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405章 叔叔加油(求月票)

第405章 叔叔加油(求月票)

  车里昏迷的是边学道。

  他以身犯险,是为了救别人的命。

  痴也好,傻也罢,人这辈子谁不于几件傻事?

  没亲身经历过车祸的人,永远不知道车祸的可怕,边学道没有低估车祸的危险,但他过于乐观。两世为人的神奇经历,让他多少有些麻痹大意,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有神眷在身。

  车子驶过王月几人身旁那一瞬间,边学道猛然意识到,今天的事,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疯狂。身体跟着车一起翻滚,失去意识之前,边学道最后一个念头是:玩大了……

  交警到了,20到了。

  雨渐渐停了,边学道也醒了。

  询问后发现边学道神志清醒,交警和医护人员帮他解开安全带。

  20的人问边学道:“能走吗?”

  边学道觉得自己没什么大碍,可是为了这次车祸事故物有所值,为了后续动作展开,边学道缓缓摇头说:“腿不能动。”

  问话的人扭头冲身后招手说:“担架抬过来。”

  边学道躺在担架上,扭头看见王月、几个孩子、一个中年男人,附近路边还停了一辆奔驰。

  他的目光在附近每个人脸上掠过,他要把这些人都记在脑海里。

  车祸是他自导自演的,可这些人却不是他找来的,纯粹是热心助人。

  就王月来说,可以算作是边学道有心安排的成分。

  为了不让自己玩命弄出来的车祸实现不了最初的目的,边学道故意挑王月送学生回家的路上执行计划。事故发生在王月和学生们眼前,就算王月是个自私的人不想管,可是现场还有几个学生呢。小孩子的嘴是最难控制的,他们可能很容易被吓唬住,也可能压根不吃你那套。王月若是见死不救,难逃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至于那个开奔驰的大叔,简直太仗义了……

  等等,奔驰里走出来的那个女人是谁?

  好吧,记奔驰车牌吧。

  被抬上20前,一个全身湿漉漉的小男孩对上了边学道的目光。小男孩一脸的关切,看着脸上还挂着血迹的边学道,握着小拳头说:“叔叔,加油”

  男孩旁边的一个女孩见了,也说了一句:“叔叔,要坚强。”

  看着两个孩子,边学道心底升起一股暖流。

  有此两句,他觉得自己的抗震教学楼建得值了。

  这样善良、热情、积极的孩子,不值得守护吗?这样好的孩子,如果在大地震中无声凋零了,自己怎么能睡得着

  边学道用虚弱的声音说:“谢谢你们,叔叔会回来看你们的。”

  接着他微微抬头,看向王月和中年男人说:“谢谢。”

  躺在20急救车里,眼看着车门关上,边学道在心里跟自己说:“你做的是对的。”

  老刘打开车门,看见艾总坐到了副驾驶上,有点吃惊,他知道艾总一向不喜欢坐副驾驶。

  不等老刘问,艾总跟老刘说:“你问问那几个孩子去哪,挤一挤送他们过去吧。”

  老刘听了,满脸是笑,痛快地应了一声:“好嘞。”

  不得不说,好车确实有好车的牛逼之处。

  换杜海开他的宝来,王月和几个孩子怎么也挤不下的。可老刘开的是奔驰e6,挤一挤,还真挤下了。

  孩子们上车后,一个劲儿说谢谢,王月则不停提醒孩子别把鞋踢到前座的后背上。

  孩子们说“谢谢”,坐在副驾驶的艾总一言不发,老刘看了一眼艾总的脸色,笑呵呵地问孩子都要去哪里。

  因为边学道,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好几个孩子的家长都从家里出来到路口等孩子回家。

  家长们看到孩子从气派的奔驰里走下来,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几个脾气暴躁以为孩子路上贪玩准备见了先给两巴掌的,也改主意了。

  每见一个家长,王月都从车里走下来,解释说路上发生点事,是她耽误了孩子们回家的时间。

  最后送的是王月,看着王月走进老旧的胡同,老刘问艾总:“直接送你回家?还是……”

  艾总说:“去鼎香楼,我折腾饿了。”

  开了一会儿,老刘说:“真没想到你让我送她们。”

  艾总看了老刘一眼说:“很意外?”

  老刘说:“有点。”

  艾总不说话了,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我只是想让这几个孩子明白善有善报。”

  善有善报。

  坐e6回家仅仅是善报的开始。

  边学道在四山出车祸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四山转了一圈,然后传到北江、传到松江、传到春山、传到燕京,传到每一个认识或者知道边学道的人的耳朵里。

  消息的源头是刘毅松。

  在医院里,边学道授意刘毅松把自己出车祸的消息扩散出去。

  刘毅松跟了边学道认识这么久,深知边学道说话的每个词都要注意。

  这次,边学道跟他说的是“扩散”。

  尽管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刘毅松一丝不苟地执行。

  随后边学道的手机就被打爆了。

  边学道自己有选择性地接,其他的都甩给刘毅松接。

  让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当接电话的秘书,这下可把刘毅松累坏了。通过这事,除丁克栋之外的敢为管理层也都知道,刘毅松不是被流放了,而是更进一步,在老板身边当差呢。

  听到消息后,边爸边妈立刻就要来四山,被边学道在电话里制止了。

  拿着电话,边妈急得都哭了:“你个臭小子,怎么那么不小心?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我就说车不是好玩意吧,你和你爸就不信,不行,你爸的车我也不能让他开了,想回春山就坐火车。”

  边爸在一边彻底无语了,电话里听儿子说话底气很足,应该没啥事,怎么还把我连累了?

  单娆也打了电话。

  不论边学道怎么说没事,怎么不让她来,单娆还是知道消息第二天就飞到了蜀都。

  推开病房门,看见边学道头上的纱布,单娆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下午,黄胖子和齐三书来医院看边学道,在医院走廊里,看见单娆从边学道的病房出来,拿着垃圾桶去了卫生间

  进门后,把手里的水果放好,齐三书对着边学道左看右看,说:“比昨天看起来精神多了。”

  黄胖子一脸坏笑地凑到床头,问边学道:“刚才出去的是你那个师妹?质量不错啊”

  齐三书错愕地问:“什么师妹?”

  黄胖子挤眉弄眼地说:“上次我托你办事,要读研究生的那个师妹。”

  单娆在门口,听到了这句。

  她脸色不变,做了两个深呼吸,一脸平静地推开房门。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