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49章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第549章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边学道到燕京的时候,刚好赶上冷空气过境,天气预报说马上要降温。

  走出闸口,就看见身穿红色羽绒服的林琳跟他招手。

  边学道问:“你怎么来了?”

  林琳说:“单娆姐让我来接你,她在单位走不开。”

  边学道说:“我认识路,也走不丢。”

  林琳说:“要降温了,单娆姐怕你穿少了会感冒。”

  2月的燕京,风很大,空气于巴巴的。

  坐在车里,看着跟两年前气质完全迥异的林琳熟练地开车,边学道不禁感叹:环境果然可以改变一个人。

  林琳知道边学道在打量她,开口说道:“我头发新剪的,还行吧?”

  边学道点头说:“挺好,我其实一直喜欢看女人梳短发的样子。”

  林琳说:“真的?我和单娆姐一起剪的,她也剪了短发,跟你说了吗?”

  边学道摇头:“没有。”

  林琳说:“等晚上你就看到了,单娆姐梳短发特美。”

  边学道听了,笑呵呵说:“你单娆姐什么发型都好看。”

  林琳说:“这么会说话,难怪让单娆姐死心塌地的喜欢你。”

  边学道问:“你怎么样?交男朋友了吗?”

  林琳反问道:“爱情究竟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

  “这么难的问题啊”边学道想了想说:“我觉得应该是感性判断爱不爱,理性判断在一起会不会幸福。比如你爱一个人,但他脾气不好,或者很穷,这个时候,你就要理性一点,因为性格和经济基础会影响两个人的幸福感。再比如,有两个男人同时追求你,两人性格都很好,并且都有一定经济基础,这时候你可以感性一点,选择更合拍、更投缘那个。”

  过了一会儿,林琳忽然问:“三哥,学德跟你联系过吗?”

  边学道叹了口气说:“没有。”

  林琳说:“算算日子,王家榆现在已经显怀了,他俩在外面,身边没人照顾,只能请保姆,保姆哪有真尽心的?

  边学道问:“不恨他了?”

  林琳看着路面说:“恨,可还是希望他过得好,毕竟我们一起相濡以沫拥抱着取暖过。再说,不是边学德,我就不能认识你和单娆姐,要不是认识你们,我现在肯定还在那个小美发厅给人剪发洗头。”

  边学道说:“难得你想得这么通透。”

  林琳微笑着说:“其实,是前阵子单娆姐跟我说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哦?什么话?”

  “单娆姐说,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她告诉我,既然爱过,就别怨恨。真正的爱,要接近,也要接受;真正的爱,要体贴,也要体谅。”

  边学道知道,单娆这是劝林琳,也是在劝她自己。

  他问:“单娆还说什么了?”

  林琳说:“没说什么了,因为我开始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后来她让我听一首歌,我就懂了。”

  “什么歌?”

  “林忆莲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单娆爱上的那个很少回家的人,终于回家了。

  原本以为单娆还在单位,却不想是单娆给两人开的门。

  看见边学道,不顾旁边的林琳,单娆扑进他怀里,说:“我实在忍不了了,就跟领导撒谎请了半天假。”

  在边学道脸上亲了一口,单娆一阵风似地跑回厨房,大声说:“再等一会,还有两个菜没炒。”

  边学道放下行李,用眼神询问林琳。

  林琳明白边学道的意思,小声说:“单娆姐现在厨艺大涨。”

  边学道走到厨房门口问:“什么味?这么香”

  单娆说:“给你熬的黑豆红枣汤。”

  饭菜都好了,林琳从冰箱里拿出三瓶燕京啤酒放在桌上。

  开饭前,边学道问单娆:“你那个同事……谢什么的?”

  单娆说:“搬回去了。”

  边学道“哦”了一声,单娆边盛饭边说:“谢妍跟陈高远处朋友呢,回宿舍她自己住单间,肯定比在这里方便。

  三人坐下,一人倒了一杯啤酒,边学道拿着酒瓶看了一眼,问:“你们这儿都喝燕京?”

  单娆说:“差不多吧,外面的超市饭馆都卖这个。”

  边学道问:“在这儿附近能买到松江啤酒吗?”

  “松江啤酒?”单娆看看林琳,摇头说:“没注意,好像没有。”

  边学道看着酒瓶“哦”了一声。

  单娆问:“怎么想起问这个?”

  边学道说:“上次跟人吃饭,听他们说起松江啤酒的一些情况,刚才看见啤酒,就想起来了。”

  单娆在中央机关工作,话题敏锐度很高,伸筷子给边学道夹了一口青菜,问道:“松江啤酒怎么了?要上市还是要并购?”

  边学道说:“听一起吃饭的人说,经营不太理想,要出售。”

  单娆问:“是国企吗?”

  边学道说:“之前是国企,现在是中外合资。”

  单娆说:“你很关心这家公司?”

