道没有反应,廖蓼没坚持,她告诉边学道:“四山大学,对外汉语研究生。”

  把廖蓼送回寝室,边学道的脑子里很乱。

  四山大学……又是成者。

  今世的好多线索,曲曲折折最后都指向了成者,为什么会这样?

  边学道记得,前世徐尚秀也读了研究生,不过读的是北江大学。

  今世,她竟然选了四山大学。

  高考复读一年之后,徐尚秀的选择偏离了前世的轨迹。

  对这次的偏离,边学道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

  两个人,没有事前商量,一个决定去四山救人,一个决定去四山读书,这难道是命运的另一种连接方式?

  不管怎么说,边学道感谢廖蓼告诉他这个信息。同时,边学道必做的事情又加了一项:必须保证徐尚秀平安度过大地震。

  ……

  909寝的人陆续走了。

  李裕搬回家了。

  陈建在单位附近租了个房子,早早就搬了过去。

  于今说这几年都没怎么回家,这次要回家住一段时间。

  艾峰也回了老家,说马上就要去那家网站报道。

  杨浩没回家,直接拿着东西去上海。上火车前,杨浩跟边学道说:“你若是到上海,一定找我,不然蒋楠楠会怪我的。”

  送走杨浩,边学道开车来到林畔人家。

  停在小区里,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才拎着路上采购的袋子上楼。

  边爸边妈入住第三天,边学道好歹把两人拉了出来,关门关窗24小时后,找专业机构检测了房子里的装修污染。检测结果显示入住完全没有问题,边学道才让两人回去住。

  909寝的人风流云散了,但父母来到了边学道身边,化解了他心里的离愁。

  边妈特别喜欢这个新家,每天有时间就拿着抹布这处擦擦,那处蹭蹭,几天下来,揉着膀子说:“住大房子真是找罪受,每天收拾都收拾不起。”

  边爸坐在阳光下,手里拿着报纸说:“你儿子说找家政你不干,你怪谁?”

  边学道在林畔人家住了两天,单娆的电话到了:“学道,你什么时候带伯父伯母来北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