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18章 宴散
  祝家人都以为祝海山在静修室里跟边学道说遗嘱的事,而其实两人对遗嘱只字未提。

  祝家的遗嘱虽然值钱,但不如祝海山给边学道的这幅字值钱。

  准确地说,这幅字已经超出了“值钱”范畴。

  怔怔看着“厚德载物”四个字、字旁的落款和名章,边学道百感交集。

  门外,守着几十号祝家人,可是祝海山却把这张护身符给了自己……

  看着边学道的表情,祝海山又拿出一个木盒。

  将木盒推到边学道面前,祝海山说:“这里面是六份名单、联系方式和一些资料,我找到你,靠的就是这个盒子。我死后,这个盒子对祝家来说没有用了,但是你不同。”

  盯着面前的木盒,边学道若有所思。

  祝海山接着说:“选择权在你,你觉得需要,就收下。觉得不需要,现在就帮我把它烧了。”

  “烧了?”

  “恩,烧了。”

  “你觉得还会有吗?”边学道问。

  还会有吗?

  有什么?

  当然是同祝海山、边学道一样的重生者。

  听了边学道的问题,祝海山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我就坐在你面前,你说呢?”

  …………

  木盒还给了祝海山。

  里面的东西边学道收下了。

  住进庙外曾经住过的小楼,边学道和衣而卧,开着灯,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乱糟糟,眼前浮现的全是祝海山英雄迟暮的样子。

  边学道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问自己:

  “我这一生能有他那般的成就吗?”

  “我临死之时,能有他的洒脱豁达吗?”

  这一晚,好多人想来敲边学道的门,可是碍于互相牵制,互相戒备,最终他揣着心事早早入睡。

  整夜无梦。

  次日,祝家人凑在一起商量一上午,结果被祝海山一句话就打发了回去。

  绑祝海山去医院……

  谁敢动手?

  现在老爷子虚弱是虚弱,可是脑子不糊涂,律师团也在山上,把他惹出火来,剥夺遗产继承权,去哪哭去?这种事老爷子干过不只一次,而且干的时候从不手软。

  下午,五台山上雨夹雪。

  祝海山忽然执意要出门看看。

  医生、下属、朋友、家人……几十号人去劝,说这个时候他不能淋雨见风,可是怎么劝都没用。

  祝海山坐在轮椅上,子孙轮流在身后推,轮流在身旁打伞,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山顶走去。

  走到中段,有一个六角亭子,祝海山开口,让一些人留在了亭子里。

  继续跟着上山的都是祝家直系。

  上到山顶,有一座庙,此庙坐东朝西,红墙金顶,古色古香,很是庄严巍峨。

  祝海山过门不入,让一大帮人进庙等候,身边只留下长子长孙、马成德和边学道。

  先是大儿子执伞,祝植淳推轮椅,马成德和边学道缀在身后十多米远的地方。

  大约10分钟后,大儿子离开了。

  祝植淳执伞,马成德推轮椅,边学道跟在后面。

  又过了10多分钟,祝海山让两人都离开。

  马成德说:“雨雪交加,不能没人撑伞。”

  祝海山说:“伞我自己拿,你们去把边学道叫过来吧。”

  山顶寺庙里。

  见祝家老大,祝植淳和马成德先后都回来了,所有人都蒙了……

  “你俩回来了,老爷子呢?”祝家老大迎过来问祝植淳和马成德,两人对视一眼,说:“师徒有话要说。”

  祝老大虽然仁厚,这次还是有点挂不住了。

  让他先一步回来没关系,因为他儿子还在老爷子身边。

  可是把一家子人都撵走,最后留下一个外人,这让祝家人的脸往哪搁?

  祝老大拉着马成德走到一边,蹙着眼眉问道:“成德,你跟我交个底,这个姓边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显然,多好的涵养也压不住了,祝老大开始明着问边学道是不是祝海山私生子。

  为什么问马成德呢?

  因为看边学道的岁数,他生母受孕时马成德已经跟在祝海山身边了,如果真有什么隐藏剧情,马成德应该知道。

  听祝老大说完,马成德摇头:“我调查过,植淳调查过,老四老八老十三调查过,你也派人调查过,边学道跟祝家不存在血缘关系,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祝老大听了说:“不是这个关系,老爷子为什么这么……这么……”

  马成德想了想说:“密宗师徒之间有一些传承法门很特别,外人没法揣测。说实话,我也曾想过,这个边学道会不会是老爷子以前的师父转世?”

  这个……

  祝老大刚想说“无稽之谈”,可转念一想这是在庙里,马成德还是个出家人,就忍住了。

  祝老大忍住了,但祝家其他人忍不住。

  数了数人头,发现“关门弟子”边学道不在,好些人都觉得受到了羞辱——难道我们还不如一个外人亲近?

  …………

  边学道推着祝海山走到悬崖边,一手把着轮椅,一手撑伞,两人一起远眺云雾翻滚的茫茫天地。

  好一会儿,祝海山开口说:“到了今日此时,才有一丝舍不得。”

  边学道明白祝海山“舍不得”指的什么,他说:“今天就下山,去医院吧。”

  祝海山重重叹一口气:“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出来的久了,想回家看看。”

  边学道看着白茫茫的远山云海问:“真的能回去吗?”

  祝海山悠悠说:“谁知道呢?”

  边学道没说话,祝海山接着说:“我离开之后,你要怀着一颗坚定的心继续走下去,不要因为有没有先知而改变初心。我这十几年,就是为这件事搞得身心俱疲,不值得。”

  边学道轻叹一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祝海山说:“分开前,我最后留给你几句话吧。”

  边学道说:“谢谢你。”

  祝海山点点头:“第一句,政治无义,资本无情。”

  “第二句,把握趋势,审时而进,度势而退。”

  “第三句,富而且仁,达而不傲,不要忽略社会责任这个词。”

  水滴顺着伞骨滑下,无声坠落。

  为了不让雨雪落在祝海山身上,伞身前探,边学道的后背已经湿了大半。

  “千年成败俱尘土,消得人间说丈夫。”伸出手,接住几滴雨,看着水滴在掌心里挥发,祝海山继续说:“爱是理解,不是禁锢,生是体悟,不是活着,只要大节不亏,小处不要纠结。人这一辈子,什么是圆满?不论富贵成败,见识了真趣和大智慧,回头不悔就是圆满。”

  又是一个早晨。

  边学道还在梦中,小楼走廊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早上日出之时,祝海山一个人在静修室里执笔打坐离世。

  他面前桌子上,写着半首白居易的诗:

  “小宴追凉散,平桥步月回。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残暑……”

  2007年2月24日,一代传奇祝海山于五台山辞世,享年七十六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