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60章 金九银十好卖楼

第360章 金九银十好卖楼

  金九银十。

  边学道开发的第一个住宅小区择日开盘了。

  之前没做什么宣传,就是一个承建合伙人的关系,在市电视台打了一周的广告。

  然后北江日报集团找到杨恩乔,说他们想搞一个秋季房展会,希望尚动支持一下。

  都是老关系,而且边学道手里有楼盘,直接答应了北江日报,尚动母公司的楼盘会去参展。

  过了几天,边学道又给北江日报集团送去一份大礼。通过圈子里的关系,帮北江日报拉去了九个楼盘。

  一下进来十个楼盘,松江日报的房展会立刻就充实起来。

  跟边学道吃过饭的总编,找到社长,给尚动要来了一级合作伙伴的待遇,在北江日报集团下属都市子报,打了三天免费广告,整版的。

  谁都没想到,房展会当天,边学道手里的体育小区是卖得最好的三个小区之一。

  火爆有火爆的道理。

  第一,体育小区在松江市二环以内,位置理想,出行方便,周边配套设施完备。

  第二,体育小区是省体育局的家属小区,在大多数市民心里,这样单位的小区,施工时肯定舍得花钱,不会偷工减料,房屋质量过硬,而且小区住户素质相对会高一些。

  第三,为了替房展会拉人气,边学道给当天买房的顾客打了一个小折扣。

  再小的折扣也是折扣,而且房子这样动辄几十万的交易,折一下就是几千上万。

  综上所述,体育小区位置理想,质量过硬,五证齐全,价格相当,当天就把几个售楼小姐累蒙了。

  房子卖得好,心花怒放的除了边学道和承建商,还有朴成章。

  他帮边学道打了个电话,事后边学道给了他小半栋楼。现在按照市价一估算,我地个乖乖朴成章心肝都颤动了。

  做了一辈子清水官,在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位置上发了财。

  手头宽裕了的朴成章,心境开始发生变化。

  岁数,我也不是特别大,现在有了资金,政绩也说得过去,要是想想办法,能不能进步一下?

  边学道的小半栋楼,激发出了朴成章最后的斗志。

  大多数圈子的功能,都是有钱一起赚,互相给机会。

  能让大家一起赚钱的圈子,生命力才是最强的。

  边学道的这个体育小区,正赶上了中国房价上涨浪潮。拿松江来说,206年10月的房价,比204年上涨了19

  而事实上,因为体育小区太受欢迎了,平均成交价比松江市的均价还要高上一点。

  所以,就算分给省体育局的那两栋楼没什么赚头,但把钱分下来,大家还是都吃到了肉。

  第一次合作就如此顺利,如此愉快,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合作呢?

  对边学道来说,虽然分给朴成章的楼把他的收入砍掉了一块,但其实他是收获最大的。

  首先,他的敢为公司拥有了房地产开发的经验和资质。

  其次,虽然齐三书和黄胖子都去了四山,但边学道已经在圈子里站稳了脚跟。

  现在,他身边汇聚了一个同样有经验和资质的房地产开发小圈子。经过体育小区的磨合,这个小圈子的协调性和配合度都大大提高了,给边学道的松江地铁楼计划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在边学道心里,支撑抗震计划的,股市捞金是一条腿,地铁楼是另一条腿

  他唯一有点担心的,是松江地铁线路会不会因为他这只小蝴蝶而改变?

  不管怎么说,都要赌。

  体育小区还没彻底完活,边学道已经开始着手想办法在地铁线路上圈地了

  托关系,想办法,虽然圈子的人脉已经很牛了,但要想拿地,还是很吃力的。

  松江是省会,地不是那么好拿的。

  多管齐下的时候,边学道想到了曲婉。

  上次审批,曲婉加了一把劲儿,这次如果曲婉能帮上忙,边学道不介意重金感谢她。

  曲婉答应边学道帮他问问。

  一周后,曲婉找到边学道,明着告诉他:“我的关系快退休了,这次出手,风险很大。还有,你提的那个地块,有竞争者。”

  曲婉的前半句,边学道没当一回事。风险大?多给你点辛苦费就能降低风险。

  后半句……他有点挠头。

  竞争者?

  那个地块并不显眼,怎么会有竞争者?难道有人提前听到风声了?

  边学道问曲婉:“对方是谁?什么来头?”

  曲婉苦笑一下:“女的,姓胡。”

  边学道心说:我操

  特别能拿地的胡女士,前世边学道就有耳闻。

  不过他听同事说起的时候,已经是工作几年之后,那个时候,胡女士已经移民海外,成了松江的传说。

  能成为传说的人,都不是一般了得。

  在江湖传说中,该胡女士是松江人,海归,2年左右突然崛起,开公司开得风生水起。后来踏足房地产领域,强项是拿地。

  她自己公司只开发了一个楼盘,其他的地皮都转手卖给了别人。

  卖地皮的时候,不少地皮是跟公司捆绑在一起卖的,操作手法十分老道。

  210年前后,已经巨富的胡女士成功移民美国,去大洋彼岸享受美好人生去了。

  对于胡女士特别能拿地的原因,那传闻就多了去了,众说纷纭,版本不一,当时边学道听得津津有味,可是现在却有点心惊肉跳。

  碰上这么个传奇对手,怎么办?

  边学道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张亚青到松江了。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把红颜知己也带了过来。

  说出去的话就要兑现,边学道找地方给两人接了风,然后带张亚青去了智为公司。

  前脚走了李裕,后脚来个张亚青,在智为公司众人眼里,这就是边学道安插进来的亲信。

  现在的边学道没心情照顾这些东西,而且前前后后,他的钱,祝植淳的钱,投进来那么多,我安排个人还不行?

  边学道变了。

  潜移默化地改变。

  谨慎的本性还是有的,但开始分对象了。

  眼下的边学道还算不上是上位者,但可以称得上是成功人士了。他每天关心的、关注的,跟过去有不小的差别。

  放在以前,他会找机会跟王一男谈谈心,然后说张亚青来智为完全是个巧合,尽力化解不必要的误会。然而现在,这种事情,边学道过眼即忘,不会再费心费力去解释。

  我是老板,你们花我的,吃我的,挣我的,我跟你解释?

  这种改变,跟他想做事、想救人、想有担当、想兼济天下,既无联系,也无冲突。

  人都是这样,到了一定地位层次,就开始变,多有素养、多小心谨慎的人都是如此,所谓“富易妻、贵易友”是也。

  当然凡事没那么绝对,总体上边学道保持的还算不错,但他确实变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