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31章 能陪我喝点酒吗?

第631章 能陪我喝点酒吗?

  卢玉婷是个痛快人。

  边学道在电话里提出买房,价格都还没谈,她直接同意了。

  鉴于边学道大病刚好,卢玉婷说她明天飞回松江,两人抓紧把过户办了。

  第二天下午,边学道亲自去机场接的机。

  尽管很忙,但他觉得必须去接机。

  不为别的,大伯葬礼,卢玉婷去了;春节家里来的亲戚多住不下,去借房卢玉婷借了;前阵子住院,卢玉婷也去医院探望了;这次他说要买房,卢玉婷二话不说就飞回来了。

  因为要接的人是卢玉婷,边学道告诉李兵别开骑士十五世,开集团新配的奔驰r500。

  在松江这个地界上,有无数人盯着边学道,也有无数人盯着卢广效。

  如果边学道开着骑士十五世去机场接卢玉婷,那说明他在政治上太不成熟了。

  长平机场。

  戴着墨镜的卢玉婷见到戴着墨镜的边学道,愣住了。

  “边总亲自来接机,我面子大了。”

  边学道说:“跟朋友这么说,多伤感情。”

  卢玉婷做出一个戒备的表情说:“说得这么肉麻,你不会想压价吧?”

  边学道四下看了一眼:“上车说。”

  本来想找个地方吃饭的,可是上车后,卢玉婷说先去房子,她忘了自己把房产证放哪了,要先找到了才踏实。

  初三就离开松江去五台山,回来后大病一场,所以春节时拿到的房钥匙,边学道一直没机会还,还在他手里。

  卢玉婷站在边学道身后,看着他从兜里掏出自己家的房门钥匙,感觉怪怪的。

  房间里还是老样子。

  因为常年没人住,所以屋子里没有一株植物,主要家具用白布盖着,窗前的纱帘挡着外头的阳光。

  卢玉婷没有急着找房产证,而是缓缓在屋子里踱步,背对着边学道问:“当初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买房子?”

  边学道四下打量着屋子,脑子里想的是怎么样尽快收拾出来,在不改变格局的前提下,重新布置,最主要是得弄得喜庆鲜活一点。

  听卢玉婷问起,他随口说:“因为一个女人喜欢这样的房子。”

  卢玉婷问:“你妈……啊不……伯母?”

  边学道笑着看了卢玉婷一眼:“不是。”

  卢玉婷说:“行啊,我就不继续问是哪个女人了,反正像你这样的男人,就是女人的灾难。”

  边学道说:“单身的女人都容易愤世嫉俗,我能理解。”

  卢玉婷转过身,看着他说:“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

  “不是分了吗?”

  “受你点拨,我认识了个外国男友。”卢玉婷说。

  边学道诧异地看着卢玉婷:“这……过完年……这才几天啊?”

  卢玉婷一脸幸福地说:“谁能精确计算爱情的脚步呢?”

  无语了。

  好一会儿,边学道问:“真事儿?”

  “啊!”

  边学道说:“我就是那么一说,而且我忘了提醒你,老外的童年阴影特别严重,保不齐婚后就暴露出什么多重人格来。”

  卢玉婷瞄了边学道一眼:“其实,我就有点多重人格。”

  边学道:“……”

  卢玉婷走向一组抽屉,说:“这个时候你不是该安慰我吗?”

  边学道说:“还是算了,要是那样的话,你们肯定般配。”

  房产证找到了。

  卢玉婷的意思是尽快办完。

  李裕去法国接李薰了。而且明着让李裕跟着过户不太好,可是边学道跟卢玉婷去过户也不合适。

  还是那个理由,他最好不要跟卢玉婷一起出现在松江的公共场合,特别是房产交易这样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

  边爸也姓边,不好。

  边妈……也不好。

  这个房子,早晚得过户给李裕。就算李裕和李薰不要,等孩子出生,这套房子就是他这个干爹提前给的改口红包。

  房子是边学道这个亿万富翁送的,里面又有认干爹这个拿得上台面的理由,李裕和李薰的亏欠感会轻一些。

  如果从边妈名下过户,按当下市价近100万的东西,边妈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舍不得。而且以后李裕住在附近,每次见到边爸边妈,心理上肯定觉得欠了好大人情,每天都要想着怎么回报。

  恩人每天在眼前晃,晃来晃去……大恩如大仇!

  所以,房子这事不能让边爸边妈知道。

  现在的问题是,让谁去跟卢玉婷办过户呢?

  集团管理层都不适合,于今忙得抓不到人,陈建……还是算了。

  想了一会儿,边学道打电话给等在楼下车里的李兵,让李兵打电话联系上关岳。

  关岳,关淑南二叔家的弟弟。

  之前一直在尚动俱乐部的医疗室当医生,关淑南离开后,俱乐部新招了两个医生和两个运动营养师,关岳升了一格,当上了健康营养部的主管。

  之所以想到关岳,因为卢玉婷在俱乐部受过伤,是关岳处置的,两人见过面,尽管不熟,但至少办起事来比完全陌生的人要好一些。

  在小区门口,边学道见了关岳。

  把话跟关岳说清楚,关岳完全没问题,不过一些材料需要准备,他得明天才能跟卢玉婷去房产局。

  卢玉婷坐在车里,静静看着边学道跟俱乐部的那个医生说话。

  作为高官女儿,她知道边学道如此绕弯子为的是什么。

  一个谨慎的朋友,总好过一个粗心冒失的朋友。

  关岳来了又走。

  边学道坐进车里,问卢玉婷:“这下可以找地方吃饭了吧?”

  卢玉婷不答,看着车窗外街边的建筑说:“从小我就觉得我爸是个能力很强的人,我原以为他主政一方后,那个地方不出几年肯定就会大变样,看来,我错了。”

  边学道听完笑了:“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了,大变样……你的意思是建地标建筑?还是弄形象广场?”

  卢玉婷说:“你这人爱抬杠。”

  边学道说:“大拆大建的官儿,十有七八不是好官。”

  卢玉婷眼神不善地看着边学道:“棚户区改造也是大拆大建。”

  边学道扭身说:“哎……哎……哎……别小心眼啊,我说的可是十有七八。”

  卢玉婷浅笑了一下,转移话题说:“不吃了,你身体恢复过来没有,能陪我喝点酒吗?”

  喝酒?

  边学道能感觉到,今天的卢玉婷有心事。

  想喝酒就喝吧!

  他告诉李兵:“去遇到酒吧。”

  ……

  ……

  (去年3月2号俗人回档发书,到今天正好一年。感谢一年来所有支持我的读者朋友,为了你们,我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将俗人继续写下去。另外,小小秀一下,尽管每天字数不多,但一年365天,俗人无一日断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