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84章 有道慈善基金

第584章 有道慈善基金

  人多嘴杂,有些事可以在全体会议上说,有些则不能。

  定了年会时间和奖品标准,列席会议的人神情兴奋地离开了会议室,会议桌前的20个人继续开会。

  丁克栋首先汇报了元旦后的土地竞标情况。1月18日的土地竞拍中,敢为公司以起叫价拿下了两个地块。

  两块地目前来看位置都比较偏,其中一块用地面积为13万平方米,另一块用地面积为16万平方米,竞得这两块地,敢为总共要支付2亿9千万元。

  这两块地,买的确实便宜。

  便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2006年11月,国务院才正式审批了松江地铁工程近期15年规划。2007年5月,国家发改委将对松江地铁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评审。月底,完成了总体设计的正式文本。2007年12月,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得到国家正式批复。2009年1月,《松江市轨道交通一期工程初步设计》由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设计完成。而敢为买的这两个地块是2007年1月拍卖的,这时候还没人能明确松江地铁1号线的工程路线图,边学道等于是踩着地铁规划出炉前的倒计时买到了地铁沿线的黄金地块。

  这两块地,放在手里囤个三五年,房价大势加上地铁效益,翻十倍三十亿元出手一点问题没有。

  其二是最近一年边学道广结善缘,跟松江市内的房地产开发商多少都有点交情,有交情的自然好说话,没交情的,也没几个敢明面跟他撕破脸的。

  其三是卢广效为了还边学道将优质地块还回来置换次级地块的人情,通过秘书巧妙授意土地局长,在拍卖顺序上照顾一下敢为。土地局长为了不把事情办砸,偷偷告诉跟自己亲近的地产商拍卖会上绕着敢为走,不跟敢为竞价抢地。

  如此几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尽管拍卖时边学道人不在松江,但敢为公司竞拍非常顺利。

  有了这两块地,再加上之前曲婉从胡溪手里抢到的一块地,边学道手里攥着未来几年松江市内有数的三个黄金地块。

  如果想继续买地铁附近的地块,他还有门路,可是边学道决定就此收手。

  这就好比眼前有一锅肉,尽管你来的早一点,但吃到几口最瘦最香的肉,还往碗里夹了几块,就差不多可以了,不要想着连锅都端走,那样容易让没吃到肉的人群起而攻,揍得你连吃到胃里的肉都吐出来。再者说来,如果边学道在卢广效主政松江期间拿到太多地铁地块,就算事实上没有幕后交易,但太过遭人眼红,一旦有人恶向胆边生,被举报被牵连的风险会成倍增加。

  现在,三个黄金地块,足够赚得盆满钵满,也基本还在让同行接受的区间里。

  汇报完土地竞标,丁克栋又汇报了四山捐建教学楼的进度。

  边学道在四山捐建了一批教学楼,在集团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了,俱乐部有几个四山籍的员工,回家探亲时碰巧听说了捐助的事,回到松江后,事情就传开了。

  这是善事,传开后,边学道在集团内部的形象和威望无形中拔高了几度。

  边学道插话问道:“前阵子有一次说大潼镇镇长不肯签字,后来怎么处理的?”

  这话问得丁克栋心里一突突,他连忙说:“是我失职了,处理完一直没跟您汇报。”

  边学道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检讨。”

  丁克栋说:“那个镇长岁数不大,刚30出头,是四山当地一个官员家族的新生代,大潼镇归唐川县管辖,这个镇长的叔叔是唐川县长,县长与外来的县委书记不睦,给教学楼工程牵线的县教育局长跟县委书记走得近,这个镇长是借着教学楼工程给县教育局使绊子。”

  边学道仔细听完,蹙着眼眉说:“这么个境界和层次都能混上镇长,真tm蜀中无人了。”

  见边学道没继续问,丁克栋思考再三,没把镇长最终插手施工,承建副楼的事说出来。

  不错,去四山前丁克栋从刘毅松那里得到信息,知道了齐三书和段明秋的存在,可问题是,他知道齐和段,这两人不认识他。再说了,这种关系,他怎么可能隔着边学道,不跟边学道打招呼就直接接触?

  事实证明,30多岁干上镇长的人,不是一般难缠。

  背后有家族可依仗,他不管你是从松江来的,还是燕京上海或是火星来的,他只知道这一块他说的算,说不签字就不签字。

  丁克栋在大潼镇待了三天,付出了副楼承建权的代价,才顺利过关。

  没办法,谁让他工作出纰漏,不等签字就先动工。

  边学道问丁克栋:“还有事吗?”

  丁克栋说:“我这没有了。”

  接下来,吕济琛开始汇报在四山蜀都和云南春城为尚动俱乐部选址建连锁店的情况。

  王一男开始介绍微博的开发进展和服务器建设情况,当他准备介绍代理《八部天龙》游戏谈判情况的时候,边学道打断说:“这个一会单独说。”

  边学道问吴天:“今年乙级联赛什么时候开赛?”

