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62章 监理是个服务行业

第362章 监理是个服务行业

  过完十一,边学道第二次去四山,正式跟黄胖子谈妥,由边学道的敢为公司出资,替都江市迁建、扩建、新建五所学校的教学楼。

  谈的时候,边学道的用词是:第一阶段计划投资五所学校。

  他还跟黄胖子提出,教学楼建成后,署名敢为。

  黄胖子听完,摸着下巴问边学道:“你有什么要求?”

  边学道说:“署名敢为啊”

  黄胖子蒙了,问:“我说的是你的要求,那个算要求吗?全资盖楼署名不是必须的吗?”

  边学道还真没想这个。

  他说:“没啥要求了,你看着跟领导要。”

  黄胖子说:“别闹,这么大的投资,没要求?你别看我面子,我也不是这儿土生土长的,就一挂职,别替我省人情。”

  想了一会儿,边学道说:“能要下来点地皮吗?”

  黄胖子看着边学道,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说:“跟我你还装,想要地皮啊?盖楼?这地方都几线城市了?离蜀都太近,怕不好卖啊”

  盖楼?

  算了吧

  这地方是震区,边学道没有那个想法。

  再说,他现在等于两线作战,手底下的人力有限。这边要建抗震教学楼,松江的地铁房肯定要开发,尚动俱乐部不能不管,敢为足球俱乐部也不能一直荒着

  咦……想到敢为足球俱乐部,边学道有主意了。

  他跟黄胖子说:“是想要点地皮,不是盖楼,想建足球场,我看好这个东西的前景,顺便帮我的俱乐部做点宣传。”

  黄胖子彻底觉得自己跟不上边学道的思路了。

  怎么着?

  捐大笔资金建教学楼,要点地皮,然后建足球场、体育场?一样的地皮,盖楼能盖出多少钱来?足球场的土地利用率那么低,那玩意能挣钱?

  这小子没发烧吧?来之前喝酒了还是吸粉了?

  黄胖子看着边学道眼睛问:“你确定?”

  边学道乐了:“你看我现在像不清醒的样吗?”

  黄胖子点点头,不再问了。

  边学道想的是,弄足球场,学校有疏散的空间。而且拿前面改建的学校当样板,等到文口县、北口县盖教学楼时,修的足球场,就是震后的直升机停机坪。

  有了停机坪,灾后救援能更早到位。

  黄胖子不知道边学道所思所想,把刚才的话题放到一边,接着两人开始细化投资细节。

  跟官方的联系沟通,当然全归黄胖子。

  人家给他来送政绩的,要是再让边学道去跟地方政府、教育局、建设局,这个部门那个部门以及校方谈,不定哪里就蹦出一个小鬼恶神,这事就恶心了

  换句话说,黄胖子的出身在那摆着呢,他从心底里就不怕跟官方打交道。

  而且他也想好了,不行就找段明秋,再不行就找齐三书,他还不信了,有这两尊神,还不能在都江市平趟?

  另一方面,黄胖子那边跟上头沟通完,边学道派人,跟着教育局的人,到都江市下属的所有县镇乡走了一圈,名为摸底。

  边学道的意思是,第一批建设规划里,不能全顺着都江市教育局的意思走,他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先改建教学环境最差的学校。而且,建设过程中,边学道会派人抽检质量,完工时会从外地带有相关资质的人员验收。

  对这一点,黄胖子没异议。

  他身在官场,知道里面的弯弯绕。

  要是全顺着官方的意思,钱会都投进跟官方关系密切的学校,这里面的各种裙带关系就太难抗拒了。所以,不如从一开始就定个规矩,摆明车马按照资方的套路来。

  要知道,跟地方政府打交道,只要钱没到位,工程没开工,投资方还是大爷。若是开了工,那就不好说了。所以,开工前这段时间,资方要尽量争取有利位置,不然就等着被各种奇葩官员折腾吧。

  当然,有黄胖子在,这种事情的几率会小一些,但也仅仅是小一些而已。

  第二天,应边学道的要求,黄胖子回教育局,拿出来一个辖区内的学校名单。

  两人再次碰见,黄胖子把名单给了边学道。

  边学道第一眼就看到了名单里的菊园中学。

  从26年地震,到214年早逝,到20l年,再到现在所处的205年年底,单纯以经历的时间计算,已经十年有余。

  大地震边学道不曾亲身经历,当时从报纸网络上看到的很多信息,随着时间之河的流逝,渐渐湮灭于他的脑海,一点一点模糊不清。

  可是边学道还记得菊园中学。

  因为震后有高级官员去过现场,而且震后教学楼的废墟上,筷子一样细的钢筋让边学道记忆深刻。

  现在,不用派人考察,菊园中学,就是边学道心里要改建的第一个学校。

  程序还是要走,但目标不会改变。

  两人聊了一会儿,黄胖子略显犹豫地问:“承建和监理,你想怎么弄?”

  一看黄胖子的样子,边学道就知道,这家伙心里有想法。

  想想不难理解,黄胖子人在官场,虽说是挂职,但跟领导处好关系总没错。而像边学道手里这种工程,理论上是一些官员家属的最爱。黄胖子要是能借着分包工程,照顾一下领导的亲属,那他在都江地界上,待得就能舒服许多。

  世上的事就这样,他老子再牛,不见得能伸手到四山帮他。齐三书关系是硬,但也不能时时事事都在一边帮他。

  那么想要混到一个漂亮的挂职评价和口碑,主要还要靠黄胖子自己。

  现在,边学道手里的资源,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边学道大体明白黄胖子所思所想,承建选择权,他不想就这么交出去,可是他又知道必须交出去,不交出去,没有足够力量运作不说,也可能让后续工程遇到极大阻力。

  送佛送到西。

  把承建选择权给黄胖子,甚至给齐三书,用他们的人脉资源去经营,不见得就是坏事。

  而且,放弃了承建选择权,边学道还有监理一把宝剑在身。

  他记得祝植淳说过,有朋友家在燕京做监理公司,边学道准备让祝植淳帮着联系这家监理公司看看。

  接到边学道电话后,祝植淳想了一会儿,调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茵云,我手头有个工程需要监理,你帮我问问你哥有没有兴趣。”

  电话那头的孟茵云笑着说:“有生意为什么没兴趣?”

  祝植淳说:“小工程,怕你家不稀罕。”

  孟茵云说:“监理是一个服务行业,而且我哥说过,有肉吃就不嫌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