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35章 重新面试

第635章 重新面试

  折腾一上午。

  把卢玉婷送到机场,又去了一趟集团大楼工地,半天时间这就没了。

  前世,每天睁开眼,边学道就在心里想,要是不醒该多好。他之所以这么想,实在是因为他每一天的生活都太相似了,太单调了,太无聊了,太枯燥了,枯燥到他走在路上,看见报刊亭都会远远绕开,生怕看见印在报纸上的字。

  夜班审读,别人上班的时候,他在睡觉,别人睡觉的时间,他在上班,那个时候的边学道,每天醒来后,都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于是他在网上看电视剧、看电影、看演唱会、打游戏、学做菜……他的时间好像特别富余。

  现在,他感觉每一天时间都不够用。

  边学道已经算是一个甩手掌柜了,有些项目,他都是指出方向和思路,就完全甩给下属去干。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很忙。

  因为他的野心太大,他的时间太紧。

  回到办公室,边学道脱掉外套,抽出一支烟,不拿火机,站在窗前,将烟放在鼻子前,用力地闻着。

  他想吸烟,可出院后,他一直克制自己。

  祝海山前世今世死亡日期如此接近,像毒性藤蔓一样,缠绕在边学道心头。

  前世,常年熬夜亚健康导致猝死。

  现在,他已经想好了,尽量控烟控酒,尽量早睡早起,多运动多锻炼,每半年全身体检一次,出入坐结实的防弹车,要么不结仇,结仇就下死手除根。他想看看,一直这样到2014、2015年左右,会发生什么事情。

  “砰!”

  办公室的门被人很不礼貌地推开了。

  手里捏着烟,边学道有点意外地回头,他看见了表情不自然的魏小冬。

  魏小冬为什么反常,边学道心里很清楚。

  把手里的烟丢进垃圾桶,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边学道问:“有事?”

  魏小冬瞪着眼睛,酝酿几秒,把心一横,刚要张嘴说话,边学道抬手指着办公室的门说:“去把门关上。”

  魏小冬条件反射地转身向屋门走去。

  走了两步,她猛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都要辞职了,还听他的干吗?

  可是刚才这一转身,魏小冬从进门前就开始积攒的勇气,像一个充满气的皮球,突然被人用针扎了一个洞,瞬间瘪了一半。

  关上办公室的门,魏小冬走到边学道办公桌前,她红着眼睛说:“边总,我辞职。”

  边学道拉开一个抽屉,把桌子上的黄鹤楼放进去,没抬头,说:“辞职不要找我说,去人力资源部。”

  边学道的态度再一次伤了魏小冬的自尊心。

  她站在原地,眼泪成串地往下掉。

  边学道合上抽屉,看见魏小冬的样子,靠在椅子上问:“怎么哭了?”

  魏小冬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扭头看向窗外,稳了稳情绪说:“边总,我想知道你调离我的理由是什么。”

  边学道坐姿不变,反问道:“你自己不知道?”

  魏小冬抽泣着摇头:“不知道。”

  边学道看着魏小冬问:“第一次见面时,我跟你说过我用秘书的标准,还记得吗?”

  魏小冬想了一下说:“记得,少说多做。”

  “你做到了吗?”

  “我觉得我做到了。”

  边学道听了,说:“你出去吧。”

  魏小冬站着不动:“你不告诉我为什么调离我,我就不走。”

  她也豁出去了。

  对面这位,看着成熟,但其实可能比她还小一岁呢。

  边学道翻开一个昨天看了一半的报表问:“真不走?”

  魏小冬不答。

  边学道开始看报表。

  30分钟后,把报表放在一边,边学道起身给自己接了杯水,坐到魏小冬身后的沙发上喝水。

  听声音,魏小冬知道边学道现在就坐在自己身后几米外的沙发上,可她转身也不是,不转身也不是,站在那里,后背像有虫子在爬。

  “要不走吧,别在这里自取其辱了。”魏小冬在心里跟自己说。

  就在魏小冬心理斗争的最后时刻,她身后的边学道忽然说话了:“你是集团千挑百选招进来的,我调离你,是觉得你不适合我秘书这个岗位,但对你的能力和人品,我没怀疑过。”

  听到这一句,魏小冬的心里,像是刚进入雨季,一场大雨过后的草原,瞬间从荒凉转为生机盎然。

  “不过……”边学道话锋一转:“刚才你的表现,我开始怀疑你的能力了。”

  魏小冬终于忍不住了。

  她一下转过身:“我是女人,受委屈了,哭一下都不行?哭一下就是能力有问题?你这人怎么这么大男子主义?你这人怎么这么法-西-斯?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你这人怎么这么武断不讲理?!”

  得!

  积攒了一上午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边学道放下水杯,起身走向衣架,拿下外套说:“我去吃饭,你先冷静冷静。”

  魏小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一把抱住边学道的胳膊:“我现在就很冷静,你告诉我为什么调离我,我马上就走,不然你也别走。”

  边学道试着抽动胳膊,却不想魏小冬力气还不小。

  他看着魏小冬的眼睛说:“你一直在降我对你的印象分。”

  “我不在乎了。”

  边学道说:“好吧,我问你,我要去法国参加电影节的事,是你说出去的吧?”

  “……”

  边学道抽出胳膊说:“你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吗?”

  魏小冬说:“我……我只跟寝室里的同学说过这事,我以为她们……我以为……”

  边学道低头,近距离盯着魏小冬还挂着泪珠的睫毛说:“我身边的人,必须跟我一条心,你把我的行踪随意泄露出去,所以我不能让你继续做我的秘书。”

  魏小冬被边学道盯得脸都红了,她垂下头说:“我不是有意的,我以后可以改。”

  边学道后退两步,握着门把手说:“我调离你,不是开除你,这已经等于给了你机会,要不要辞职你自己决定,想好了,两天内去人力资源部谈。”

  扔下魏小冬,边学道走出办公室,先到杨恩乔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没人,估计都去吃午饭了。

  坐电梯到一楼,边学道拨通了杨恩乔手机。

  “恩乔,上次招聘收上来的简历还留着呢吗……你下午再让人通知一遍,三天后重新面试。”

  “重新面试?”

  “嗯,这次我亲自面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