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56章 敲车窗的绿茶婊

第356章 敲车窗的绿茶婊

  (本章起,前文的北兴改名燕京,成者改名蜀都,请大家留意!!!)

  ……

  车外,站着一个长发年轻女人。

  边学道放下车窗,微蹙着眉问:“有事?”

  女人五官精致,一脸清纯,车,又边学道的脸,迟疑地问:“你是肖凯吗?”

  边学道摇头:“你找错人了。”完要按上车窗。

  女人有点着急,连声:“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要出去办急事,求朋友的车帮忙,你真不是肖凯?我是王文娜,孙军的朋友。要不……我花钱你送我一趟。”

  听最后一句,边学道有点明白了,八成碰见2005年的绿茶婊了。

  前世夜班的时候,他过一个视频,教人一分钟识别绿茶婊,晚上无聊,在吸烟室里还跟编辑们讨论过这个物种。

  当时边学道深知,虽然绿茶婊听起来不雅,但也不是他能触碰的。

  抛开已经结婚的前提不,算他蒙了心,在绿茶婊眼里,顶天也是个备胎之一的戏份。

  而且眼前这种搭讪方式并不新鲜。

  出去办急事?办急事你打车啊!什么急事非得朋友的车才能去?

  还花钱请我送你,你知道我这车的油耗吗?地方你身上钱不够,留联系方式下次还钱?接着蹭顿饭,直接肉偿?

  人心太复杂了。

  边学道心里有点不屑,但还掺杂了一点得意。

  老子折腾了好几年,总算混坐车上也有女人上来搭讪的级别了。

  边学道着车外等待他答复的女人:“不好意思,你的三个名字我都不认识。还有,我是司机,来接老总女儿回家的。”

  听边学道自己是“司机”,女人的表情一下有意思起来,躲之不及地:“哦,不好意思,打扰了。”

  高跟鞋声走远了,在倒后镜里着女人的背影,不疾不徐,还挺婀娜,哪里有办急事的样子?

  徐尚秀还没从楼里出来。

  边学道无聊地嚼着口香糖,一首一首调音乐。

  主楼的门被推开,边学道见了徐尚秀。

  一套浅粉色夹杂红蓝条的卫衣,随意梳了个马尾辫,右手拎着包,左手抱着书。

  边学道赶紧开门下车,走过去:“在自习?主楼人少,不安全,下次去图书馆或新楼。”

  边学道已经上车了,徐尚秀站在车旁,有点犹豫。

  边学道:“上车。”

  徐尚秀问:“你想去哪里吃饭?”

  边学道:“先上车,真是的,我又不会吃了你。”

  徐尚秀:“报纸上写,女人不能随便上男人的车。”

  边学道乐了,心:报纸写错了,应该是女人不能随便上男人的床。不过姐啊,你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在刚才,还有人耍手段想上我的车呢!

  没办法,边学道重又下车,接过徐尚秀的包,指着自己的车牌:“要不这样,上车前你跟寝室或者家里打个电话,你上了一辆车,车牌是这个,你要还不放心,我把我身份证号给你……”

  徐尚秀听了,白了边学道一眼,坐进副驾驶。

  手里拎着徐尚秀的包,边学道发自内心地笑了。前世今生,徐尚秀性格里的一些东西,还是一样的。

  让徐尚秀挑地方,徐尚秀不知道。边学道做主,找了家烤肉店。

  东西上来后,徐尚秀文静地坐着,拿眼睛边学道。

  边学道一手筷子,一手铲子,忙得不行。

  烤好一些,赶紧用公用筷子夹给徐尚秀,徐尚秀微低头,口地吃着。

  等鲜榨果汁送上来,边学道端杯跟徐尚秀:“每次见你,都会觉得你变得不一样了,可是哪里不一样,我又不上来,真无法想象,几年之后的你,会是什么样子。”

  徐尚秀放下筷子,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开场白这么文青范儿,你想追我?”

  边学道喜欢现在的徐尚秀,聪明、灵动、大方。

  边学道笑呵呵地:“你是怎么出来的?还是有人用过这样的开场白?”

  徐尚秀:“言情里的。”

  边学道放下果汁,继续翻动肉和菜:“你还那个?有时间吗?”

  徐尚秀:“不经常,偶尔拿室友租回来的书几页换脑子。”

  边学道:“言情里一般都会有出身豪门、英俊多金、特深情特白马王子的男主角吧?你迷恋不?”

  徐尚秀惊奇地抬头:“有吗?我怎么没见那样的男主角?”

  边学道不会了,问:“你不你的是言情吗?”

  徐尚秀脸上闪过一丝顽皮:“对啊,两个女主人公,互有好感,话谈谈情,那种。”

  边学道听懂了,自己被徐尚秀调戏了。

  边学道本来不太喜欢这样的调戏,但因为坐在对面的是徐尚秀,他的幸福感一下爆棚。

  男人有时是贱种。

  特别之处在于,大多数男人的贱种技能,只有少数女人能够触发。

  边学道继续给徐尚秀夹肉,:“抽时间你得换换口味,男女搭配的言情,没准你会喜欢上我这一类型的。”

  徐尚秀着边学道,一字一句地问:“什么类型?二女争夫?”

  边学道瞬间木了,喊服务员过来,岔开尴尬。

  服务员走过来,边学道旁边现在还一堆东西没动呢,问徐尚秀:“要不……喝点啤酒?”

  徐尚秀着锅里的圆葱:“好啊!”

  边学道要了两瓶酒,徐尚秀喝了两口,也只让边学道喝了半杯,随后把边学道的酒杯没收了,告诉他:“你再喝一口,我打车回去。”

  别不让他喝酒,算不让他喘气,边学道都真的会试一试,幸福中的男人没有什么不敢做的。

  边学道能感觉出,徐尚秀对他的防备等级降低很多,多少有那么一点老朋友、熟人校友的意思。

  徐尚秀问他:“毕业后在干什么,累不累?”

  边学道:“有时候人累,有时候心累。”

  徐尚秀问:“为什么?”

  边学道:“人吧,有了点能力,想做一些事情。”

  徐尚秀:“听上去怎么像《蜘蛛侠》里那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想做事应该是一种不错的状态啊,起码没有迷失自我。”

  边学道叹了口气:“还有,最累的地方在于,我想当个好人。”

  徐尚秀着边学道,眼睛里浮起笑意,问:“你不是好人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