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73章 人生总有几次不能输

第573章 人生总有几次不能输

  尽管很忙,但洪诚夫在巴黎打电话说他约好了想要引荐的朋友,边学道立刻带着董雪登上了从波尔多返回巴黎的t列车。

  最近几天,董雪总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梦中,特别不真实。

  被边学道从巴黎拉到波尔多,然后一路领到奥比康庄园,推开铁门的那一刹那,董雪手都是颤抖的。

  走进去,看着阳光下白墙灰顶的典雅城堡,一路问个不停的董雪短暂失语了。

  祝十三和酒庄总经理让-菲利普-戴马斯从城堡里走出来迎接两人。

  两位男士十分绅士地跟董雪打招呼,总经理戴马斯对新庄主还不熟,拿不准眼前这位高挑、丰满、漂亮的东方女性是庄主的妻子还是妹妹,所以表现得十分矜持有礼。

  祝十三则不同,从祝植淳那里拿到一些情报的他,已经知道边学道是独生子,还没结婚,也没有正式的未婚妻,所以,今天来的这位最大可能是女朋友。

  女朋友也是惹不起的。

  很快,庄园里的人就都知道了,新来的这个漂亮的东方女人,是新庄主在酒庄的代理人。

  原管理团队,把祝十三和董雪视为一路人马。但祝十三心里清楚,其实是三路人马,原管理团队一路,祝十三一路,董雪一路。

  理论上,董雪应该是最强势的管理者,可是董雪完全完全什么都不懂,她还沉浸在酒庄的优美浪漫奢华气质中不能自拔呢

  此时此刻的董雪,还没有清晰认识到掌管一个顶级名庄的社会地位和权力,她只想拉着边学道去一个没人的房间

  大家别误会,董雪只想找一个没人的房间,问问边学道会变戏法还是会印钞?哪来的钱买这么大的酒庄?

  董雪毕竟不是高中时的天真少女了,成熟的心智告诉她,问边学道之前,最好征求一下表姐裴桐的意见。

  听了董雪的话,裴桐先让自己从吃惊的情绪中恢复过来,然后直截了当地告诉董雪:“你想让边学道烦你,你就问他哪来的钱。你想让他喜欢你,你就什么都不问,他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好吧,董雪什么都没问,她乖巧地跟在边学道身边,面带笑容,跟酒庄上下的雇员见了个遍。

  这是一次必须走的程序,就像帝王把储君介绍给手下重臣,让大家以后好好辅佐,边学道的意思很明显:我不在酒庄时,她是我的代言人,给她面子,就是给我面子,不给她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哼哼,你自己看着办吧

  t列车上,董雪靠在边学道肩膀上,一路都在想事情。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到巴黎后,把董雪送回公寓,边学道马不停蹄去见洪诚夫。

  洪诚夫带着边学道来到了巴黎第一大学。

  看着周围的建筑,边学道问:“来这里于什么?”

  洪诚夫说:“我们要见的人,现在是巴黎第一大学管理科学系的客座教授。”

  “教授?”边学道更吃惊了。

  带他见教授于什么?

  看出了边学道的意外,洪诚夫边走边说:“这人叫沈雅安,浙江杭州人,浙江省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数学系,是我师兄。他大学二年级时参加一个美国的本科学生交流,与nit教授bavina结识,被bavina大加赞赏其开阔的数学视野和想象力。大三时期应bavida邀请到nit攻读硕士学位,兼修金融学,在27岁时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和数学博士学位。”

  哇……洪诚夫寥寥几句,边学道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传奇学霸的形象,不过,nit是啥?

  边学道一向对汉字敏感,对英文字母缩写非常迟钝,就算他看过nit也已经不记得这是什么名词的缩写了。

  他很诚实地问洪诚夫:“打断一下,nit是什么?”

  洪诚夫有点气噎,最终还是说:“麻省理工学院的缩写。”

  边学道脸不变色地说:“继续说他履历吧,免得一会见面我说错什么。”

  洪诚夫点头说:“毕业后的他在bavida教授的研究室工作,研究方向是无限维未定权益空间的泛函分析-年的研究成果最终形成系列论文发表在《美国数学月刊》上,引起数学界和华尔街的关注。3岁时,他为了数学的实际应用加入到高盛集团,但因为不是常春藤联盟的学生,在以哈佛毕业生为主的高盛里并未受到重视。第一份工作是在高盛交易投资部门收发室工作,除了给楼上哈佛毕业的同事送报纸之外还承担部分信息归类整理的搜集工作。半年后,因为井井有条的信息整理和对重要信息的灵敏嗅觉得到提拔,成为高盛固定收益部门的产品设计员,那时我俩是同事。”

  边学道消化了一会儿,问:“他是麻省理工毕业,你是哪里毕业的?”

  “耶鲁。”洪诚夫一边找路口一边说。

  “还有吗?”

  洪诚夫继续说:“之后几年,他凭借坚实的数学基础,灵敏的金融嗅觉,巧妙的操作手法,强大的产品设计能力,以及中国人的刻苦努力,逐步大放光彩并成为高盛全球合伙人的预备人选。但在最后,他还是输给了一个哈佛毕业的犹太人大家族子弟,人脉关系泄露消息说最后的决定因素并不是业务能力而是他的人种。之后他谢绝了老师bavina以及一批华尔街投行的邀请,加入了雅虎。”

  “雅虎?”

  “恩,也许他觉得起码杨致远也是华人吧。”

  这时边学道已经听上瘾了,他迫不及待地问:“然后呢?”

  洪诚夫笑了一下说:“后来我去了日本软银,我俩促成了软银对雅虎的第一笔投资。之后几年,他跟雅虎一起攻城掠地,领导开通了中国雅虎网。没多久,他跟雅虎高层的战略研判有分歧,双方难以兼容,他退出雅虎,回国在燕京大学任教。”

  边学道突然不想继续走了。

  他看到一个条椅,也不管凉不凉,一屁股坐上去,心想:看看这个叫沈雅安的人生,再想想自己苦逼的前世,一样一条命,怎么活出这么大的差距?

  他问洪诚夫:“不是在燕京大学任教吗?怎么跑法国来了?”

  洪诚夫索性也坐了下来,靠在椅子上唏嘘不已:“如果人生是一片坦途,我们也不会一生下来就啼哭。”

  边学道拍着椅子说:“大哥,别拽了,说重点。”

  洪诚夫看着对面街道边的树说:“他这前半生,赢了很多,却输在一个胜负心上。”

  “26年,中国工程院成立工程管理学部,从此管理学者也能当院士。他在燕京大学一直教管理科学,在国内外发表了很多重量级论文,可是连续两次参评院士,不是被高级于部挤下来,就是被富商和央企老总挤下来。一怒之下,跟来访媒体说:国外对于荣誉的给予,都是秘密操作,这样做最合理,因为当事人不会参与其中。而我们是不用公开的事情公开,应该公开的事情却不公开,公务员财产什么时候能公开?”

  “然后呢?”

  “然后他就不得不来法国了。”

  边学道很直接地问洪诚夫:“沈……教授性格有问题?”

  洪诚夫摇头:“性格没问题。”

  边学道不解:“那这是?”

  洪诚夫叹了口气说:“人生总有几次不能输的时候。”

  (求月票、求金键盘票(投作者)、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