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48章 舍财而已

第648章 舍财而已

  沈馥会来参加李裕和李薰的婚礼,李裕不奇怪,边学道也不奇怪。

  因为他俩都跟沈馥相处过,合作过,一起登过台,知道沈馥是什么样的人。这个女人外冷内热,就算嘴上什么都不说,但她的心里装着一把尺子,就像她在动力火车演唱会前不顾别人劝阻,执意到医院陪了被烧伤的周玲四个晚上,报答她和母亲一起生病时,周玲在医院陪护的恩情。

  而李裕呢?

  还是那次动力火车演唱会,期间正是李裕爸爸沉迷赌博疯狂败家的阶段,李裕妈妈生气病倒,家里一团糟,可是李裕为了履行答应边学道的事,在那种情况下,依然咬牙撑着跟沈馥一起练歌、彩排,一起以“学道之人”组合的名字上台唱歌。

  那时候的李裕,心里憋着多少苦?

  这份情义,边学道记得,沈馥也记得。

  所以,这次李裕结婚,边学道“大操大办”还他人情,沈馥更是顶着一身光环来给李裕捧场。

  可以想象,凭借一首首经典好歌,名望上距离“亚洲乐坛一姐”只有一步之遥,一直控制曝光度的沈馥,公开露面出席谁谁谁的婚礼,婚礼上的新人绝对有面子,而且极有可能会上娱乐版的报道。

  可是……

  明明是好事,接到沈馥电话后,李裕高兴不起来。

  李裕是少数几个对边学道的事了解比较多的人之一,前阵子在法国,听说董雪要给李薰当伴娘,李裕已经提心吊胆了好几天。

  准确地说,他是替边学道担心。

  在酒庄住了几天,不用别人说,只看酒庄里法国雇员对董雪的态度,就知道董雪跟边学道现在是什么关系。

  想想也是,祝清源嘴里“值几十亿”的家当,换了谁会让一个跟自己没有亲密关系的人执掌?

  可问题是……

  单娆和董雪见过面。

  两人早就在边学道红楼的家里交锋过一次了。

  婚礼定在五月一号,“五一长假”第一天,单娆跟李裕李薰也很熟,极有可能来参加婚礼。

  单娆来,董雪来,沈馥还要来……

  边学道和沈馥的事,他从没说过,也从不承认,可是李裕估摸着,这两人十有**有事。

  你要问为什么?

  男人也有直觉

  这……这……这……

  这是婚宴还是鸿门宴啊?

  要不,于脆把徐尚秀也喊来得了,反正五一学校也放假,四个人,正好凑一桌麻将。

  见李裕拿着手机走回来,李薰问他谁的电话打了这么长时间,李裕说是酒吧的事,李薰听了点点头没再多问。

  酒足饭饱。

  一行人告辞出门。

  李兵没想到边学道这么快完事,找地方吃饭去了。

  给李兵打完电话,边学道站在单元门口跟李裕和李薰聊天。

  等了几分钟,见李兵还没回来,李裕让怀着孕的李薰先上楼,然后拉着边学道走到车前,问他:“沈馥说要来参加婚礼。”

  边学道说:“好事啊”

  李裕说:“你不害怕?”

  边学道笑了:“我怕啥?为啥要怕?来就来呗,这都是你交下的人情。再说了,她来了,你这婚礼上报纸娱乐版头条可能有点够呛,网站上肯定能露一脸,花钱都买不来啊”

  李裕看着边学道说:“你还装。”

  边学道说:“你要是不信,那这样,等她来那天,我跟你一起去机场接她。”

  李裕直直地看了边学道好几秒,问道:“真的?”

  边学道说:“你跟她一起登过台,我也跟她一起登过台,在外界眼里,咱仨都是遇到兄弟和学道之人组合的成员,尽管她成功单飞了,但现在远道而来为组合成员之一的婚礼捧场,咱俩去机场接她,这事有问题?”

