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77章 七彩糖酒吧

第377章 七彩糖酒吧

  把房间给孟茵云和卢玉婷开好,边学道就消失不管了。

  他没兴趣跟两人拉关系,也知道那两个都不是需要他照顾的人。

  果然,边学道的“知情识趣”让孟茵云和卢玉婷很满意,孟茵云在心里感叹,祝植淳交朋友的眼光依然很犀利。

  黄胖子觉得自己交朋友的眼光也很犀利。

  边学道的沃尔沃60托运到四山有一段日子了,黄胖子以前一直开8第一次上手60觉得驾驶感也不错,尤其让他满意的是,这辆车的车况很好,保养很到位。

  更主要的是,正如边学道说的那样,这车看上去相对低调。开惯了好车,这种“低调奢华”的调调,正是在异乡挂职的黄胖子所钟爱的。

  最近一段时间,黄胖子的日子开始舒服起来了。

  原因呢,基本可以归为松江的朋友来四山了。边学道、齐三书、祝植淳……听说卢玉婷也要来。

  这几个人一来,要关系有关系,要资金有资金,尤其是边学道,摆明车马要报自己在春山替他出头的恩。

  说起来,这个边学道,真挺有意思的。

  黄胖子人胖,但跟蠢不沾边。加上家教的熏陶,十分注意提防被人利用当枪使。

  对于边学道这么热情地追到四山“报恩”,尽管有支持麦小年的30万在前,黄胖子还是起过疑心。

  可是黄胖子想破头,也没想出有什么问题。

  自己挂职教育口,边学道来捐建教学楼,这里面会有坑吗?能有什么坑?

  至于来四山,在松江喝酒时,是齐三书先提出来的。黄胖子了解齐三书,虽然玩生存狂啥的看上去有点傻,但那个人粘上毛比猴都精。

  而且说起来,边学道来的太是时候了。

  上头文件刚下来的时候,教育局内部开了两次会,从上到下要么愁眉苦脸,要么面无表情。

  学校基本建设上台阶?我们没意见。

  调整完善学校布局?我们没意见。

  教育经费筹措要有新成效?我们有意见。

  调动社会各界的积极性,通过捐资助学、引进外资、组建教育集团、银校合作和盘活学校存量资产等途径,拓宽筹措渠道,加大筹措力度,取得筹资新成效……说起来容易,真于的话累死人,还不落好。

  是个人都知道,学校基础建设方面有多少头饿狼在盯着。

  局领导往下部署,各个处室都喊手里的工作于不过来,再想往下压,有背景的几个就开始请病假。

  就在局领导一筹莫展的时候,黄胖子横空出世。

  有了父亲的言传身教,黄胖子深谙官场之道。边学道跟他说前期计划捐资改建学校,到黄胖子这,变成

  后续嘛……看都江的实际需要,以及第一批工程各方面的配合度。

  配合度,是个很有意思的词。

  听说黄胖子凭个人关系拉来企业愿意捐资为两所学校盖教学楼,都江市教育局长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

  如果这两所学校真能改建出来,有了这个实打实的东西,再适当妙笔生花一下,明年的工作就好开展多了,报告也好写得多。

  局长从抽屉里拿出烟,递给黄胖子一根,问:“你说的这个,有几分把握?大概什么时候落实?”

  黄胖子掏出打火机,给局长点上,然后把自己的也点上,吸了两口,说:“十分把握我不敢说,七八分肯定有。我找的是我在松江的铁哥们,这哥们就关心教育,爱做善事。”

  关心教育,爱做善事的边学道,到底没逃出孟茵云和卢玉婷的“魔掌”。

  两个女人在松江玩了几天,孟茵云开始往酒吧里钻。

  两个月前,卢玉婷开车,发生一起轻微的交通事故,差一点被媒体捅出来。

  市两会在即,卢广效下令把卢玉婷的2锁在车库里,不准开。

  孟茵云在松江不认识谁,没车代步,就找到了边学道。

  边学道的60已经托运到四山了,揽胜他自己在开,没办法,把俱乐部的au调过来给孟茵云用。

  205年敢为又添了两台车,但档次都不如au。

  也许是觉得两个年轻女人去酒吧有点没意思,卢玉婷想喊圈里的朋友,又怕孟茵云不高兴,就打电话给边学道,让他过来陪酒。

  边学道对着电话说:“正在开会,没时间。”

  6分钟后,孟茵云给边学道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陪喝。

  半个小时后,边学道开车到了。

  卢玉婷瞪着从车里下来的边学道说:“要不要区别对待得这么明显?”

  边学道眼皮不眨地说:“会开完了。”

  怕没地方停车,三人一起坐着边学道的车出来,驶向卢玉婷去过的一家酒吧。

  前世对今世的影响犹在,边学道很少去酒吧。

  仅有的几次,不是齐三书、黄胖子张罗的,就是祝植淳张罗的。似乎这些出国待过的,大多对酒吧氛围情有独钟

  眼前的孟茵云又是一例。

  十分优雅精致的一个女人,到晚上就想出来喝几杯,边学道略微觉得诧异,但他不会觉得不可理解,也不会有什么偏见。人和人不一样,而个体千差万别的差异性才是这个世界最真实有趣的一面。

  开车的时候,边学道看了一下表,2l点05分,这时他才注意到,刚才在电话里跟卢玉婷说还在开会,挺过分的。

  开了10多分钟,卢玉婷指着右侧一个路口说:“拐进去就是。”

  边学道抬眼一看,七彩糖酒吧。

  有点耳熟,但记不起哪里听过。

  七彩糖酒吧在松江城西主于路侧边,位置不错,听卢玉婷说生意也不错。

  开到酒吧门口,几个年轻人背对着说话,堵住了路。

  有男有女,七八个人的样子。看穿着就能判断岁数都不大,其中两个男的长得很高,目测得有l米

  边学道的车灯开着,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身后来车了,可是没有一点让路回头看的意思。

  面对着路口的年轻女孩拉了背对路口站着的男生一下,男生继续跟人说着什么。

  等了几秒,见对方不让路,边学道按了一下喇叭。

  背对着车的高个男一下转过身骂道:“按什么按着急投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