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411章 愿者上钩

第411章 愿者上钩

  (全文阅读)

  边学道去龙门乡小学第二天,蜀都市内几家媒体集中报道了敢为集团捐助150万,帮助龙门乡小学建成一所“现代化小学”。

  现代化小学的帽子,是记者们扣的,不过没人追究。毕竟报道里说了,捐助的150万,用来盖新教学楼、食堂、图书馆、运动场、电子阅览室……

  既然连电子阅览室都有了,说一句“现代化”也不过分,不然还有啥是现代化的标志?

  报道本身就属于正能量一类,既有关爱教育的话题可以发挥,还有“善行回应义举”的卖点可以炒作,加上数家媒体同时报道,声势很是不小。

  尤为关键的是,几家媒体把敢为捐助龙门乡小学的前因后果说得清楚,读者看了都明白,不是企业看这个小学顺眼才捐钱,而是被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救了命。

  好吧,话题点又多了一个,知恩图报。

  第二天的录音笔发放很顺利,让记者们意外的是,杨恩乔每人又送了一张200元面值的加油卡,说边总对今天的报道很满意,觉得让大家多跑一趟很过意不去,加油卡是补偿。

  200元钱不多,但这份意外惊喜很难得,记者们对敢为集团的好感直线上升。

  分开前,杨恩乔跟每个记者都说了一句话:“龙门乡小学新教学楼奠基那天,希望您能去看一看。”

  记者们的回答非常一致:“提前招呼一声,一定到。”

  整个上午,边学道都在宾馆房间里瞪着报纸上的报道看。

  在他眼里,这不是报纸,是免死金牌。

  而且,不仅是免死金牌,还是鱼饵。

  边学道如此讨好记者,记者们在稿子里不遗余力地把敢为集团说得既有实力又有善心,为的是下一步将摊子铺开。

  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主动出去捐助,两年后极有可能被人注意,可如果是学校、志愿者机构、教育局或者地方政府主动找到自己或敢为,希望获得捐助,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

  这几篇报道就起到这样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

  承上,顺理成章跳出都江市捐建教学楼。

  启下,看到报道后,有人可能会主动找他,求他帮助改善教学条件。

  至此,边学道的抗震计划前期铺垫圆满了。

  当然,不是谁来求助都会给钱的。

  边学道会聘请专业人士,组成一个房屋建筑质量评估小组,对求助学校的教学用房进行质量评估。

  在校人数、学校位置、原有教学楼质量等等,很多因素综合在一起考量,排列出个一二三级,优先考虑离震中近,在校人数多,校舍质量堪忧的学校。

  在边学道心里,从未敢想把震区的人全救下来,他只是想尽可能地救,能救一个是一个,他知道自己不是神,也不想当神。

  因为在这个社会,当神和当妖的结果差不多。

  构想中,捐建学校数量,20所是上限。而且后面捐建的学校,都没有龙门乡小学的待遇,不可能再建食堂、图书馆、体育场什么的给你配个齐全,其他学校,边学道只管建楼,只关注新教学楼的质量。

  之所以将捐建数量锁定在20所,因为这里面有个收入支出比的问题。

  倾家荡产做善事的人有没有?有,但很少,而且不存在复制的可能。

  边学道估算了一下,捐助20所学校,初步预算需要2000万,考虑工程中的各种隐形消耗,可能还要多个几百万。

  这笔钱占边学道身家的多少呢?

  边学道自己不考虑,也会有人替他考虑——就算有人求助,就算善心爆发,也得有点尺度吧?不能散尽家业当善人吧?得量力而为吧?

  所以,20栋楼,2000万,是边学道自己划定的震前捐助极限。

  因此,祝植淳找边学道入股飞行俱乐部,他一口答应了。还祝植淳尚秀宾馆的人情是其一,边学道相信飞行俱乐部对震后救灾有帮助是其二。

  大地震后,如果他和敢为集团捐建的20栋教学楼一栋未倒,护着成千上万的学生安然度过大地震,让这些学生免于夭折,免于伤残,边学道就知足了。

  同时,对经营房地产项目的敢为集团来说,捐建的20栋教学楼经历8级强震一栋未倒,就是最好的宣传广告。

  全中国放眼看,搞地产宣传,无论你是女模**彩绘,还是三点式当街洗澡,或者抽奖送车,或者金砖铺路,无论什么手段,还有比8级强震20栋楼一栋未倒更有说服力的地产广告吗?

  所以说,捐建教学楼的钱,等于提前支付的广告费。

  做善事,同时利己,完全不冲突。利己不会让善举失色,反而让行善持久而有生命力。

  在现实社会,宣扬舍己为人、舍己救人,永远曲高和寡。有违人性的宣传和教育,结果只能是教出一代又一代说一套做一套的国民。高尚的追求却收获虚伪的果实,这个黑色幽默好多人都遇到过。

  边学道是俗人,他行善有私心,他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生活经验告诉他,越是满嘴仁义道德,高尚得看上去都可以给他树碑立传的人,背地里越是蝇营狗苟、男盗女娼、没有下限。而真正的高尚者,都隐于民间市井,默默付出,默默践行,默默坚守,比如白方礼。

  ……

  边学道没有白方礼那么高尚无私,但他会努力让自己身边的人过得好一点。

  刘毅松带着曲婉,请边学道吃了顿饭。

  饭店选得很高级。

  三人坐在一间装修雅致的包间里,看着菜单和服务水准,边学道有点意外。

  席上,曲婉说她喜欢四山的环境和气候,准备在这里安家,要是住得惯,就不走了。

  刘毅松跟着嘿嘿地笑,说:“我也喜欢这里。”

  边学道第一次特正式地问:“你俩想好了?”

  刘毅松和曲婉对视了一眼,居然像少年情侣一样甜蜜,一起朝边学道点头。

  边学道问曲婉:“过来这边有什么打算?干点啥?”

  曲婉摇摇头。

  刘毅松说:“她先开车带我跑学校和工地,等我学会开车,她解放出来,再琢磨个营生。”

  边学道听了这话,心想刘毅松没什么钱,但曲婉有钱,而且还不是小数目。

  吃着饭,一个念头在边学道心底里生成。

  校车!

  可以让曲婉成立一个校车公司,一点点试探着做,把蜀都和周围市县的校车市场先占上,然后向乡镇拓展。

  想到这,放下筷子,边学道问曲婉:“校车公司,你有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