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55章 微博战略

第555章 微博战略

  从五台山开车到燕京,一路上边学道和祝植淳聊了很多,但在踏足啤酒行业这个问题上,两人没有达成一致,好在他俩谁也没想现在就说服对方,不管怎么样,先把公司注册上再说。

  当然,必须离岸注册。

  把边学道送到中海凯旋门口,祝植淳下车,看了一眼四周,问:“你住这儿?”

  边学道说:“单娆住这。”

  祝植淳说:“不错,到底是盖房子的,眼睛够毒,这位置,升值空间很大。”

  边学道说:“买时没想那么多,就是看这里离她单位近。”

  祝植淳拉开车门说:“行啊,我就不上去了,回去收拾一下,争取赶上去四山的飞机。”

  边学道说:“我在燕京没什么熟人,记得帮我问国贸三期8层的事。”

  祝植淳挥手说:“记着呢。”

  单娆和林琳都出去了,家里没有人。

  边学道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喝,静静地想事情。

  他喜欢酒庄,祝海山送了他一座顶级酒庄,说实话,是真的很高兴。

  对于接受酒庄,边学道犹豫过。

  后来他一想,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针对的是国家公务人员,用不到普通公民头上。就算真要查,有祝家在前面挡着。再说了,边学道做的运动馆、地产、it、投资都是正当生意,凭什么查他?

  大雪封山困在五台山上的三天里,边学道除了闲逛,一直在思考,作出两个决定。

  其一,跟官场保持距离,争取做个超然的商人,免得日后因为政治地震被牵连。

  其二,加快松江地铁地块囤积速度,尽快推出智为微博,总而言之,争取尽快把敢为和智为的盘子做大,这样一来,酒庄新闻发出后,人们掂量一下他的资产,不会太诧异。

  在燕京停留一晚,第二天上午坐飞机回松江。

  落地没回家,先到敢为。

  因为马上要去欧洲跟马成德会和,交接酒庄,不知道要耽搁多久,年底和元旦的事他要提前安排。

  元旦过后,松江马上有一场土地拍卖会,6宗地块中有两块是边学道志在必得的,因为那两块地离未来的地铁2号线和-号线非常近。之前边学道告诉胡溪的,是l号线沿线的地块,2号线和-号线,现在能认准的人基本没有,所以,竞争者不会太多。

  另外,边学道准备在四山蜀都和云南春城开两家尚动俱乐部连锁店,以俱乐部为探路先锋,将触手伸出松江。再就是为去蜀都见徐尚秀铺路,抗震楼不能逢人便说,俱乐部连锁店属于事业的延伸,有了它,往蜀都跑就名正言顺了

  在敢为开了两天会,把各项工作都分配下去,边学道再次严重感觉到人手不足。

  晚上。

  在林畔人家书房里,边学道跟王一男通了近半个小时电话,详细问了安全卫士和输入法最新的装机量统计,以及微博和浏览器的开发进度。

  王一男说:“浏览器还好说,微博这个东西,有些功能在开发人员心里很模糊,可能需要你来讲解一下你构想中的微博架构和形态。”

  边学道说:“正好明天我要过去,到时我跟大家说一下。”

  挂断电话,边学道拿起敢为集团的员工名单看了又看,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之前的人才储备瘸腿得厉害。

  智为需要人时,敢为这边无人可调。

  微博这个东西,尽管前世被新浪将一手好牌打臭了,但绝对不是随便抽几个人,搭个草台班子就能玩得转的。

  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是,微博由智为科技开发,是否也归入智为科技旗下。如果归入智为科技旗下,谁来牵头做微博?

  王一男肯定不行,他还要全盘掌舵其他项目的推进。

  那么微博交给谁来掌舵?

  有一点可以肯定,微博这样的社交网络,其商业模式探索是全球性的,即便有边学道这个bh也需要才能极高的人来驾驭才行。

  想来想去,身边没有这么个人。就算去三大门户挖人,够格的人才也没几个,而且基本挖不动。相对于三大门户,智为科技还是个稚嫩的少年,庙小难请大神。

  在书房里踱了几圈,边学道打通了王德亮的电话。

  “德亮,是我。”

  “喂……喂……老边啊……等我会,我出去说。”

  “好。”

  “喂,老边,能听清了。”

  “你在哪呢?”

  “嗨,跟经理陪客户在kt唱歌呢。”

  边学道问:“现在工作怎么样?”

  王德亮说:“就那样,刚转正两个月。”

  “工资呢?”

  “底薪提成,弄好了能对付个五千多,弄不好就不到三千。”

  边学道说:“别在那于了,回来帮我吧。”

  “啥?”王德亮问:“你刚才说啥?”

  边学道说:“我说你回松江来帮我吧。”

  王德亮说:“回去我能于啥啊?”

