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25章 声东击西

第625章 声东击西

  4月4日。

  边学道和叶向南见面的第二天上午,一件快递送到了秦守手上。

  快递里面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信封。

  拆开信封,从里面倒出两张照片。

  看见这两张照片,秦守如遭雷击。

  两张照片的背景一样,似乎是什么经营场所的大堂,一张照片里的人是叶向南,另一张照片里的人是……边学道。

  边学道不是在医院病床上躺着呢么?

  再仔细看,秦守看出了门道。

  这两张照片拍的很有技巧,镜头刚好将大堂墙上的电子时钟收进了画面。

  看两张照片里的电子时钟显示,日期都是4月3日,也就是昨天,时间是下午2点多,两人出现在大堂的时间相隔大概10分钟。

  通过照片可以分析出两件事:

  第一,边学道是装病!

  第二,边学道很有可能跟叶向南见面了。

  一时间,秦守心乱如麻。

  秦守心里清楚,叶向南是个有野心的,不满足于在训南县呼风唤雨,对方掏钱支持他在松江设点,本意是想借助他铺设关系网的能力,将触手伸出训南县,在松江站住脚。

  然而秦守不过是一个顶着野鸡大学心理学博士头衔的江湖骗子,他连魔术戏法都不会,怎么糊弄住明星啊、官员啊之类的高级人士?

  可是边学道不同,这人在松江根基深厚,政商两界都吃得开。

  同样想在松江发展,秦守的帮助是乡间沙土路,边学道的帮助是高速公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叶向南勾搭上边学道……

  秦守的意识里,直接用上了“勾搭”这个词。

  ………………

  4月4日中午,边学道正式“苏醒”。

  “苏醒”后的边学道没有继续住院,而是坐在李兵驾驶的骑士十五世里,后面跟着一个车队,回到“林畔人家”。

  “林畔人家”小区门口,杨恩乔搀着边爸,李裕扶着边妈,还有几个亲戚,翘首以望。

  看见马路上驶来的骑士十五世了……

  本来,边妈看见车库里这辆车后,一直想找时间批评边学道一顿的,她觉得这车太招摇了。

  可是边学道大年初三突然出门,回来后就一病不起,根本没给边妈说他的机会。

  现在边妈不想说边学道了,她舍不得。

  儿子在外面拼命干事业,拼命挣钱,难道买个车的自由都没有?

  生命这么脆弱,他喜欢什么就让他做去吧!

  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小区门口。

  边学道下车,微笑着向边爸边妈走过来。

  看着儿子消瘦的脸颊,边妈又哭了。

  边学道走到两人中间,搂着父母的肩膀,说:“爸妈,我回来了,车堵着门口呢,咱们回家说。”

  “嗯。”

  几个小时后。

  边学道醒了的消息,长了翅膀一样在松江传开了。

  紧接着,人在海南的林向华,人在美国的安春生,马上收到了消息。

  林向华犹豫再三,拨通了胡溪的号码,可是系统提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这个女人,够绝!

  安春生则心说万幸,可是一转念,又在心里开骂:老天怎么不把这个妖孽收了去?!

  秦守和叶向南也听说边学道“醒了”。

  他俩知道,这是一个信号。

  这个姓边的早就醒了,或者根本就没昏迷过,现在公开“苏醒”,肯定是他觉得准备充足了,可以“苏醒”了。

  姓边的准备对付谁?

  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被他“引蛇出洞”引出来的秦守。

  耍小聪明的江湖骗子,到底不如成功商人沉稳。

  好些人还在铺垫布局观察,秦守已经把自己暴露了。

  最近半个月,他真真的没少找人串联,意图一起合作吞了边学道的产业。

  ………………

  边学道家的书房。

  李裕出去了,只有于今在。

  边学道坐在老板桌后面,扔给于今一根烟,说:“晚上你带上人,去见一次秦守。”

  于今刚把烟点着,吸了一口问:“见他?干什么?”

  边学道放松地靠在椅子背上:“让他写一份举报叶向南的材料,签字按手印。”

  于今问:“然后呢?”

  边学道说:“送他离开松江。”

  于今有点蒙,问:“送走?”

  边学道点头:“秦守是只狐狸,叶向南是一匹恶狼,弄死狐狸意义不大,弄死恶狼,才能威慑住其他野兽。”

  于今捏着烟问:“叶向南跟你没仇啊!”

  边学道笑了:“有没有仇,不重要。弄谁无所谓,目的是立威。”

  于今狠吸了两口:“你从一开始就想对付叶向南?”

  边学道轻轻转动椅子说:“我见叶向南,是想麻痹他,示假隐真,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于今说:“我服了!”

  边学道说:“叶向南不是善类,留着他比留着狐狸更危险,让狐狸和恶狼互相咬,咱们隔岸观火。姓叶的两只手都沾着人命,咱俩这也算替天行道了。”

  ………………

  晚上8点,美林大厦。

  培训班的灯都没有开,很显然,网上的图片和门口的横幅把不少学员都吓跑了。

  不止吓跑那么简单。

  凡是在网上照片视频里露了脸的,结了婚或者有男友的女学员,都忙着跟丈夫和男友解释,或者忙着离婚。

  男学员还好一点,不过也大多家宅不宁。

  于今上到17层时,秦守正和大师兄一起喝酒,两人合作多年,这次秦守要去师傅李二那儿避一阵子,大师兄则决定找一个县城,自己单干。

  这顿是散伙酒。

  看了一眼地上的空酒瓶,于今眯着眼睛跟醉醺醺的大师兄说:“你出去。”

  “啪”的一声,大师兄拍着桌子站起来:“你算哪……”

  不用于今说话,身后唐根水派来的保安就把大师兄拎出去了。

  秦守似乎酒量不错,人还很清醒,他惶恐地看着于今问:“你要干什么?”

  于今悠闲地掏出手机,拨通,说了两句,然后把手机递给秦守。

  秦守迟疑地接过手机,放在耳旁。

  “秦大师,记得我的声音吗?”

  “记……记得。”

  “记得就有的谈。”

  “哦……哦!”

  “你现在情况不太妙,我给你指一条路。”

  “你说。”

  “我不太喜欢叶向南这个人。”

  秦守转着眼珠问:“你想我做什么?”

  “你肯定比我了解他。”

  “你是说……”

  “好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电话挂断了。

  把手机从还在发呆的秦守手里抽出来,揣进兜,然后拽过刚才大师兄坐的椅子,于今大刺刺地坐下来,看着秦守说:“大师,咱俩聊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