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441章 白马追彩虹

第441章 白马追彩虹

  (全文阅读)

  关淑南用力拉着边学道的手放在胸口:“不是那里,是这里。”

  边学道说:“去车里说。”

  关淑南摇头:“车里是车里,这里是这里,我就要你在这里亲我。我在车里亲了你两次,算上刚才,你只亲过我一次,你还欠我一次。”

  边学道感觉到关淑南手上很用力,说话时还带着酒气,问:“真的要这样?”

  关淑南盯着边学道眼睛说:“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

  边学道不再多说,俯身,在关淑南身上亲了一口。关淑南紧紧抱着边学道的脖子说:“就算你有再多女人,只有我,是我逼你亲我的,我这辈子忘不了你,我也让你一辈子忘不了我,这样才公平。”

  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边学道终于安全逃离了。

  刚才跟李裕一起研究酒吧驻场歌手的时候,刚才在楼下停车的时候,刚才用钥匙拧开门锁的时候,他想不到进门后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尽管很香艳,但边学道更多是觉得沉重。

  认识关淑南也有几年了,从公事到私事,交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个女人像开着美丽小花的藤蔓植物,发现边学道是棵参天大树,就本能地向着他的方向生长,想攀附他看一看更高更远处的风景。

  边学道对关淑南的感觉很复杂,比朋友多一点,比情人少一些,从没有讨厌看轻她,但也不会迷恋思念她,更不会为了一时的身体欢愉伤害她。

  怎么办?

  坐在车里,边学道有一走了之的冲动,可他忍住了。

  尚动开业关淑南帮了忙,沈馥母女生病住院关淑南帮了忙,边学德被打那次关淑南为自己挨了对方的打,大伯出殡关淑南赶到春山送行……

  还有,在车里离魂那次,是关淑南敲车窗唤醒了自己。当时就已经决定,如果关淑南有难处,就帮她跨过去,如果关淑南有所求,就帮她实现。无论最开始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她不是一个坏女人,自己甚至欠她人情。

  至于今晚,边学道甚至觉得,自己不配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如此喜欢自己,所以他不能走,他得等,等关淑南。

  关淑南还没下楼,边学道少见地在车里找出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上次抽烟是什么时候?在四山自导自演车祸守在龙门乡小学门前,他抽了烟。

  这几乎是一个规律,只有心神不定时,他才会抽烟减压。

  ……

  眼看着边学道小心关上房门,关淑南一下蹲在地板上,把脸埋在手心里,无声地抽动肩膀,忽然用手狠狠地抓了两下自己头发。

  刚才在边学道面前**身体大胆求吻的关淑南,不是真正的她,如果不是跟单娆喝了酒,如果不是没有准备只穿一件t恤就见了边学道,如果不是边学道一直撵她回去睡觉,如果不是……她不会用这样一种近乎无赖的手段逼边学道。

  她只是一个女人,她爱上了似乎不该爱的人,她争取过,也逃离过,可是命运跟她开了个玩笑,把她又推到这个男人面前。

  不疯魔不成活!是边学道跟她说的。

  她曾经在车里疯过,这次她才要更疯一点。就像她跟边学道说的:“我这辈子忘不了你,我也让你一辈子忘不了我。”

  擦掉眼泪,站起身,把t恤套在身上,向单娆睡觉的卧室走去。

  今天之前,关淑南对单娆心存愧疚,可是就在今晚,单娆在卫生间里说了那句“我宁愿是你”,这句酒后真言让关淑南难过。

  单娆说宁愿边学道心里的人是关淑南,不是向着关淑南,而是觉得关淑南比那个徐尚秀好对付,不会这么让她头疼。

  单娆酒后的五个字,认定了关淑南是情场失败者,没有战斗力,伤了关淑南的自尊心。所以她不惜用伤害自己、作践自己的方式,也要在边学道心里博一片小小的空间,哪怕边学道只能记住今晚的她,**的她,不要脸的她,她也认了。

  女人心海底针,男人摸不着,女人也猜不透。

  卧室里,单娆依旧睡得很沉。

  这里面有酒精的因素,也因为回松江前,心事太多的单娆已经连续几天失眠。王家榆和边学德是她的心事,徐尚秀和“研究生师妹”是她的心事,参加单身联谊会还上了新闻是她的心事,姑父在上海有女人是她的心事,关淑南和一百万存款是她的心事……

  单娆有好多心事想要跟边学道说,结果回松江的第一天,她心情复杂得甚至都没告诉边学道她回来了。她曾定义林琳把王家榆邀请到家里合住是引狼入室,这一晚,她几乎犯了同样的错误。区别是边学道不是边学德,关淑南也不像王家榆那样想独占,关淑南只是想分一杯羹,分一份情。

  如果说第一次跟边学道表白时关淑南还有挤掉单娆的想法,现在她已经明智地调整了预期,她只想当情人,像沈馥那样的情人。女人的直觉告诉关淑南,那个素未谋面的,连单娆都隐隐自叹不如的徐尚秀,那个让边学道用她名字命名宾馆的女人,绝对不是她能挤得动的。

  穿好衣服,简单给单娆写了一张便条,说明天单位有事,需要回家拿材料。然后学着边学道的动作,开门,出去,关门。

  关淑南走到停车区时,边学道已经抽到第二根了,看着关淑南坐进副驾驶,他把烟头扔出车外。

  刚才两人在房间里,看也看了,亲也亲了,这会儿反而没话了。

  边学道一边开车一边措辞:“想兜风还是想回家?”

  关淑南说:“我想去唱歌。”

  边学道说:“唱歌就不去了,闹!”

  关淑南说:“那去我家吧。”

  一路无话。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走进关淑南家。

  使用面积40多平米的房子,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关淑南一进屋,就把所有房间的门和灯都打开了,然后看着边学道说:“我的身体给你看了,我的家也让你看个透。”

  这一晚,单娆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中她和边学道结婚,婚礼在一个四周种着花,中间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上举行。典礼完毕,单娆穿着白色婚纱,两人骑上一匹白马,大声笑着向天边的彩虹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