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47章 央秀姐妹(求月票)

第347章 央秀姐妹(求月票)

  边学道认出了老板娘,老板娘没认出边学道。

  那两年去她店里吃饭的学生多了去了,她要是能记住边学道才奇怪。

  再,换成陈建还差不多,毕竟长的特别帅,基本上是女人都会多他两眼。边学道这样的,一共也没去店里几次,记不住很正常。

  上车没一会儿,老板娘打了一个电话,语气特别腻歪:“嗯……我上车了……这次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啊……怎么报答啊……时候你知道了……明天?明天不行,后天吧……”

  大概什么关系,怎么报答,边学道用脚猜都猜得出来。

  收起电话,老板娘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对着镜子自己脸上的妆。

  开车的时候,边学道瞄了老板娘好几眼,他真的很想问问她:你还记得孔维泽吗?

  边学道忍住了。

  问一句又能怎样?

  时光能倒流吗?

  ……也许能。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

  而且当初那件事,能单纯怪老板娘吗?孔维泽没有错吗?

  边学道不再打量老板娘,专注开车。

  老板娘的电话响了。

  然后边学道听见老板娘用四山方言跟人吵架。

  吵了好一会儿,边学道听出了个大概:打来电话的应该是老板娘的家人,老板娘让对方来松江帮她一个什么店,对方觉得丢人。

  老板娘问对方:别人生产出来的东西,我拿来卖,怎么丢人了?我这个店再丢人,一个月挣的,你一年都挣不来。你要走?有本事今晚走,回去当你那个破代课老师。

  老板娘气鼓鼓地收起电话,扭头向车外。

  一路上,边学道都在奇怪,打电话的是谁?代课老师?老板娘开了个什么店?

  谜底很快揭晓。

  出租车开进一条三类街道,拐个弯,老板娘指着前面一个门脸:“停那里。”

  开过去一,边学道明白了。

  老板娘开的是一个成人性用品店。

  这玩意,还真超出了边学道的想象。

  不过前世边学道听报社的记者过,别瞧这样的店,一点不少挣,干好了,一年挣十几二十万很轻松,比大多数上班族都强。

  为啥钱好挣?

  据那个记者,去性用品店买东西的,女性比男性多。她们去买的,大多买常规药店买不的东西。女人买这些东西呢,有几个特点:第一不检查什么防伪和质量认证;第二不砍价,基本拿起走;第三不退货,算觉得不好用,也绝不会你店里来跟你吵吵退货。

  边学道不知道的是,老板娘这个店,是从别人手里盘下来的,有一些特殊渠道,不仅卖用具,私下里还卖****粉之类的东西,所以生意一直不错。

  更关键的一点是,老板娘下海了。碰见熟客,直接来个一条龙服务。

  随着年纪增长,老板娘不太要得上价了,财迷心窍的她,想了在老家那边当代课老师的妹妹。

  妹妹一,老板娘后悔了,怎么能把自己亲妹妹往火坑里推?

  老板娘这个妹妹,长的不如老板娘漂亮,时候很像男孩子。

  当初学习其实很好,但因为家里没钱,而且有限的财力要支撑最的弟弟上大学,在家附近读了个专科。

  家里三姐弟,老板娘在松江成家,最的弟弟在外地上学,老板娘的二妹留在了家里上班,照顾双亲。

  车停稳,还没等老板娘下车,从店里走出一个拎着旅行包的女人,五官跟老板娘没有多少相似的地方,老板娘是柔美型,这个女人五官立体,透着一丝英气。

  女人了副驾驶上的老板娘一眼,直接拉开车后座门,坐进车里。

  边学道回头了一眼,心我靠,刚才接老板娘这个活儿之前想好是最后一个,这怎么还没完了?开了两天车,都是生意不间断,我这么适合开出租?

  老板娘下车,拉开后门:“青青你下来。”

  车里的女人平静地:“我今晚走。”

  老板娘上去很努力地控制情绪:“刚才我的是气话。”

  车里的女人:“你的是气话,我的不是。你在这儿干的营生,要是让家里那边知道,能笑话死咱爸咱妈。”

  边学道一听“咱爸咱妈”,知道了,这估计是老板娘的妹妹,可是,长的真不像啊!难道一个像父亲,一个像母亲?

  老板娘:“你先下来,咱俩回去,你想走,明天我找朋友开车送你去车站。”

  车里的女人:“你那帮朋友的车,我不敢坐,真坐了,我不见得有命回家。”完,女人从兜里掏出钱,扔给边学道一张20的,:“师傅开车,火车站。”

  老板娘喊了一声:“等会儿。”

  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隐蔽地递给车里的女人,:“你家后,我把密码发咱爸手机上。”

  边学道从后视镜里老板娘的动作,心知这是在防着自己呢。

  这个女人底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心眼确实多。

  边学道没办法,继续开吧。

  人在车上,钱都扔过来了,还能让她下去?

  开出街口,边学道从储物盒里找出李裕的眼镜,戴上。

  又开了一会儿,在后视镜里了后座上的女人一眼,边学道用最无害的声音:“您是老师吧?”

  后座上的女人开始没反应过来,边学道又问了一遍,女人着边学道侧脸:“我是老师,你怎么出来的?”

  接上话了,边学道开始施展忽悠功夫了。

  他跟后座的女人:“我有个同学,妹妹读的师范,毕业后去四山当老师了,春节时回松江见过一面,我觉得你和我同学那个妹妹的气质很像,他妹妹是教初中的,回来时挺累的。对了,我听你口音,你是四山人吧?”

  后座的女人警觉性还是挺高的,只是“嗯”了一声。

  边学道不放弃,开始绕路。

  反正这个女的也不像对松江很熟的样子,大不了上车给的20,边学道不多要了。

  一路上,边学道一会儿各地教学质量,一会儿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不好管教,一会儿自己去四山旅游时的见闻……

  终于,边学道试出了一个后座女人感兴趣的话题。

  随后边学道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工作单位:

  央秀学。

  边学道还知道这个名字叫“青青”的学老师是央秀人。

  她居然是震区央秀学的老师!

  回家的路上,一个想法隐隐在边学道脑海里生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