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06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第506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五台山……

  边学道对着电话说:“你那边没事了?我明天飞过去。”

  祝植淳说:“没这么急!而且我这不是今天来明天走的事儿,可能还要在那住几天,你把公司的事安排好了再过来。”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说:“老祝你不会是人贩子吧?”

  祝植淳说:“我要是人贩子,也去找年轻貌美的贩,你这样的我得亏钱。”

  边学道问:“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松江?宾馆不能都甩给我啊!”

  祝植淳说:“不是有老傅吗?”

  边学道说:“上次咱俩前后脚去欧洲,老傅已经有意见了。”

  祝植淳说:“你就多费点心吧。过阵子我还得去欧洲一趟,回来马上去四山检查机场的施工进度,回头还得跑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跟几家航校敲定一些空勤、地勤人员入职的事……”

  边学道有点意外地问:“机场已经开始建造了?”

  祝植淳说:“多新鲜!飞机都买了,没机场、没机库,飞机停哪?再说了,地址选好了,趁着三书和他爸在,方方面面都给面子,当然赶紧动工。过了这一村,一样的事,也能办,可是效率要慢好多。”

  边学道问:“你建几个机场?”

  祝植淳说:“两个,一个主机场,一个辅助备用机场。”

  边学道把手机交到右手问:“机场审批都通过了?”

  祝植淳说:“当然,军方和民航不批,谁敢建机场。”

  边学道感慨一句:“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祝植淳笑呵呵地说:“我任性?老兄你在尚秀宾馆阳台开演唱会,还被放到了网上,可比我任性多了……你以为戴个墨镜大家就认不出来你了?”

  ………………

  走出书房,去厨房找水喝,见边爸正坐在沙发里看《亮剑》,只是电视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

  拿着水杯,边学道走过去,坐在边爸旁边问:“怎么不大点声?能听见吗?”

  边爸指了一下楼上说:“你妈睡着了,我睡不着,偷偷溜下来的,有字幕,我能看明白。”

  电视里,李云龙正跟一个战士说:“什么他娘的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什么武士道,老子打的就是武士道。”

  边爸眼睛看着电视,嘴里问了一句:“最近很忙?”

  边学道点点头:“公司正在爬坡,爬上去了,就能提一个重量级,爬不上去……”

  边爸问:“爬不上去会怎么样?”

  边学道无声笑了一下:“爬不上去也不会怎么样,该吃肉吃肉,该喝酒喝酒。”

  边爸说:“你公司的那些事我都不懂,我只是觉得,天底下的好东西,一个人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全得了,天底下的好机会,一个人再有精力也不可能全占了,再说物极必反,月满则缺,给别人留点肉吃,其实也是在放过自己。”

  边学道扭头问边爸:“在哪学的一套一套的?”

  边爸说:“外面路边卖盗版书的地摊,10块钱一本,我买了两本人生箴言语录,没意思就翻翻。”

  边学道说:“下次咱看正版吧,你想看啥,我去给你买。”

  边爸问:“对了,你妈还想问你呢,十一单娆来松江吗?”

  边学道被问得一愣:“没说啊!”

  边爸问:“最近你俩没联系?”

  边学道说:“从欧洲回来我去看了她一次,平时都忙,也就发发短信。”

  边爸听了,没再多问。

  边学道说:“爸,你说一个人,怎样才能守住自己的秘密?”

  边爸说:“那得看是什么样的秘密。”

  边学道喝了一口水,说:“就是很普通的,大家都有的那种秘密。”

  边爸看了边学道一眼,说:“这个世上就没有秘密,所谓秘密,都是跟人相关的,而每个人的行为都是有迹可循的。就像你最近不怎么着家,你妈就跟我说,怀疑你在外面认识女人了。”

  边学道伸手摸水杯,说:“哪有?”

  边爸说:“你一说谎就爱做一些小动作,这个习惯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边学道收回手,嘿嘿一笑。

  边爸说:“你不在时,感觉你是个大人,看见你,又觉得你还是个半大孩子,我告诉你你的这个习惯,是想让你注意,毕竟你现在每天在外面接触、面对的都是人精,被他们摸准了你的习惯,你会吃亏。”

  边学道心想:两辈子加一块儿我都快60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还像半大孩子……难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父母眼里出小孩?

  他问边爸:“我看着有那么不成熟?”

  边爸说:“可能只是在我和你妈眼里还像孩子吧,咱家这些亲戚朋友,都说你少年老成,一点不像20岁出头的人。”

  边学道拧着眉毛说:“少年老成?怎么感觉不像夸我的话呢!”

  边爸说:“你离老成确实还有段距离。”

  边学道问:“爸你说啥样算老成?”

  边爸说:“书里说啊,学会寡言,每一句话都要有用,有重量,喜怒不形于色,遇到大事淡然,有自己的底线,就算成熟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爸,哪天我把写你看那本书的人领到你跟前,你现场拍桌子上100万,说送他了,到时你看他能不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遇事淡然……”

  边爸瞪着眼睛说:“滚蛋,该干嘛干嘛去。”

  ………………

  出发去五台山之前,边学道像雄狮一样巡视了一遍自己的领地。

  理智和直觉都告诉他,祝植淳让他去五台山,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发生。

  所以,在走之前,他一定对自己的情况有个数。

  有道是知己知彼,既然不能知彼,那就一定要知己。

  巡视第一站,敢为集团。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突击审查集团账目,同时对各重要岗位进行抽查。

  上午9点15分,边学道坐在敢为集团的会议室里,一边听丁克栋、吴天、熊兰和唐琢的汇报,一边翻看2006年前7个月的账目。

  还不错!

  在松江市内没出现同类同级别竞争对手,市民运动健身理念逐渐成长的情况下,上半年尚动的表现良好,收入每个月都在递增。

  地产这块也没闲着,除了忙着拿地,跟齐三书留下的圈子里的人联手,接连参与了两个小区的建设,在全国房价上涨的大背景下,收入颇丰。

  唯一还在亏钱的是敢为足球俱乐部,所幸窟窿不大,并且吴天已经竭尽所能地利用尚动的资源优势,开源填窟窿了。

  正说着,丁克栋的手机“嗡嗡”地震动。

  看了一眼号码,丁克栋起身到会议室外面接电话。

  三分钟后,丁克栋回来跟边学道说:“老刘从四山打来电话,一个在建的教学楼出问题了。”

  ……

  (单位来了大活,加上进入一个关键剧情,导致最近更新不稳定,请大家谅解,谢谢大家的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