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448章 晶晶和紫霞

第448章 晶晶和紫霞

  (全文阅读)

  边妈不想单娆这么快就走,单娆自己也不想走,可她必须走,明天还要上班,飞机不等人。

  好在单娆回来没拿什么东西,都在楼下边学道车里放着呢,算上边妈送的,一个人也能拿得了。

  一家人下楼送单娆。

  边学义每次看见边学道的路虎都要啧啧几声,羡慕之情溢于言表,说在村里的路上开这车最好用,可是听了价格,他马上就萎了,200多万……就算去掉个0,不贪不搂钱,他也得再奋斗奋斗。

  上车前,单娆先跟边爸边妈单独告别,然后拉着王家敏和张倩的手说:“要是到燕京,一定给我电话。”

  目送车开出小区,边妈小声跟边爸说:“看没看出单娆这孩子有心事?”

  边爸点点头,向边学仁、边学义瞟了一眼,没说话。

  六人进屋,张倩拉着边妈手说:“四婶,单娆在什么单位上班来着?上次听说了,转眼就忘了,刚才她在,我也没好意思问。”

  王家敏在旁边说:“燕京的中央单位。”

  张倩一拍大腿:“对,我记着也是个领导,四叔四婶有福气。”

  边爸一直不太喜欢张倩的言行做派,回头跟边妈说:“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沏碗芝麻糊。”

  边妈心领神会,拉着王家敏和张倩说:“过来帮帮我,大家都来一碗。”

  看边学仁两兄弟的神情,就知道两人找边学道有话说,边爸拿着花洒,挨个屋转了一圈,跟边学仁和边学义说:“坐下看会电视,学道送完单娆就回来,刚才出门前我跟他说了。”

  ……

  机场高速。

  一路上边学道都在努力找话题,可是两地分居,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导致的结果就是既没有平常夫妻的柴米油盐,也没有其他小情侣的傻玩傻乐,明明两人很年轻,中间却多了一分老夫老妻才有的暮色。

  打开音响,好巧不巧,传出了卢冠廷的《但愿人长久》。

  歌曲放了一遍,单娆忽然说:“我还想听一遍。”

  边学道就又放了一遍。

  在这辆车里,他曾跟徐尚秀一起反复听了好几遍这首《但愿人长久》,徐尚秀喜欢这首歌,让他反复播放,想不到单娆居然也提出同样要求。

  “慢点开,时间够。”单娆看着路面说。

  边学道把速度慢下来点,问:“喜欢这首歌?”

  单娆点头,然后说:“他唱的粤语我听不太清,你看过歌词吗?”

  边学道说:“看过。”

  单娆说:“帮我翻译。”

  边学道说“好”,把歌曲重新播放,开始等……

  音响里卢冠廷唱一句,边学道说一句:

  “这夜澜静处……”

  “独看天涯星……”

  “每夜繁星不变……”

  “每夜长照耀……”

  “但愿人没变……”

  “愿似星长久……”

  “每夜如星闪照……”

  “每夜常在……”

  “漫长夜晚星若可不休……”

  “问人怎么却不会永久……”

  “但愿留下是光辉像星闪照……”

  “漆黑漫长夜……”

  歌曲终了,单娆问:“这人是唱大话西游那个吗?”

  边学道知道单娆问的是哪首歌,点头说:“是。”

  单娆问:“你车里有那首歌吗?”

  边学道动手调出了《一生所爱》。

  前奏响起,单娆说:“这个也帮我翻译一下吧。”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漂泊……白云外”

  “苦海……泛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

  单娆把音响声音调小,悠悠地说:“周星驰这部电影,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根本没怎么看懂,甚至觉得挺没劲的。”

  “后来高中的时候,班上好多同学都吹捧这是一部神级作品,我问他们神在哪里,他们又说不上来,就是模仿那一段台词……”

  边学道接过来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你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单娆给了边学道一个飞吻,说:“还是这么懂我。”

  边学道说:“高中那会儿被前座男生磨叨的,他想泡班里一个女生,偏偏瞎腼腆,整天不是徐志摩,就是仓央嘉措,后来发现那个女生喜欢看周星驰,就改套路背台词了,刚才这段他每天必背。”

  单娆问:“这么喜欢,两人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边学道握着方向盘说:“文理分班的时候,一个文科,一个理科,女生跟班里一个帅男孩处对象了,后来就毕业高考了。”

  单娆问:“一直忘了问你,高中时有喜欢的女生吗?”

  边学道诚实地说:“高一时没有,高二时有一个。”

  单娆扭头问:“表白了吗?牵手了吗?”

  边学道撇撇嘴:“没来得及。”

  单娆好奇地问:“为什么没来得及?被人抢了?被人横刀夺爱了?说说!”

  边学道说:“都不是,是因为一次体育课,我不小心听到她放屁,挺响的那种,当时附近只有我俩,美感瞬间就没了。从那以后,我看见她就想到那个屁,她看到我也别扭。”

  单娆听了,没忍住,笑了好一会问:“接着说,高三呢,高三有喜欢的吗?”

  听单娆问高三,边学道想起了董雪,久无联络,不知道现在人在何处的董雪。

  他摇头说:“高三没有,浑浑噩噩就过来了。”

  单娆说:“你蒙人,国贸是一表专业,你浑浑噩噩就考上了?”

  边学道说:“差不多,运气好而已。”

  单娆想了一下说:“不对不对,那个空姐呢?她不是你高中同学吗?”

  边学道听了,半真半假地把董雪在高考考场里晕倒,他跟董雪一个考场,把董雪抱到医疗点的事说了。

  单娆听完问:“你说的是真的?”

  边学道点头:“真的。”

  单娆说:“真可惜了。”

  边学道问:“怎么可惜了?”

  单娆说:“要是再上几天学,给你俩时间花前月下一下,没准你俩就成了。”

  边学道看着路面说:“没缘分吧。”

  单娆问:“你相信缘分吗?”

  边学道说:“当然信,地球上几十亿人口,谁遇见谁都是极低的几率,不是缘分是什么?”

  听着《一生所爱》,单娆问:“那你说至尊宝跟晶晶有缘分?还是跟紫霞有缘分?”

  晶晶?紫霞?

  单娆?徐尚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