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55章 怒发冲冠

第655章 怒发冲冠

  苏以站在椅子旁,吃惊地看着边学道和谭家杰,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让边学道帮她“挡”谭家杰,在心里做了很多预想,可怎么也没想到边学道是这么“挡”的。

  太粗暴了!

  可是随后,边学道说什么宋佳,什么高中同学,苏以立刻感觉到,这里面有故事。

  人的记忆都有盲点。

  尽管当年宋佳和谭家杰的事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甚嚣尘上,但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故事”,很少有人刻意去记两个当事人的名字。

  同时,消息传播也有死角。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准备出国的苏以,完全不知道在美国遇见的校友谭家杰就是东森大学“负心故事”的男主角。

  她抗拒谭家杰的追求,纯粹是因为她一眼就看穿了这个男生身上的层层伪装。谭家杰那些花里胡哨的小聪明和小手段,在苏以眼里十分可笑。

  然而苏以是个有涵养的女人,她的涵养让她显得不太会拒绝别人,比如她不会在公众场合泼谭家杰一头水然后大声告诉他“你不是我的菜”。她更不会像廖蓼那样,当着边学道和出租车司机的面,跟左亨说“你去死……你他妈有多远,就给老娘滚多远”。

  谭家杰呢,这么些年,在追求女人这件事上无往不利,第一靠成绩优异能唬人;第二靠长的还可以不算丑;第三靠穷苦出身“自尊自强”博同情;第四靠的就是口甜舌滑、死缠烂打、对天发誓等绝招。

  在人多的场合,他会表现出鹤立鸡群的孑然傲气,让人觉得他很孤傲。一旦他锁定目标,就会挑独处的时候,在女生面前放下身架,各种甜言蜜语。

  别人面前的“孤傲才子”,那个没什么钱但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傲气男生,在自己面前为了爱情这么俯首帖耳……强烈的反差感,让校园里小女生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同时会被他激发出一种奇异的母性,很快就跟他确立关系,同进同出,丢盔卸甲……

  然后,再心甘情愿地掏钱培养这个“有才华有抱负有前途”的潜力股。

  宋佳如是,在美国割腕那个女生也如是。

  当然,肯定还有边学道不知道的女人,被谭家杰骗财骗色骗情,骗得身心俱伤。

  包房里的人,在边学道提宋佳名字前,只有在学校鼓捣“三木园”网站的李裕和心思细的杨浩隐隐联系上了当年学校里那件轰动一时的分手事件,可是他们不确定。

  他们主观认为自珍自爱的苏以百分之一百不会跟“分手故事”里的渣男有关系。

  等到边学道提起宋佳,包房里好些人立刻回过味了。

  603寝的女生还差一些,他们是园林系的,跟宋佳不在一个学院也不是一个专业。

  909寝的男生就不同了,他们跟宋佳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不同班,边学道在一班,宋佳在二班,两个班在一起上过课,而且系里搞联欢的时候,都见过面。

  宋佳跟谭家杰分手发生在学期末,事发后没多久谭家杰就跟新欢潇潇洒洒去了美国,909寝的男生只知道系里二班的宋佳被材料系一个姓谭的男生“玩得挺惨”。

  真的难以置信,眼前这个来找苏以的美国留学生,就是那个“玩女人”的渣男!

  陈建上学时是班长,听说的比别人多一些。

  知道被边学道打了的这个谭家杰,就是“玩残”二班宋佳的谭家杰,陈建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尼玛的!

  跟苏以处了那么久,他都没吃上一口,这个姓谭的小瘪三还敢有想法,惦记着吃一口?

  坐得近的人甚至可以看见,陈建的头发都立起来了。

  陈建现在的心情状态,跟边学道当初发现陶庆复读三年心理出了问题后一样。

  因为时间不对,徐尚秀可以暂时不接受边学道,两人可以当普通朋友,当普通校友,甚至当路人,但边学道绝不能让陶庆伤害徐尚秀。就算他现在没伤害,以后有伤害的可能也不行,一丝一毫的潜在可能都不行。

  陈建也是如此。

  他固然跟苏以分手了,但苏以在他心里一直是美好的,是他从不对人讲的终生珍藏的美丽回忆。

  现在,这个叫谭家杰的渣男,竟然从美国追回国来找苏以……

  一向理智自私的陈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保护苏以。

  陈建忽然起身。

  大家都以为他要上去揍谭家杰,没想到他招呼于今:“老于,我去卫生间,你去不?”

