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01章 再度重相逢

第501章 再度重相逢

  将近19点,落日完全沉入地平线,天色暗了下来。

  尚秀宾馆临街的三个阳台上,灯光次第亮起,蓝色和黄色的主灯,结合星幕一样的彩灯墙,把阳台打扮得美轮美奂。

  两侧阳台的乐手首先就位,坐在椅子上,打开音响,试了几个音,然后回身,跟身后房间里的工作人员竖大拇指

  上阳台前,李裕和边学道一人拿一瓶矿泉水,小口喝水润喉咙。

  拧上瓶盖,李裕看着边学道说:“你还是戴上墨镜再出去吧。”

  李裕和边学道一走上阳台,就被守在下面等着看演出的游人注意到了。

  尽管戴着墨镜,站在大街上的徐尚秀和李碧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边学道。

  李碧婷一手指着阳台,一手拉着徐尚秀,语速很快地问:“姐,那不是边大哥吗?”

  《太平桥》的手鼓前奏响起……

  周围还没注意到阳台上情况的人立刻被鼓声吸引了过来。

  《太平桥》第一段是李裕的。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遇到酒吧再火,也是在一定范围内的火,在遇到酒吧里听李裕唱过这首歌的人还是少数。

  现在,《太平桥》第一次公开演唱,淡淡舒缓的民谣曲调,像微风一样拂过人流熙攘的大街,以尚秀宾馆为中心,四周的喧闹声似乎一下低了许多。

  尽管李裕唱的《太平桥》很经典,可是站在阳台下面的徐尚秀眼里,只有边学道。

  她在等他开口。

  徐尚秀隐隐感觉到,前两天边学道一直没出现,应该跟今晚的事有关。

  轮到边学道唱了。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左侧阳台上,此时响起了优美的马头琴的琴声……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我也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所以你好,再见。”

  这是徐尚秀第一次听边学道唱歌,她喜欢边学道的声音,和他唱歌的味道。她发觉边学道的歌声里带有一种奇怪的沧桑感,可又像句句都有所指。

  李碧婷兴奋地拉着徐尚秀的手说:“好听,好听,边大哥唱歌真好听。”

  第二首更好听

  《突然的自我》是边学道先唱。

  虽然戴着墨镜,他还是在下面的人群中找到了徐尚秀和李碧婷,然后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徐尚秀。

  这首歌边学道特别拿手,前世每次去ktv这是他的必唱曲目。

  “听见你说,朝阳起又落,晴雨难测,道路是脚步多……”

  刚唱一句,李碧婷就兴奋地跟徐尚秀说:“姐,姐,《突然的自我》,我特喜欢这首歌,高中听了三年,遇到兄弟的歌……”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你远眺的天空,挂更多的彩虹,我会紧紧的,将你豪情放在心头,在寒冬时候,就回忆你温柔……如果仅有此生,又何用待从头……”

  轮到李裕了。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把开怀填进我的心扉……”

  李碧婷实在是太喜欢、太熟悉这首歌了,边学道唱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怀疑了,等李裕也唱了一段,她心里的怀疑更浓了——怎么跟原唱遇到兄弟这么像?

  “姐,他们唱的简直跟遇到兄弟一样……”

  像一道闪电划过徐尚秀的脑海。

  李裕……边学道……

  裕……道……

  遇到酒吧……遇到兄弟……《再度重相逢》

  前一天在酒吧喝酒时,边学道那个姓于的室友说他经常和李裕一起写歌……

  难道边学道就是遇到兄弟?

  难道《再度重相逢》是边学道写的歌?

  难道当年他给自己那张歌词,不是抄别人的,是他自己写的?

  他今晚会唱《再度重相逢》吗?

  尚秀宾馆周围,游人越聚越多。

  新加入的两个阳台让音乐秀更加时尚,更有现场感。加上《突然的自我》这样曾经杀上国内音乐排行榜首名的金曲,再加上边学道和李裕两个原唱的倾力演唱,楼下听众的反应堪比动力火车和女子十一乐坊演出时的盛况。

  傅立行失算了,紧急出动宾馆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出去维护秩序。

  他事前看到了歌单,但他以为边学道和李裕是翻唱,没想到两人是原唱。

  大街上的听众里,比李碧婷识货的大有人在,第二首歌没唱完,好些人就猜出了在阳台上唱歌的两个男人的身份,国内音乐圈最神秘的词曲创作人——遇到兄弟,就是他们,一手捧红了现在的天后巨星沈馥。

  这个尚秀宾馆真是牛啊连这样的神秘组合都找得到,请得动。

  而从遇到酒吧出来围观的一些人就不这么想了,他们认出了阳台上的李裕,知道他是遇到酒吧的老板。几个在遇到酒吧驻场的歌手,都是圈里人,对遇到兄弟早有耳闻。

  边学道和李裕一开口唱《突然的自我》,他们就猜到了李裕就是遇到兄弟。

  难怪酒吧叫遇到酒吧。

  原来自己的老板这么吊,是圈内大拿

  第三首——《再度重相逢》。

  前奏刚一起,徐尚秀的心就紧张得跳得厉害,她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可又特别模糊,她眼前的景物忽然变了,一下回到那个下着大雪的星期三。

  那天雪下得特别大,校园里都没什么人。

  下床倒了杯热水,她习惯性地拿着水杯走到窗前,看向10ao后门。透过窗户上的霜花,和窗外漫天大雪,她看见一个人影在10ao后门又蹦又跳,她知道那是谁。

  她有自己的原则,可她终究不忍心,毕竟那个守在10ao后门的男生没有恶意,他只是……喜欢自己。

  那天,她穿着自己的黑色羽绒服,围着红色围巾,戴着猫耳朵帽,去给他送了一把伞。

  那天,她没跟他说一句话,收了他一张纸。

  那张纸上写的是:“你说人生如梦,我说人生如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