  李裕眨了眨眼睛:“媒体……”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正经媒体没那么没底线,就算无良小报,它也得说点差不多的吧?总不能拍到咱仨在一张照片里就起个标题……沈天后机场会两男,疑似要去3……”

  李裕顺口说:“要p你p我不p”

  看着李兵出现在路口,边学道说:“想得美,我还不带你呢”

  老地方。

  上次一起吃饭的西餐厅。

  这是边学道第二次跟傅采宁一起吃饭,第一次时他没注意,原来傅采宁吃饭这么慢。

  边学道盘里的,他切吧切吧,狼吞虎咽一会儿就吃完了。

  然后……

  傅采宁在他的注视下,慢条斯理地,生生吃了二十五分钟。

  见傅采宁似乎吃饱了,边学道手端酒杯,看着她说:“说说你设计的股权激励方案吧。”

  让服务生把盘子撤走,傅采宁晃着酒杯说:“首先咱俩必须再次明确一下共识,作为一种长效激励工具,股权激励所迸发的持续激情是工资、提成和奖金等短期激励工具所无法比拟的,它能够实现企业利益与个人利益的有效捆绑,所以,股权激励方案志在必行。”

  边学道点头说:“当然。”

  傅采宁问:“好奇我为什么再次跟你确认?”

  边学道说:“有点。”

  放下酒杯,傅采宁说:“很简单,因为这个方案,说白了就是从你兜里掏钱往外散,而且散的还不是小钱。我怕现在咱们说各种数据时你没感觉,等换算成钱的时候你受刺激。”

  边学道笑了:“我没那么小气。”

  傅采宁说:“那好,接下来,我一条一条说,有疑问你随时可以提问。”

  边学道轻轻点头。

  傅采宁说:“第一,用于股权激励的股本比例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0”

  边学道点头。

  傅采宁说:“第二,股权激励不等于股权奖励,更不是一次全员性质的福利。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持有公司股权,它是员工个人在公司做出贡献后得到回报的一种体现,是一种权力。”

  听到这里,边学道问:“具体怎么选定持股人员?”

  傅采宁说:“确认激励资格,从人力资本附加值、历史贡献、难以取代程度三个方面予以考察。决策层、高管、核心岗位负责人、不可替代的骨于必须纳入激励范围,还有就是中坚的中层管理人员、一线的优秀员工和骨于员工也有资格进入激励范围。”

  边学道问:“人力资本价值评定,具体怎么操作?”

  傅采宁说:“在评定人力资本价值时,将重点考虑激励对象的影响力、创造力、经验阅历、历史贡献、发展潜力、适应能力六大因素。”

  边学道说:“好吧,分红方案等回办公室再说,我想知道,激励周期你是怎么设计的?”

  傅采宁说:“合理的激励周期确实很关键,既不能让员工觉得遥不可及,又要规避一些员工的短期行为。”

  边学道点头。

  傅采宁接着说:“我的想法是,将股权激励的授予期设为-年,按bb4的比例,每年l次,分-次授予完毕,同期股权的解锁及期权的兑现亦分-年期实施。这样,一项股权激励计划的全部完成就会延续6年。在此期间,员工中途任何时刻想离开公司,都会觉得有些遗憾,以此增加其离职成本,强化长期留人的效用。”-

  年-年6年。

  边学道在心里算了一下,那时基本也就到214年了。

  如果……

  如果说他在214年真的有什么变故,病死、猝死、事故死或者离魂了,有了这批股权,最开始跟着他创业的这批人也就都有钱养老了,不枉相识共事一场。

  边学道想了想说:“最后一个问题,退出机制呢?”

  傅采宁挥手跟服务生又要了一杯水,扭回头说:“这一块还需要细化,基本就是合同期满、法定退休归为一类;辞职、辞退等非正常退出归为一类;另外我在想,是否加上一条,比如若激励对象连续两次考核不合格,则激励资格自动取消。”

  边学道说:“退出机制一定要细化,避免人财两失,避免法律纠纷。”

  结账前,傅采宁说:“我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说服了你同意这个方案。”

  边学道胸有成竹地说:“舍财而已,我妈从小就教过我。短期的损失是可以容忍的,因为我们最终追求的是长远的回报。只要股权布局不出问题,分出去一点,也变不了天。”

  傅采宁看着边学道说:“这个时候的你最像你。”

  (由衷感谢书友风中雪鹤的长评《我与俗人相见欢》,好书友就像牧师,不断给在前面码字砍怪的作者战士加血回蓝上增益激励状态,是作者全年无休创作的动力源头之一。另外感谢红颜乱舞、甚平、念旧、沫沫等一众书友的打赏,你们每一个名字我都点开看了一遍。同时,感谢看到上一章末尾的“小尾巴”而关注了庚不让吧的朋友们,不论大家看的是什么版,你们的行动已经给了我信心,让我知道我兢兢业业写俗人是值得的,我会用你们赋予我的力量,扛住更新组无休无止的恶意侮辱、歪曲和谩骂,调整状态,写完这个俗人的故事。谢谢大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