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20章 一生不放手

第520章 一生不放手

  火车上。

  车厢里有一对活宝,加上隔壁车厢是一伙认识的,从上车就开始打扑克,男男女女的,玩的好不热闹,一路没得安静。

  天黑以后,车厢里的活宝耳鬓厮磨磨累了,又开始吃东西。

  两人吃的东西气味特别重不说,还扒了茶叶蛋,一个人拿着,你一口我一口,边吃边说“宝贝我就喜欢看你吃东西”。

  下铺的中年女人已经麻木了,边学道有点受不了了,要是知道会碰上这种情况,他肯定坐飞机。大不了到松江谁也不告诉,自己去红楼,或者去藏东西的秘密屋子。

  从上铺下来,走到门口,想起铺上的包,又走回来,把包拿下来。

  下铺吃东西的女生见了,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男朋友,递了个眼神。

  男生注意到边学道的举动,觉得自己两人不被信任,“切”了一声。边学道拎着包,看了他俩一眼,笑了笑没说话,拉开门出去了。

  想去卫生间,门口排了三个人,边学道又走回来,放下折叠椅,坐在窗边,看向黑漆漆的窗外,他满脑子都是祝海山在沙子上写过的字。

  也不知道祝海山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的眼睛一闭一睁就是6年,足足一甲子,从和平富足的21世纪,一下回到了兵荒马乱的年月。

  他本来是想顺应历史趋势抱大粗腿的,可是以平民身份亲身经历一次枪林弹雨后,光那血腥味就让祝海山怂了。偶然碰到一个认识祝海山的人,才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寺里的小和尚,因为仗着身材高大伤了师兄弟,才一个人跑下山。

  没有去处的祝海山只能按照别人的指引,回到寺里。

  这次回去,他吃了一些苦头,受了一些冷眼,可是这里至少能遮风避雨。后来云门事出,祝海山意识到佛门清净地也清净到头了,就还俗入世,靠着越时代的见识娶妻生子。

  后来,祝海山找到了前世自己的生身父母,默默地守护照顾父母两家人度过饥荒和风潮岁月。再后来,父母如前世一样结婚了,再再后来,父母的孩子出生了,前世头胎本来是男孩,今世却变成了女孩,一连两个都是女孩。

  祝海山没见到前世的自己,竟然莫名地轻松,因为他其实很难面对自己的身体里住着陌生的灵魂。

  人海茫茫,祝海山6岁那年才找到前世的妻子连敏英。

  然而也仅仅是找而已,没有其他想法。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6岁的祝海山子孙满堂,看遍人间风景,享尽红尘艳色,所图甚大,所虑甚广,找到连敏英的目的,不过是想派人去照顾一下了断前缘,他甚至没有去见见连敏英。

  结果,似乎是灵魂之间的微妙牵扯,连敏英还是跟祝海山产生了某种联系,当连敏英再次走进他视野时,居然是他孙女的同性伴侣。

  宿世因果,让祝海山一夜看破名利,决心出家。

  在五台山跟祝海山的交流,让边学道受益最多的,不是财富数字的增长,而是祝海山几十年里对蝴蝶效应和缘分因果的感受和认识。祝海山以为单娆是边学道前世的妻子,以为徐尚秀是边学道前世的初恋遗憾,边学道笑了笑算默认了。

  祝海山没在女人话题上多说,在祝海山心里,活到一定层次,女人和感情就是体验人间的附属品。一个男人如果成为一个传奇,他的身边注定不会只有一种颜色的花。

  火车前行。

  边学道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给徐尚秀了条短信:于吗呢?

  李碧婷已经回家了,徐尚秀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打开短信见是边学道,她站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步,然后回:看书。

  火车呼啸地驶过一个小站台,一错而过。车是长途快车,站台太小,就算有人想从这里上车,车也不会在这里停

  看见徐尚秀回复的短信,边学道问:看的什么书?

  徐尚秀继续踱步回:世界名著。

  边学道说:你别说,我猜猜。

  徐尚秀回:你猜吧。

  边学道盯着车窗看了一会儿,回:《呼啸山庄》。

  千里之外拿着手机的徐尚秀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刚才看的就是《呼啸山庄》。

  徐尚秀回复短信问边学道:为什么猜这本?

  边学道回:直觉。

  徐尚秀问:你在哪里?

  边学道实话实说:火车上。

  徐尚秀问:你要出门?

  边学道说:是回家,你看到哪了?

  徐尚秀回:凯瑟琳死了。

  边学道说:看《基督山伯爵》吧,更痛快一些,《呼啸山庄》太压抑了。

  徐尚秀问:你看过?

  边学道回:看过。

  徐尚秀问:你觉得《呼啸山庄》里最自私的人是谁?

  边学道回忆了一下,回复:男主角克里夫吧。

  徐尚秀回:不是,是凯瑟琳。克里夫和林顿,一个是精神上的契合,一个是世俗上的虚荣,凯瑟琳自欺欺人地想两个都爱,结果却把所有人都拉进了痛苦的深渊。

  看着短信,边学道拿不准徐尚秀是无心之语,还是意有所指,不过刚经历了祝海山的精神锤炼,边学道内心无比坚定,他回:凯瑟琳爱的是克里夫,这点毫无疑问。如果我是凯瑟琳,我会抓着克里夫的手,一生不放手,一直到两个人都埋进土里。

  等了一会儿见徐尚秀没回复,边学道又过去一条短信:我生君已生,生得刚刚好,君若不答应,天涯到海角。

  徐尚秀终于回复了:我不知道为爱情死去的人有多少,但我相信大多数人活了下来,他们活了下来,直到岁月抚平他们所有的记忆,直到曾经所爱的人在记忆里模糊消散。

  边学道回:你说的是曾经所爱,可有人是一生所爱。

  徐尚秀问:真有一生所爱吗?

  边学道回:你给我时间,我示范给你看。

  徐尚秀没有回复。

  边学道锲而不舍地了一句:印第安人一祈祷就下雨,你知道为什么吗?

  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徐尚秀回复问:为什么?

  边学道回:因为他们一直祈祷,直到下雨。

  (2章,我觉得一定要写跟徐尚秀有关的,所以,就这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