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586章 雪从天降

第586章 雪从天降

  送走王一男,边学道今天的公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尽管只是动动嘴,但脑袋一直在高速运转,一天下来也很累。

  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做深呼吸,缓解精神上的疲劳。

  看看时间,他起身穿上外套,关灯,走出办公室,锁门,向唐琢办公室走去,他知道李裕一定在那里喝唐琢的好茶。

  跟李裕走到停车场,边学道说:“我车里有瓶酒,从法国带回来的,193年的正牌红颜容,绝对窖藏真品,你拿回去跟李薰尝尝。”

  李裕开这么长时间酒吧,对酒有了一些研究,闻言说:“3年的酒?市价多少钱一瓶?够当镇店之宝不?”

  边学道说:“3年的,市面上大概66多一瓶,不过你一个酒吧,镇什么店?再说了,谁在酒吧放真酒镇店?”

  李裕忽然拉着边学道问:“你真买了个酒庄?”

  边学道说:“当然真的,我刚才在会上都说了,那么多人呢,还能假吗?”

  李裕说:“打个商量。”

  边学道问:“什么商量?”

  李裕搓着手,吱吱扭扭的,好一会没说商量什么事。

  边学道歪着头看李裕脸上的表情,问道:“想用钱?”

  李裕摇头:“不是。”

  边学道又问:“你爸又去赌博了?”

  李裕还摇头:“不是。”

  边学道转了转眼珠,问道:“李薰怀孕了?”

  听边学道这么说,李裕像被雷劈中一样,抬头看边学道:“你怎么知道?”

  边学道一脸喜色地搂着李裕肩膀:“小子,行啊,不声不响制造人类了啊几个月了?”

  李裕红着脸说:“刚刚……”

  边学道一拍脑门儿:“我靠你这得赶紧准备婚礼啊要是等李薰显怀了,哈哈……嘿嘿……”取笑了李裕好一会儿,边学道拉开车门说:“别站这了,上车说。”

  坐在副驾驶上,李裕有点蔫:“看着试纸上的两道杠,我有点害怕。”

  边学道打开暖风,舒服地靠在椅子上说:“害怕很正常啊不少人都有婚前恐惧症、生育恐惧症,我结婚时……

  边学道突然停住不说了。

  我靠精神太放松,说漏嘴了。

  好在李裕沉浸在李薰怀孕的思绪中,完全没注意到边学道刚才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边学道问:“你刚才说商量事,商量什么?”

  李裕说:“怀孕不在计划中,我和李薰半年前就准备春节去欧洲旅游的。”

  边学道说:“想去就去呗。”

  李裕说:“我问大夫了,大夫说怀孕前三个月不建议长途旅游。”

  边学道说:“这玩意主要看体质。稳妥起见当然是呆在家里最保险,不过那些女白领,怀孕了一样该上班上班,该挤公交挤公交,该坐地铁坐地铁。大夫不建议出门,是担心你跟旅游团走,那种旅游,一天下来,好人都累够呛,别说孕妇了。”

  李裕说:“李薰其实很想出去走走,她说等生了孩子,几年内都被孩子栓死了。”

  边学道说:“这事好办,你先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李裕想了想说:“李薰怀孕的事我还没告诉我爸妈呢,我在心里想的是,4月或6月结婚。”

  边学道听了,说:“那来得及。这样,我一会儿给傅立行打电话,给李薰放长假。然后我找个人,带你俩去法国,把李薰安顿在酒庄住一段时间,那边气候比松江肯定是强多了。对了,董雪在法国帮我打理酒庄事务呢,正好李薰和董雪关系好,两人聊得来。”

  见李裕还是有点心不在焉,边学道说:“要当爹了而已,没那么可怕,再说了,咱俩早就说好了,不管生男生女,我都是孩子于爹。放心吧,婚礼什么的,包在我身上,哥们保证给你办得风风光光、敞敞亮亮。”

  李薰怀孕了,李裕要当爹了,知道的人不多。

  在大范围内正式流传的消息是,李裕和李薰207年“五一”结婚。

  通过手机,39寝的人先后收到了李裕要结婚消息,就连人在海南深山里的童超都不例外,当然,除了孔维泽。

  孔维泽出狱后,一走就杳无音讯,没有手机号,qq停用,发bmat卩石沉大海。孔维泽家里那边于今也去了电话,结果孔维泽他哥说,孔维泽回家住了半个月,拿了点钱说出去找工作了。

  听于今说到孔维泽的行踪,边学道心里五味杂陈。

  接孔维泽出狱那天,39寝几个人真是揣着拉孔维泽一把的心思去的。就算孔维泽没有学历证书,但边学道的俱乐部,李裕的酒吧,于今的浴场,哪里都足够安置他。

  他们也商量过,如果孔维泽觉得在老同学手底下于不舒服,就给他凑些钱,帮他在松江单独开个店,总之让他有个安身立命之地。

  可是他们都没想到孔维泽走的那么决绝,见一面,喝顿酒,没有道别直接离开。

  边学道在心里想过,如果接孔维泽出狱那天,找机会告诉他老板娘还在松江,并且知道她住在哪,会是个什么结果?

  可是边学道当时觉得不能那么做。

  孔维泽像一粒沙,跳进江河,杳无踪影。此时,他或许沉于淤泥旁,不见天日;或许被某条鱼吸进肚子,随着鱼游走于湖海;又或者钻进了贝壳,慢慢包裹,慢慢孕育,有朝一日变成一颗珍珠……

  打过几个电话,不久大家就都忘了孔维泽,毕竟各有各的生活,谁也不能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李裕家里终于知道李薰怀孕的事了,本来关系还很冷淡的李裕父母,一下有了共同目标。

  最让大家意外的是,李裕爸爸和妈妈不知道怎么商量的,突然开了一家不大的馒头店。店里雇了工人,每周老两口都会有两三天起得早些到店里帮忙,周末的时候李裕也会去。

  这家馒头店从开张之日起就立了一个规矩:每天免费送60个馒头给流浪人员、环卫工和孤寡老人。

  尽管才开张一周多,但因为免费送馒头,每天一大早,店外都会排起长队。

  早上7点多,边学道开车去馒头店,想给李裕父母捧捧场。开车在路上,突然想起再过两天就是徐尚秀生日了,拿起手机看看时间,拨了徐尚秀的手机号。

  响了四五声,电话通了。

  “尚秀,是我。”

  “我知道。”电话那头的徐尚秀有点气喘吁吁的。

  边学道问:“这么早,于嘛呢?”

  徐尚秀说:“在小区院子里跳绳呢。”

  边学道说:“天这么冷,出一身汗小心感冒。”

  徐尚秀说:“不会的,我天天都跳的。”

  边学道说:“过两天你生日,想要个什么礼物?”

  “啊?”徐尚秀问:“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我当然知……”

  “砰”

  “我-操”边学道下意识地骂了一句。

  一声巨响,随后是一片雪雾。

  马路旁一栋七层楼楼顶存了半个冬天的积雪,突然整块从楼顶掉落,好巧不巧地砸在边学道驶过楼前的车身上。

  车顶塌了。

  电话断了。

  (求月票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