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24章 一张照片

第524章 一张照片

  向斌开车,远远缀在奥迪au后面,眼看着边道的车开进火车站停车场,他调头开走了。

  火车站这种地方,人多警察多,监控也多,一旦枪响,很难跑掉。

  玉石俱焚只是最坏打算。向斌运了几趟东西,现钱其实不难赚,又开始迷恋花花世界了。

  不过仇还是要报。

  这个无关其他,只跟向斌的性格有关。

  对潜伏在身边的危机,边道全然不知。

  松江站不允许进站接人,边道带着保安,来到出站口附近,仰头看显示列车到站时间的电屏。

  几分钟后,李碧婷来短信:火车快要进站了。

  边道回:我到了,出站口正前方。

  李碧婷其实没想到边道会亲自来,以为他可能会派个司机什么,她回:我是瞒着姐姐告诉你的,姐姐一会要是说我,你得替我挡弹啊。

  边道回:行,我替你挡。

  下车前李碧婷的一条短信是:你答应过我开去校看我,别忘了。

  边道回:好。

  边道是过来人,知道李碧婷那点小虚荣心。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前世边道也有很多没能满足的虚荣心。包括他和徐尚秀结婚前半个月,徐尚秀什么都没说,但边道自己在幻想,如果家境殷实,找更优秀的摄影师照婚纱照,然后开着自己的好车当头车,载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徐尚秀绕城而行,在更好的酒店举行婚礼,婚礼的过程更隆重一些……

  想着前世和徐尚秀结婚时的场景,挽臂走过花门,交换戒指,在掌声和祝福声中的拥吻;想着婚宴上男同羡慕崇拜的眼神;想着徐尚秀给母亲头上戴花时的样……边道笑了出来。

  正在保安队长拿不准一个人傻笑的边总这是哪根筋搭错了的时候,徐尚秀和李碧婷背着书包,右手拎着旅行包,左手拉着旅行箱走出了出站口。

  东西是真不少,下车走到出站口,徐尚秀的脸上已经见汗了,而且这么多东西,坐公交上下车困难,在火车站附近打出租……徐尚秀心里有阴影。

  她正在心里犹豫要不要给边道电话,让他来接一下自己和李碧婷,就见李碧婷把东西放在脚边,跟人挥手。

  然后徐尚秀就看到了边道。

  小丫头居然早就跟他联系了……

  边道笑呵呵地走到徐尚秀眼前,一把接过她手里的包,说:“真巧,我来接人,居然遇到你了。”

  李碧婷凑过来说:“是啊,真巧。”

  保安队长见过徐尚秀,一看是她,心说:我靠,这不是老板娘吗?

  队长赶紧走过来,拎起徐尚秀和李碧婷的行李,问道:“边总,我们拿东西先回车里?”

  见保安一阵风似的拎着东西走了,徐尚秀抿着嘴,问边道:“你不是来接人吗?怎么都走了?”

  边道一脸无所谓地说:“不等了,一会我让公司派人来接。”

  说完,边道问李碧婷:“你们哪天开?”

  李碧婷说:“下周二。”

  边道扭头问徐尚秀:“你呢?”

  李碧婷抢答说:“我姐坐这周六的火车。”

  边道问:“坐火车去四山?”

  徐尚秀说:“也不赶时间,上还能看看风景。”

  边道说:“行,先回家,别的事再说。”

  回家?

  真是回家。

  边爸边妈回春山了,边道把徐尚秀和李碧婷领回了“林畔人家”。

  这套房,是边道想着徐尚秀才买的。

  现在,称不上物归原主,起码也是一次穿越时空的仪式。

  上楼前,李碧婷问边道:“家里有别人吗?”

  边道说:“没有别人。”

  一进门,李碧婷就喊了一声:“姐,我喜欢那落地窗。”

  李碧婷家有一些钱,可是天河是小城市,2uu年的时候,跃层户型还没进入天河。

  站在门口,能看出房里的生活气息,不像边道一个人住的样,徐尚秀犹豫了一下,跟边道说:“要不我和碧婷去……宾馆住吧。”

  边道回身把房门关上:“没事,我爸我妈回春山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早熟的李碧婷飞了一个眼神,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心想:你一个人在家才不安全呢

  边道把徐尚秀安顿到沙上,从冰箱里拿出喝的和水果,然后上楼收拾出一间客房,走下来说:“我估计你俩箱里有睡衣,我就不找了。”

  徐尚秀规规矩矩坐在沙里,四下打量着。

  看到裱好挂在墙上的“穷不倒志,富不癫狂”,徐尚秀莞尔一笑:哪有在自己家里夸自己富的?

  李碧婷也注意到这幅字,她问边道:“你写的?”

  边道说:“不是我,是我爸写的。”

  李碧婷眼珠一转,问道:“你爸怕你有钱了就癫狂?”

  边道笑呵呵地说:“差不多是这意思。”

  看看时间,边道换了身衣服,说:“我去做饭,你俩看电视吧。”

  徐尚秀放下手里的水杯说:“我帮你。”

  边道把她按回沙上,说:“不用,让你俩尝尝我的手艺。”

  坐在徐尚秀身旁的李碧婷问:“你知道我姐喜欢吃什么菜吗?”

  边道在厨房里大声说:“我知道。”

  咦?知道?

  李碧婷歪头看徐尚秀,徐尚秀脸色微红,轻轻摇头,意思是她没跟边道说过她爱吃什么。李碧婷一脸的不相信,起身在房里转悠。

  看到书架上边道一家口的照片,拿着相框递给徐尚秀:“姐,他长的跟他爸妈都不是很像。”

  边道听见了,在厨房里说:“我长的像我爷爷,跟我爸我妈都不像。”

  说着话,边道边擦手边走过来,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两本影集,递给徐尚秀:“看看吧,我的成长史都在这里面。”

  没等徐尚秀说话,李碧婷一把接了过去。

  边道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姐妹俩就在客厅沙上翻看影集,边翻边窃窃私语,不时还笑一两声。

  开饭前,边道问徐尚秀:“喝点红酒吗?”

  徐尚秀摇头。

  李碧婷摇着徐尚秀的胳膊说:“姐,就一杯,半杯总行吧。”

  边道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给徐尚秀倒了小半杯,说:“正宗法国陈酿,尝尝怎么样,觉得不好喝,倒给我。

  人吃到一半,边道手机响,进来一条短信。

  本来不想看,徐尚秀劝他去看看,别耽误事。

  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是胡溪来的:忙吗?我在老地方,我手里有一张照片,估计对你有价值。

  边道简单回复一条:忙,下次吧。送完,就把手机扔在了沙上。

  茉莉会。

  胡溪看着手里的照片,脑海里回想送照片人说的话:对方不专业,跟我不是同行,更像是寻私仇。

  寻私仇?

  胡溪嘴角撩起一个弧……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