  吴天说:“报名是4月23日截止,预赛和决赛全程从5月5日到9月29日。”

  边学道说:“报名和比赛过程中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我会尽力满足。”

  吴天看着边学道重重点头,没再多说。

  边学道扬声问:“谁那还有事要说?”

  熊兰清了一下嗓子,可是不等她开口,边学道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会后来我办公室。”

  看了一下左右,杨恩乔打开面前的笔记本说:“我这有件事。”

  边学道点头道:“说吧。”

  杨恩乔说:“最近一段时间,慈善绿字会找了我几次……”

  边学道问:“找你干什么?”

  杨恩乔表情有点奇怪地说:“说希望敢为向夏兰洪灾受灾群众捐点过冬物资。”

  边学道问:“夏兰洪灾?墙上按手印那次?这都多久的事了。”

  杨恩乔说:“快有半年了。”

  边学道问:“绿字会最开始是什么时候联系上你的?”

  杨恩乔说:“11月底,12月初。”

  想到名噪一时的大饼脸某美美,边学道说:“半年前的洪灾,12月了跟咱们要过冬物资,其他部门都死绝了?这是揩油来了吧!不用理他们,让他们一边玩去。”

  杨恩乔说:“我是婉拒了,可他们继续打电话,说想在尚动俱乐部设置爱心捐款箱,后来还表示希望每发出一张尚动卡就捐10块钱给他们……”

  边学道说:“行了,下次他们再打电话给你,你就说,等绿字会的收支账目全公开了,等绿字会接受第三方**审计了,等绿字会的员工工资和福利都向社会公示了,再来跟我要钱。”

  杨恩乔苦笑着说:“还有。”

  “还有?”

  杨恩乔说:“中信慈善总会也找上过我。”

  边学道说:“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找上咱们了?露富了?”

  唐琢笑着说:“估计是你买酒庄露富了。”

  边学道揉着腮帮子说:“酒庄的国内报道没那么细吧?”

  杨恩乔说:“慈善总会是非官方联系的,找我说,可以通过假捐赠,帮咱们开免税发票。”

  边学道问:“这又是什么?”

  杨恩乔说:“我也是后想明白的,其实就是左手出右手进,比如敢为声称捐一批500万的物资,智为最后成为受捐助方,经过运作,敢为获得中信慈善总会开具的可以免税的发票,500万的捐赠发票可以抵税75万元,当然,事成之后,需要给慈善总会一笔现金捐赠。”

  丁克栋说:“这不就是收钱卖发票吗?”

  杨恩乔说:“就是这个意思。”

  唐琢接话说:“这事真干了,还是双赢呢!敢为作为捐赠方,得到了慈善的名头,还拿到了可以免税的发票。慈善总会那边,既多了一笔工作业绩,还拿到了充实小金库的捐赠金。”

  熊兰是做财务的,对一些东西更加敏感,她问:“他们拿到捐赠金后,用什么名义入账?”

  杨恩乔说:“入不入账我不清楚,不过名义上这笔钱是收取捐赠管理费。”

  熊兰说:“提取管理费,国外有些慈善机构也会这么做,毕竟做慈善也要租办公室,也要培训,也要吃饭。但区别在于,国外的慈善机构不能也不准下派任务给各单位强捐索捐,他们的资金来源完全依靠民众自发的善念和机构自身的公信力。一旦慈善机构信誉受到质疑,就会被公众抛弃,所以他们非常重视本机构的民间声誉,不得不提高自身的透明度,每年、每季度甚至每个月都会通过官方网站或媒体公开本机构的收支明细。”

  吕济琛说:“我在国外时接触过这一块,在国外做慈善,不论哪类机构,都必须接受**的管理委员会监督,并且保证善款用途全透明,其信息披露不亚于上市公司,任何公民都可以查慈善机构的账。”

  丁克栋一脸感慨说:“南橘北枳啊!”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长叹一声:“卖发票……这都是一群什么玩意儿!正好今天说到这了,我想我们自己建立一个慈善基金,名字就叫有道慈善基金。”

  唐琢摇头说:“基金的名字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慈善基金是花钱的不是赚钱的,叫有道,会不会让人联想我们借基金会赚钱?”

  会议室里的人听了,一致点头。

  边学道想了几秒说:“起名有道,我是本着为集团打造声誉的出发点考虑的。至于我们是不是在拿基金会赚钱,这个不是问题,信任来自公开,信任来自透明,信任来自真诚,有道慈善官方网站跟基金同步设立,所有账目全部在网上公开。或者退一步说,有道慈善基金可以是一家非公募慈善基金会,我们不面向公众募捐,善款和运营成本完全由有道集团来出,谁还能说我们靠基金会赚钱?”

  唐琢说:“就算是非公募基金,也没那么简单,但如果你已经决定了,我们可以搞一个试试。”

  能留下开会的都不是蠢人,他们明白,边老板在法国买酒庄高调露富,这是要用慈善基金对冲露富后不可预知的各种麻烦。

  ……

  ……

  (月底了,求月票,有月票的投给俗人吧,谢谢大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