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86章 值得敬佩的两种人

第386章 值得敬佩的两种人

  咖啡店里,单娆先到,王家榆来迟。

  单娆素面朝天,王家榆来之前显然经过一番精心打扮。

  王家榆不笨,知道单娆突然找她要说什么。

  没错,你工作好,你男朋友牛,你住在二环里的高档小区,最近还买了车。

  可是,你没有权力管我。

  看出了王家榆身上的气势,单娆笑了笑,问她:“喝点什么?”

  王家榆把包放在卡座上,说:“跟你一样。”

  单娆说:“我这杯味道特别,怕你喝不惯。”

  王家榆语带深意地说:“我对咖啡还是很有研究的,你觉得味道怪,没准正是我喜欢那一款。”

  听到王家榆这一句,单娆的眼睛眯了起来。

  外人看她是在笑,了解单娆的人知道,单娆生气了。

  刚才两人是在用咖啡喻人。

  单娆本意是想用咖啡比喻边学德,却不想王家榆暗指边学道。

  两人对坐,各自喝了一口咖啡。

  单娆问:“是林琳邀请你去她家暂住的吧?”

  王家榆说:“真没想到你会插手这件事。”

  不等单娆开口,王家榆抱着双臂说:“我很好奇,你以什么身份、什么立场找我来说这个话题,毕竟这是我的私生活。”

  单娆说:“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王家榆说:“你也说了,选择,感情是一种双向选择,我未婚,边学德也未婚,我选择了他,他选择了我,这事于理于法都没有错。”

  单娆说:“你说于理于法,单单没说于情,你是否也觉得对不起林琳?”

  王家榆说:“你不应该用先来后到的观点来站队,况且,要说认识的早,我和边学德兄弟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单娆说:“我在说林琳。”

  王家榆笑了,拿起咖啡,没喝,又放下了:“林琳是个好女孩,但她的悲哀在于不能陪伴边学德一起成长。就算没有我,谁能保证林琳就是跟边学德结婚的那个?还有啊……”

  王家榆忽然不说了。

  单娆问:“还有什么?”

  王家榆回想05年春节时,在姐姐的公公家,边学道接打的电话中,明显有几个女孩跟他关系不一般。

  王家榆细细端详着单娆说:“边学道比边学德厉害得多,边学德都能吸引女人,边学道呢?当然,像我这样的女人,就算被他吸引了,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更高层次的女人呢?你确定挽着他走上红地毯的一定是你?你确定他一生只爱你一个?男人越优秀,女人越辛苦,所以啊,与其操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

  静静喝完咖啡,起身前,单娆平静地跟王家榆说:“王姐,我先走了。”

  一句“王姐”,已经足够找回场子了。

  最能打击女人的,不是我比你富,不是我比你美,而是我比你年轻。

  ……

  电影院里。

  单娆挽着边学道胳膊,头靠在他肩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金刚》。

  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半个小时了。

  看到最后,金刚踏上帝国大厦顶层与飞机搏斗,单娆抹着眼泪说:“我喜欢那只猩猩。”

  直到走出电影院,单娆的眼睛还是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抬头,怕别人发现她哭过。

  事实上,看《金刚》看哭的女孩很多,单娆绝对不是最敏感的那个。但得承认,王家榆在咖啡店里说的一番话,刺激了单娆。

  两人坐进车里,边学道发动车子,逗单娆:“再用刚才的语气跟我说一遍我喜欢那只猩猩。”

  单娆瞪了边学道一眼:“你不是小心眼到连猩猩的醋都吃吧?”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哭得稀里哗啦的镜头,是人家在蓝幕前拍出来的。”

  单娆说:“我不管,你不知道独居的女人安全感很低,特别希望有人保护吗?”

  边学道说:“我这不是来保护你了嘛!”

  单娆问:“你能为了我爬到世界最高的大楼上打飞机吗?”

  边学道一脸严肃地问:“子弹宝贵,你真舍得?”

  ……

  这是毕业后边学道陪单娆时间最长的一次。

  单娆上班的时候,边学道去了一趟万城华府。

  老实说,这里的房子,他不知道怎么弄。

  住?这么大面积的别墅,装修要不少钱,更关键的是,谁来住?

  他不在燕京,单娆一个人住在中海凯旋都觉得房子没什么人气,住这里?

  转了几圈,边学道在心里想,先放着吧,反正房价一直在涨,遇到合适的买主转手卖了,怎么都不会亏。

  洪剑听说边学道来燕京了,请他到家里吃了顿饭。

  席上看洪剑红光满面的样子,边学道猜他跟康茂差不多,跳出了松江,就海阔凭鱼跃了。

  洪剑的孩子还小,边学道怕影响孩子休息,早早便告辞出来。

  边学德家跟洪剑家都在华清嘉园,离的非常近。抬头想想,边学道给边学德打了个电话。

  “学德,在家呢吗?”

