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13章 楼上的三舅妈醒了

第613章 楼上的三舅妈醒了

  得知边学道和单娆坐晚上的航班,边爸边妈下午睡了一觉,然后一直在家等着他俩。

  杨恩乔带着三个保安提前2个小时就守在松江长平机场等着接机。

  尽管一路顺畅,到林畔人家时也已经快凌晨1点了。

  洗漱完,单娆坐在客厅喝了一小碗边妈准备的红豆汤,陪精神奕奕的边妈聊天。

  边学道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妈,别聊了,早点睡,有话明天再说。”

  四个人,睡三间卧室。

  尽管在燕京时两人已经当着边爸边妈面睡过一间房了,但这里是边学道父母家,老人还是讲规矩的。

  边学道进来陪单娆说了会儿话就回自己房间了。

  关上灯,躺在被子里,单娆轻轻闻了闻枕巾的味道,然后翻身,借着窗外的光,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他的家!

  今晚,自己住进这个房间,代表一只脚已经迈进了边家的门。

  这一晚,单娆神奇地摆脱了一换地方就失眠的规律,睡得又沉又香。

  …………

  大年三十。

  一大早,单娆就被窗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吵醒了。

  看看时间,睡眼惺忪地开门,想去隔壁房间找边学道,却不想,随意往楼下看了一眼,直接彻底醒了。

  她看见,楼下客厅区,沙发上,地板上,老老少少坐了差不多有20人。

  诡异的是,这20人都不出声,有的轻轻翻报纸,有的坐得非常近地小声耳语,还有几个正紧紧搂着怀里的半大孩子,一个劲儿地竖着手指在嘴边,示意别出声。

  楼下一个男孩看见了站在楼上栏杆处的单娆,扭头说:“妈妈,楼上的三舅妈醒了!”

  …………

  楼上的三舅妈醒了!

  “唰”的一下,楼下20几号人同时抬头,睁大眼睛看向单娆。

  单娆一脸微笑,伸手挽了一下耳旁的头发,大大方方地说:“你们好!”

  “你好。”

  “你好。”

  “哎呀,不是我们把你吵醒了吧?”

  “没有,没有,我每天都这个时间醒,你们先坐,我去换身衣服。”说完,单娆跟楼下的小孩子摆摆手,回身进了房间。

  见单娆醒了,楼下这一大帮子人终于能说话了。

  中央部委的女干部……

  边家老三的女朋友……

  这两个身份,随便拎出哪一个,都够让这一帮人小心伺候的。

  而且说起来,这一大家子人,十个倒是有九个是冲着边学道和单娆来的。

  见单娆进了房间,楼下的边家二伯说:“看看,到底是在燕京上班的女干部,说话就是得体。”

  三伯说:“你也不想想,人家每天见面的都是什么人,那可都是大干部。”

  五分钟后,单娆换了件红色毛衣,腿上穿着牛仔裤,一副邻家姐姐的打扮,再次走出房间。

  她先敲边学道房间的门,走进去把边学道喊起来,然后拉着身穿睡衣的边学道一起走下楼。

  还没睡醒的边学道眯着眼睛问边学仁:“大哥,我爸我妈呢?”

  边学仁说:“四叔四婶跟司机出去买东西去了,我要跟着去,他俩不让。”

  “哦。”回身拉着单娆的手,边学道说:“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单娆,我俩是大学同学……”

  他话音刚落,客厅里的边家长辈和边学仁、边学义,以及几个岁数比边学道大的堂姐,同时从兜里往外掏红包。

  看见二大伯、三大伯和五叔手里红包的厚度,边学道就知道里面是多少钱。

  说实话,边家人几辈子也没封过这么厚的红包。

  可是今天的红包必须得厚,不然怕入不了边学道的眼,怕这个未过门的边家媳妇不高兴。

  为了这个红包,边爸的几个兄弟已经挠头了小半个月,几家人绕开边爸,通了不下20次电话,才把第一次见面拿多少钱定下来。

  边学道挺高兴。

  长辈给的红包厚一点,代表对单娆看重,这份心意,不是边学道给单娆买礼物能替代的。

  见单娆有点不好意思接红包,边学道说:“拿着吧。这是二大伯、三大伯、五叔,这是大娘、二娘、三娘、五婶,这是……”

  一圈人认下来,单娆手里的红包叠起一小摞。

  这么多红包,衣服兜里揣不下,拿着上楼又似乎不太好……单娆犯难了。

  边学道见了,一把接过来,“噔噔噔”上楼,把红包放在单娆的房间,然后走进自己房间,拿出一叠信封,下楼,将信封交到单娆手里。

  每个信封上都写有一个名字。

  信封轻飘飘的,几乎感觉不到里面放了东西,要仔细摸,才能摸出信封里有一张纸。

  单娆看向边学道,边学道笑着说:“你来发吧。”

  单娆拿着信封,念出一个名字。

  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女孩怯生生地举手说:“我叫王欣彤。”

  单娆见了,微笑着把信封递到小女孩手里。

  “谢谢三舅妈!”

  小女孩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跟她挂相的男人,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支票,看了几眼,交给身旁的女人:“妈妈,这是什么?”

  女人对着支票上的数字看了好一会儿,才说:“这……老三……太多了……我们不能要……”

  边学道说:“二姐,那是单娆给孩子的压岁钱,你不要推辞了。”

  这话说的漂亮。

  单娆有面子,大家收的也舒坦。

  单娆把手里的信封发完,边家人对她的好印象直线上升。

  人就是这么现实。

  尽管钱可能是边学道的,但是单娆亲手发出来的,如果不是单娆今年来了,边学道未必给孩子这么多压岁钱。而且说起来,这个数目的支票,已经不单纯是压岁钱了。

  念了名,发了钱,大家一下熟络了,边学道的几个堂姐和嫂子立刻将单娆包围,到一边说话去了。

  没多一会儿,边爸边妈进门,买了好多食材回来。

  看着公司的司机屋里屋外拎了四五趟,边学道问:“妈,这是干啥?”

  边妈把边学道拉到门口,小声说:“你小子不早告诉,昨晚我才知道,单娆家除夕晚上是吃素的。”

  “啊……”边学道说:“没跟我说啊!”

  边妈说:“人家不说,你不会提前问问?”

  边学道说:“那怎么办?给她弄个小灶?”

  边妈摇头:“不,我和你爸决定了,今晚全家吃素,以后除夕都吃素了。”

  “啊?!”边学道脸色有点苦:“这可不是咱家一家啊,还一帮孩子呢!”

  边妈说:“材料我都买回来了,分锅做。别家我不管,咱家必须吃素。”

  边学道说:“妈,不是吧,不都嫁鸡随鸡吗,你怎么拧过来了?”

  边妈伸手掐了边学道一把:“大过年的,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嫁鸡随鸡,哪里是鸡?我跟你说,你现在赚的钱,都是菩萨保佑的,吃点素,有好处。再说了,现在平时吃的都好,十个去医院查七个是脂肪肝,吃素食更健康。”

  “可是……”边学道想了想说:“要不在外面找个饭店做好了送来吧,这么一大屋子人,做两锅,太麻烦了。”

  边妈说:“去去去,那哪行?饭店的人给你做,你知道他里面到底放的什么料?你要素的,他给你搀了荤的,也吃不出来。没事,一会我让边静她们几个到厨房帮忙,你好好陪单娆就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