  边学道说:“这个不用担心,我这肯定有能让你大展拳脚的位置。”

  王德亮说:“不是……哥们,你可想好了,我回去要是于不好你那的活,我这边工作也丢了,你可把我坑了。”

  边学道说:“没事,别说你,连你女朋友算上,养两个人,一点儿难度没有。”

  王德亮说:“说说你想让我于啥,交个底,也好让我考虑考虑。”

  这明显是两次受边学道委托坑陶庆留下的后遗症。王德亮也成熟,过了给点钱就帮人无底线做事的年龄。

  边学道说:“涉及商业机密,而且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总之,不是坑人,是创业。”

  王德亮问:“什么行当?”

  边学道说:“it。”

  王德亮说:“我不懂it啊”

  边学道佯装生气:“别墨迹了,赶紧辞职回松江,我跟你说,过这村没这店。”

  王德亮沉默了几秒,说:“就算辞职,也得给单位一段招人交接的缓冲期,这是道义。而且我们经理对我不错,几个同事处的也很好。我得把手里的工作跟经理交待一下,再跟大家喝几顿酒,估计最快也得半个月。”

  边学道听了,说:“行,元旦后过来就行,我近期要出趟国,我要是有事耽搁了没回来,你到松江后先跟一个叫丁克栋的联系。一会儿我把他手机号用短信发给你,到时你的吃住他都会安排。”

  王德亮最后问了一句:“哥们,你说真的啊?”

  边学道说:“你真墨迹”

  坐在会议室里,边学道觉得台上用ppt讲解浏览器开发进度的技术员说话真墨迹。

  他在心里问了五六遍,一个胡子拉碴的男技术员,用ppt讲解技术问题,背景页面还选得那么娘,难道果然是宅男都不能貌相?

  不过为了给王一男面子,不好坐下听了没几句就发飙,弄得好像他带着意见来的一样。毕竟微博一旦成立,就会从王一男手里分权,做事业,还是团结的好。

  浏览器是个纯技术型项目,边学道插不上太多话,他也没打算开发出自己家**的浏览器内核,所以强调了两遍“速度和兼容性”后,话题进入到了微博。

  说到微博项目,参与开发人员和项目组成员纷纷说了他们的想法。

  边学道一直听,偶尔用笔记下几句。

  等大家都说完了,轮到他了。

  边学道说:“相信你们中很多人都知道甚至接触过ttta和fac我们正在开发的微博,就是这两家的中国混合版,而我的目标是,将智为微博做成智为科技旗下另一款杀手级应用。”

  “第一点,我要明确的是,我们要推出的微博,是一个社交网络平台。智为微博的宗旨性功能是,应用简单,可以⊥最大范围的人群都用起来得心应手,以及方便人与人之间交流互动。”

  “第二,直播、围观、交流、互动,这八个字是智为微博的关键词。未来几年之内,我们的微博,将成为一种微媒体,成为一种微生活,成为新闻要闻的原发地和第一落点,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甚至影响商业世界的运转轨迹。

  “第三,未来的智为微博,首先是一个社交网络平台,其次是一个数据提供商,最后是一个内容提供商。这个平台可以承载一定的媒体属性,卖广告位赚钱,但这个不能成为主要盈利渠道。我们要做的,是像扎克伯格那样做时间线、做搜索图谱,让用户将自己的生活投影到网络上,例如谁想换家电,谁想请家教,谁想学乐器,谁要结婚了需要婚庆公司、谁想组团出国旅游……我们通过微博,挖掘出单个用户的需求和单个用户的价值,收集信息,经过整理,洞察潜在商机,分门别类的再转卖给广告主,在用户需求和商业服务之间建立桥梁,我们从中收取过桥费,将用户变现。”

  包括王一男在内,会议室里的一众人都听呆了。

  大家心里同时涌起一个念头:这也太牛了吧战略目标明确,发展路径清晰,分析头头是道,难道这就是人家是老板,我们是打工仔的原因?

  王一男问:“初期怎么推广?还有,我始终觉得这个东西盈利前景不明朗。”

  边学道听了,满意地点头说:“你的观点是对的,初期肯定是赔本赚吆喝,用吆喝换取注意力,甚至一到两年内,都是战略性赔钱阶段。大家可以放心,对这一点,我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微博项目的基础架构和网络设备等投入,我准备投入6—b个亿的资金,到时如果前景看好,我还会追加。所以诸位,钱我来想办法,怎么把项目做好,就拜托大家了。”

  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边学道接着说:“至于初期的推广,一招,拉名人开微博,一个一个的拉、教、推,然后坐等闻风而来的粉丝。”

  说到这里,边学道第一个想到的,是沈馥。

  (请大家每天来创世网帮作者庚不让投金键盘奖,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