  “三哥,我在家呢,你在哪?”

  边学道说:“我在你家楼下三合超市门前,你穿衣服下来,咱俩出去喝点酒。”

  听边学道这么说,边学德知道三哥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

  林琳见这个时间边学德穿衣服要出去,问他:“谁的电话?”

  边学德说:“三哥在附近呢,喊我出去喝酒。”

  林琳闻言,脸上浮现出笑意,她第一时间反应是单娆说动了边学道。

  门口,林琳帮边学德拿衣服还不忘嘱咐:“带钱了吗?要是太晚就带三哥回家住。”

  边学德说:“我知道。”

  在超市门口找到边学道,边学德问他:“怎么不去我家?”

  边学道说:“刚喝了酒,浑身热,穿衣服脱衣服我嫌麻烦。”

  边学德问边学道:“去哪?”

  边学道说:“你在这儿住这么长时间了,你问我去哪?”

  边学德问:“想喝酒?”

  边学道说:“喝点,咱俩好久没喝酒了。”

  边学德点点头,轻车熟路地领边学道来到附近一家韩国酒吧。

  两人进门时,正是酒吧热闹的点儿,放眼看去,好多老外。

  找了个座,边学道问边学德:“这里老外一直这么多?”

  边学德说:“今天算少的。”

  边学道问:“常来?”

  边学德说:“整天没什么娱乐,有时间就来坐一会儿。”

  边学道问:“自己?”

  边学德说:“林琳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边学道跟边学德碰了一下杯:“有艳遇没?”

  边学德有点不好意思:“有两次机会,但没敢行动。”

  边学道喝了一大口:“靠。”

  边学德说:“这里老外不算多的,三里屯那边更多。老外多,中国女人就多,女人多,男人就多,这是个链条”

  兄弟俩看着舞池里的男女,说一会儿小时候的事,说一会儿股票上的事,说一会儿男人女人的事。

  终于说到正题了。

  边学道问边学德:“王家榆怎么回事?”

  边学德放下杯说:“她很有炒股天赋,胆子大,判断准。”

  边学道问:“你对林琳不满意?”

  边学德皱眉想了好一会:“说不上不满意,就是……就是觉得她看事情不透,有时候一起出去,表现和说话土气。”

  边学道问:“跟谁比?王家榆?”

  边学德低着头说:“我到现在,只近距离接触过这两个女人。”

  边学道笑着问:“近距离?”

  边学德看着边学道说:“三哥,我……”

  边学道敲了一下桌面:“别这么紧张,喝酒聊天而已。其实呢,在我看来,年轻的时候喜欢就处,不喜欢就分开,你情我愿看对眼了,上个床也没啥不能理解的。”

  见边学德眼里带着亮光,看向自己,边学道继续说:“可是呢,有些女人适合结婚,有些女人适合偷情,真情和**要分清楚一点。”

  边学德睁大眼睛说:“我分得清。”

  边学道说:“你真分得清?”

  边学德点头。

  边学道问边学德:“那你告诉我王家榆什么时候对你表现出兴趣的。”

  边学德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色:“大概……两个月前。”

  边学道问:“你觉得她看上你哪一点了?你哪一点让她爱慕你。”

  边学德张着嘴,没说出话。

  边学道问:“林琳跟你在一起时你在干吗?住在哪里?有多少存款?”

  边学德:“……”

  边学道继续问:“王家榆对你感兴趣时,你在干吗?或者说,你觉得王家榆会对两年前的你感兴趣吗?”

  边学德靠在椅背上,有点发呆。

  边学道把桌子上的酒递给边学德,说:“有两种人值得敬佩,年轻时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富裕时陪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有两种人值得珍惜,相濡以沫的爱人,肝胆相照的朋友。”

  见边学德拿着酒,好一会没回过神,边学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说的只是我的想法,不是金科玉律。而且真说起来,我自己做的也不好。选择还是你自己来做,我只是希望你慎重抉择,免得将来后悔。”

  ……

  边学道回到家时,单娆还没睡,在等他。

  伺候边学道换了睡衣,单娆问他:“跟洪剑喝到现在?”

  边学道洗了把脸,边用毛巾擦脸边说:“找学德说了会儿话。”

  “哦?”单娆问:“你俩说啥了?”

  边学道说:“提醒他,王家榆可能冲着他的钱去的,放两年前,对方根本不可能看上他。”

  单娆弯腰给边学道倒洗脚水,听到这句,脑海里闪过的,是关淑南在快餐店里跟她说边学道有一百万存款的情形。

  如果关淑南跟边学道说点什么,边学道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