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24章 借刀杀人

第624章 借刀杀人

  看到网上的照片和视频,秦守第一反应是自己在松江待不下去了。

  他双眼通红地点着鼠标,仔细观察每一张照片的拍摄角度,努力回忆这些照片究竟是谁拍的。

  他要找出谁在背后算计他。

  秦守的脑子里有点乱。

  这些年,被他弄得妻离子散的家庭,没有30个也有25个。说起来,那些女学员的丈夫、男朋友甚至幡然醒悟的女学员本人,都有报复他的动机。

  可是有动机不一定有能力。

  有能力……那就要数那几个富婆和官太太的丈夫了。

  对了,还有边学道。

  不过姓边的半死不活地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了,能是他吗?

  秦守把所有照片和视频看了三遍,心里有了主意。

  网上的东西,一部分是在美林大厦附近某处拍摄的,一部分是初级班的教学活动现场。

  这些照片里,有男女学员搂抱、抚摸、身体接触的内容,但没脱衣服,只能说“不合适”,但不能说“淫-乱”。

  防火墙起效果了。

  将灵修班分为初级、中级、高级,既是秦守的敛财手段,因为不同级别的活动班收费不一样。同时,这还是秦守从国外一些类似组织学来的防火墙。

  初级班只是筛选,筛选那些心智不及格好蒙骗的,筛选那些有色心和色胆的,筛选有潜力能成为团队骨干的。

  秦守的灵修班,名义上鼓吹什么呼吸啊、心灵解放啊、生命质量提升啊……其实终极要义是通过诱导性的心理暗示和一点点催眠技巧,结合培训课上异性搭配做一些暧昧挑逗的游戏,将人的正常道德观一点点破坏打碎,沉迷于所谓“性自由”的泥潭。

  去初级班学习的学员里,可能真有生活压力大需要释放,真心追求心灵愉悦的单纯人士。

  到了中级班,剩下的几乎都是一帮想继续在培训里玩心跳、寻找猎物的人,这个阶段的学员差不多都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但他们不抗拒,而是期待甚至无比渴望。

  至于需要转战日本、泰国、美国、意大利等国家的高级班,根本就是海外滥-交之旅。

  说穿了,这个修那个修,不少是拿人类两性之间那点事,勾着人放纵堕落。

  而在秦守的灵修班里,不允许跳级,也就是说,必须先在初级班学习到一定课程数目,必须是对师傅的恭敬和崇拜达到一定程度,才准许参加中级班。

  拍摄这些照片的人,明显还没能进到中级班。

  所以,损失很大,但秦守还有退路。

  ………………

  边学道不打算给秦守退路了。

  于今是第三个知道边学道醒来的人。

  实在是这小子太精明,加上他一直守在病房,边学道装不下去了。

  既然知道了,就得给边学道干活。

  第一件,拐了几道弯,找到一帮专业闹事的,拉横幅堵在美林大厦楼下,让那些不上网的市民也知道这个楼里住着什么人。

  边学道算准了,这些人把事情一闹,跟秦守和叶向南有矛盾的物业公司、楼下住户肯定会加入进来,新账旧账一起算。

  第二件,让于今在他的浴场里给边学道准备一个大包厢,床上躺了一个月,边学道急需洗澡,另外,他还要见一个人。

  派李裕和杨恩乔在家稳住边爸边妈,边学道离开病房,带着唐根水、李兵去了浴场。

  浴场里早就布置了10多个有道集团的保安,保安们只知道是唐根水下的命令,但不知道边学道醒了。

  ………………

  舒舒服服地泡在水池子里,边学道闭着眼睛想事情。

  大约半个小时后,守在外面的李兵推开门,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人围着浴巾走进包厢。

  来人是训南县的富翁矿主,兼“地下110”幕后老板,叶向南。

  叶向南是湖北人,身材不高,可能最多也就1米7,可是肩膀很宽,走路的样子很孔武,偏偏长着一张书生脸。

  听见声音,边学道缓缓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了叶向南几眼,伸手指着水池子,和颜悦色地说:“叶老板,请!”

  叶向南一把扯掉浴巾,抬腿迈进水池,在边学道对面,靠着水池子坐下,随手往身上撩了几把水。

  两人四目相对,都没说话。

  这种赤诚相见的手法,是边学道在港台黑帮电影里学来的。

  你信不过我,我也信不过你,特别是边学道喜欢用录音之类的东西阴人,本能地,他对这方面防备心最强。

  现在,两人脱光光泡在水池子里,要是叶向南能在眼球里或皮肤下面安装设备录边学道的音,或者从嘴里掏出一个刀片,又或者从身上某个洞里抽出一根趁手的兵器,那是他够牛,栽了也认了。

  边学道先开口:“我大病初愈,有点虚,就不起身给你倒酒了。”

  叶向南说:“边总对自己这么狠,是个成大事的。”

  边学道盯着叶向南的眼睛说:“只对自己狠,成不了大事,还得对别人狠才行。”

  叶向南起身拽过水池外的木桌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坐回池子里,一口喝干,仔细回味了几秒,问:“说你的条件吧!”

  边学道拿起毛巾,在脸上擦了一把,说:“师徒反目怎么样?”

  叶向南明白了。

  边学道想借刀杀人。

  所谓师徒反目,就是让叶向南承认网上图片视频是他发出去的,整件事与姓边的无关。

  叶向南不答话,边学道接着说:“你俩认识这么久,相信你手里肯定有能置他于死地的东西。”

  叶向南笑了:“他不过靠培训班圈了点钱,免费睡了一些女人,编织了一点人脉,江湖骗子而已,哪够得上死刑?边总,听说你换了辆新车,多少钱,我原价补给你。”

  边学道放下手里的毛巾,平静地说:“你可以出去了。”

  这话非常不客气。

  不过叶向南是个能屈能伸的老江湖,边学道“假痴不癫”这一个月都干了什么让他没底,所以他没起身,笑呵呵地问:“你真想要他命?”

  边学道反问:“姓秦的最近四处散播的那些东西,你觉得他是在帮我打广告?”

  沉默几秒,叶向南说:“我能得到什么?”

  边学道靠着水池壁说:“1999年4月6号,段有德;2000年8月13号,李洪才;2002年2月26号,余文富;2004年5月19号,蒋成功……”

  看着叶向南越来越不自然的表情,边学道悠悠地说:“死道友不死贫道,还不够吗?”

  包厢里静得落针可闻。

  叶向南问:“我怎么相信你?”

  边学道把毛巾摊开,蒙在脸上,仰着头在毛巾后面说:“赌一把吧!我有选择,你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