  边学道说:“我就是没想明白,像松江啤酒这种有相当知名度的老牌企业,一旦在大浪淘沙中做大做强,既是利税大户,又能消化吸收劳动力,还能成为具有区域感召力的经济名片,怎么就不好好做?怎么就做不好呢?”

  单娆喝了一口啤酒,说:“既然已经是合资了,没有理由不好好做,你也说了,大浪淘沙,啤酒这种行业现在属于过度竞争行业,品牌之间促销战和低价竞争态势十分明显,洗几年牌,就会消停了。”

  边学道和单娆讨论的话题林琳完全插不上话,坐在旁边规规矩矩吃完饭,也没看电视,早早就回房间了。

  洗漱完,两人也回了卧室。

  靠在床头上,边学道轻轻摸着单娆的短发问:“怎么想起换发型了?”

  单娆躺在边学道怀里说:“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新的一年,从头开始。本来想元旦剪的,林琳怕假期人多排队,就提前剪了。”

  边学道抻了个懒腰问:“新年有什么愿望吗?”

  单娆低着头说:“有。”

  边学道说:“说说。”

  单娆转了下眼珠,凑到边学道耳边……

  天亮了。

  阳光穿透窗帘,将卧室里的一叶兰唤醒。

  床上的两人几乎同时睁开眼睛。

  单娆小猫一样趴到边学道身上,与他在周末早晨的阳光里细细的亲吻,没有太多的**,只有温馨和甜蜜。

  边学道搂着单娆问:“睡得好吗?”

  单娆用脸摩擦他的胸膛:“说不出为什么,有你在的时候,就是安定得理所当然。”

  边学道说:“今天周末,有什么安排?”

  单娆说:“知道你来之前,本打算收拾屋子,洗洗衣服的。”

  边学道说:“怎么不找家政?上一周班,周末应该放松的。”

  单娆说:“哪有那么娇贵。”

  两人在床上聊天,边学道手机响了。他下床拿手机的时候,单娆披上衣服,去厨房里倒了两杯温水,顺便看一眼林琳起来没有。

  祝植淳在电话里让边学道在燕京等他两天,“天行通航”第二批飞行员、地勤人员招聘考试正在进行,孟茵云和齐三书老婆一起帮忙都有点忙不过来,他实在走不开。

  挂断电话,接过单娆手里的水杯,边学道说:“你的周末是我的了。”

  看他喝完水,单娆说:“都是你的。”

  简单吃了早饭,边学道跟单娆准备出门,单娆问在厨房收拾的林琳:“我俩去逛街,你去不去?”

  林琳说:“我才不去当招人厌的电灯泡呢”

  边学道站在门口问:“这么有眼力见,说吧,想要什么礼物?”

  林琳走出厨房问:“礼物?”

  边学道说:“提前的元旦礼物。”

  林琳想要又不好意思,说:“还早呢,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单娆围上围巾说:“走吧,我知道她喜欢什么。”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系统地逛燕京的商圈。

  这个时候,新光天地还没开业,两人主要逛了西单、国贸、燕莎、赛特、东方新天地……

  老实说,尽管手里有钱,但除了西单,单娆很少去那几个高档消费场所,偶尔去的几次,都是跟同事朋友一起,陪逛的。

  她不会主动要求逛这些地方,但边学道想看看,她也不会拒绝。

  然后,边学道就开启了挥金如土的采购模式。

  只走了半天时间,单娆的后座和后备箱就被各种购物袋塞满了。

  最开始,边学道和单娆身上的衣着很有迷惑性,眼睛毒辣的服务员礼貌是礼貌,但皮笑肉不笑。

  随着两人边买边更新,再看到单娆手里拎的包、脚上的鞋和身上的外套后,服务人员的接待态度就有了本质的提

  把购物袋塞进后座,两人坐在车里,单娆说:“不逛了,钱花得我都心疼了。”

  边学道说:“去吃饭吧。”

  吃饭的店是单娆找的,两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一人面前一杯热茶。

  单娆捧着茶杯喝了一小口,做出一个叹气的表情说:“想想真是失败,我一年工资奖金加一块才不到4万块钱,你怎么就能赚这么多钱?”

  边学道说:“我赚钱,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单娆说:“我才没有不高兴,我只是觉得赚钱能力的差距太大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逗单娆说:“其实有些事情是要看天赋的。”

  单娆用手拄着脸:“不能赚钱在家里就会没地位,哎没有天赋的人生真难捱。”

  菜上来了。

  两人才吃了两三口,就听楼下嘈杂起来,然后一个主管模样的人一脸惊慌地跑上楼喊道:“大家快下楼,厨房失火了”

  (大家新年好新年第一天,感谢书友ea。宿、杨奇、璇光、防火墙、肥胖、孤舟钓客、迷茫人生、苍溟之鹰等的打赏,另外忠心感谢从214年陪伴我一路走过来的读者朋友们,没有你们的支持,不会有俗人今天的成绩,我爱你们,我会为你们把俗人的故事写圆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