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452章 特殊家属

第452章 特殊家属

  .5.

  打开房里的灯,俯身吹熄蜡烛,关淑南说:“你去歇会,我收拾好了就过来。”

  边学道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那个忙来忙去的红色身影,心里想的是“松江苑”和棚户区改造的事,还有智为科技的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主攻网页游戏?还是主攻浏览器?

  在厨房忙了好一会儿,关淑南端着一盘水果沙拉放在边学道面前:“我平时都吃蔬菜的,怕你吃不惯,做的水果的。”

  边学道吃了几口,看着关淑南的旗袍问:“什么时候买的?”

  关淑南没隐瞒:“上午。”

  “坐下歇会吧!”边学道拍着沙发说。

  关淑南说:“我去换身衣服。”

  边学道说:“别换了,我喜欢这个颜色。”

  ……

  隔天,边学道又去了关淑南家。

  第三天,他也去了。

  两人一直没上床,就是一起吃饭,闲聊,看电视。

  第四天的时候,边学道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来这里了……

  当大老爷的自由!

  平时,回林畔人家,边妈管着他。回红楼,没人气。见徐尚秀吧,要处处小心翼翼,哄着哄着再哄着,生怕让徐尚秀不开心。跟单娆在一起呢,倒是没什么拘束,见面时也很温馨,但就一点,他心里藏着徐尚秀,总觉得对不起单娆,不见单娆时还好,见了单娆那种愧疚感就会放大,隐隐的不自在。

  只有在关淑南这里,他是天,他最大,他说一不二。

  他像一艘疲惫的战舰,从海洋深处的战场回归,只想放松,只想任性,只想肆无忌惮。关淑南的家,就是这样一处地方,全心全意逢迎他,让他重新士气高昂。他不用哄着关淑南,也不用为心里有其他女人感到愧疚,从小市民小审读直线晋升为商界精英的边学道,需要这么一个地方放松神经。

  第四天,边学道趴在床上,关淑南帮他捶打后背和肩膀。

  关淑南不会按摩,就是按照边学道的指示,捶打他觉得酸疼的地方。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最近肩膀总是发酸,难道是开车姿势不对?

  其实说起来,边学道累,关淑南更累。

  这几天边学道每天晚上都来,关淑南呢,都是上午在单位想晚上的菜单,中午抽时间去最近的超市采购,晚上下班就心急火燎打车回家做饭,有一天出租车堵在离家几百米的地方,为了赶时间,关淑南下车拎着袋子往家跑。

  在厨房里,她擦着头上的汗,累却不觉得苦,相反萌生了为心爱男人操持家务的幸福感,她愿意为边学道做饭,愿意跟他一起吃饭,喜欢看他头也不抬狼吞虎咽的样子,喜欢两人一起看电视的氛围,毕竟,她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住了几年,她也孤单,想找个人依靠、说话。

  边学道原打算再考验几天,后来觉得没有必要了。

  从关淑南的眼睛里,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的心,这个女人心里是真的有他,如果他自己的判断是错的,那就承受错误好了。

  这天吃完饭,边学道没去客厅坐着,而是跟关淑南一起收拾碗筷,关淑南不让他动手,边学道坚持。

  把关淑南挤到旁边,他在水盆前刷碗,一边刷一边问:“想过从银行出来吗?”

  关淑南摇头:“没有。”

  边学道问:“因为工资?还是保险?”

  关淑南说:“都有。”

  边学道抬起沾满水的手说:“我右边裤兜,有一张卡,你帮我拿出来。”

  关淑南走过来,把手伸进边学道的裤兜,摸出一张银行卡。

  边学道说:“给你的,密码3个7,3个8。”

  关淑南老早就想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可她没想到,真到了这一天,她心里不是喜悦,而是酸楚和自卑。

  边学道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也没你想的那么慷慨,不过吃了你几顿饭,不值卡里这么多钱。这钱,算我借你的,我顺便再给你指几条路,你自己去操作,赚了就还我,亏了就肉偿。至于工作,暂时我不干涉你,哪天你自己奋斗成了经济自由人,由你自己做决定。”

  关淑南轻轻把卡放在桌子上,浑身都透着不自然。

  边学道刷完碗,到卫生间洗了手,拉着关淑南走到电脑前,看着关淑南说:“让我看看你股票账号。”

  关淑南听话地坐下,打开电脑,找到软件,登陆上账号,然后起身,把椅子让给边学道。

  边学道看了一会儿说:“我现在给你说几只股票和一些操作方法,你一定要听好……”

  股票说得差不多了,边学道领着关淑南坐到沙发上,指着房子四墙说:“你租的这个房子,现在多少钱一米,你知道吗?”

  关淑南听了,缓缓摇头。

  边学道说:“我干房地产,我心里清楚,房子会越来越贵,尤其是地点好的房子,不论新旧,用不了几年,都会成倍升值。还有,现在棚户区改造提上了市政府日程,我听说地铁也在眼前了,这么跟你说吧,看准了,倒手买卖几个房子,比你上班干10年赚的都多。”

  见关淑南眼珠转动,似乎在消化吸收他的话,边学道总结说:“股市、房市,只要你抓住机会,后半生都不用担心钱了,当然,这些需要启动资金。”说着边学道起身走到桌前,把卡拿在手里,又坐了回来:“这里,就是我借你的启动资金。”

  看了一眼关淑南的表情,他继续说:“还有,房子和车,你可以用这个钱买,但我不建议你买,这个钱最好用来投资练手。我知道你要强,我也不白养你,我让你自己去挣,我说得够明白吗?”

  关淑南点头。

  看着郑重点头的关淑南,边学道笑了一下。

  他的想法很简单,身边不养好吃懒做的花瓶式情人。想靠床上一躺两腿一分就可以拿他的钱,天天开着跑车购物、美容、逛酒吧养牛郎,那是做梦。还有,边学道心里隐隐有个想法,他身边缺少贴心的帮手。

  亲属是亲属,下属是下属,都不如家属,有些钱有些事只有交给家属去办才放心。边学道身边的女人,单娆人在公门,本身就不自由。徐尚秀和他之间还有万水千山那么远。沈馥……人情世故有点长进,理财根本不用指望,更何况她是大明星,不可能靠得太近。眼下,可选项似乎只有关淑南。

  当然,关淑南这个家属有点特殊,一个处理不好有可能反目成仇,一切,都要靠边学道识人的眼力,和控制人的手段了。

  这一晚边学道依旧没碰关淑南,也没留宿,但他留下了一张银行卡。

  送边学道下楼,关淑南回屋,盯着桌子上银行卡,像是看卖身契,也像看一个未知的未来。看看表,边学道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关淑南猛地起身,把卡放进包里,就要出门。

  她想去最近的atm机上看看里面有多少钱!

  手摸着门把手,关淑南停住脚步,她告诉自己:关淑南,要稳住,明天再看也来得及。

  第二天一大早,关淑南来到atm机前,确认身后没有人,她把卡****机器,然后输入密码。

  等待机器读取……

  显示了!

  关淑南睁大眼睛数着机器里显示的一串数字……

  ……

  (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