  看了陈建一眼,又看看从身高到体型再到搏击技巧全面占上风的边学道,于今站起身说:“等我,我也憋着尿呢!”

  于今走到艾峰身后时,用手拍了艾峰肩膀一下。

  艾峰扭头看着于今的眼睛,重重点头。

  陈建和于今出去了。

  边学道和颜悦色地看着谭家杰的脸问:“怎么样?想起我是谁了吗?”

  谭家杰咬着牙问:“你凭什么打我?”

  接着,谭家杰抹了一把鼻子流出的血,狠狠地说:“你这是故意伤害,我要告你。”

  边学道听了,大声喊道:“李兵。”

  其实,自从谭家杰进包房,李兵就一直在门外注意包房里的动静,因为他知道,边学道不会无缘无故让他上楼守在门口,更不会无缘无故让唐根水派保安过来。

  刚才边学道打谭家杰那一巴掌,李兵听出来是动手了。

  不过边学道没叫他,他就恪守本分,守在门口。再说了,抛开边学道隔三差五在尚动俱乐部运动练习拳击搏击不说,就说那一屋子同学,也轮不到刚进去那个人撒野。

  听见边学道叫他,李兵应声推门走了进去。

  扫了一眼脸上见血的谭家杰,李兵关上门说:“边总。”

  边学道看着谭家杰说:“这个人说我打他了,要告我。”

  听边学道这么说,李兵二话不说,拳击手出身的他原地腰部发力,猛地一拳打在谭家杰腹部。

  包房里的女人看得同时心头一紧。

  这一拳太重了……

  边学道的手劲儿固然不小,但跟李兵比,最少差了两三个级别。

  李兵这一拳,爆发力极强,打得谭家杰双脚离地,整个人撞到身后的墙上,然后抱着肚子跪在了地上。

  一拳将谭家杰打倒,李兵面无表情地说:“我打你了,我叫李兵。”

  李兵出去后,苏以犹豫再三,走到边学道身边说:“别打了,会出事的。”

  边学道听了,蹲下,看着表情痛苦的谭家杰说:“高材生,来,说一句莫欺少年穷,我就不打你了。”

  ……

  包房外。

  陈建和于今没去卫生间。

  两人走出饭店,坐进于今车里,关上车门,陈建说:“我要废了这个姓谭的,我出钱,你帮我联系路子。”

  于今透过车窗四下看了一圈,说:“你冷静冷静,办什么事都得从长计议。”

  陈建语速很快地说:“不能等,那个人渣只要离开松江,我就抓不到他了,等他返回美国,苏以……”

  于今说:“没你想得那么糟糕,苏以你还不了解?她不会给谭人渣机会的。”

  陈建说:“不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到时他俩在美国,发生什么事想救都来不及,我不能让他毁了苏以。”

  于今本来还想劝,但看陈建的样子,他忍住了,过了几秒,于今问:“你想我怎么帮你?”

  陈建说:“弄残废他。”

  于今抽出一根烟,点着,说:“性价比太低。断一只手、断一条腿、瞎一只眼……都算残废,但他康复后照样能去美国,去了美国照样能找到苏以。而且,弄出重伤害,我的关系就不一定能罩得住了,得老边出面才行。”

  边学道……

  大家都知道,随着地位升高,边学道越来越爱惜羽毛。

  陈建说:“那……让你浴场里的女人给他来一个仙人跳。”

  于今说:“仙人跳是求财的手段,敲他一笔又怎样?”

  陈建说:“拍他不雅照。”

  于今说:“他一个留学生,也不是官员,拍他不雅照有个屁用?”

  陈建红着眼睛说:“那找人开车撞死他。”

  于今将车窗按下一截,把手里的半支烟丢出去,说:“老陈你的心思乱了,等你冷静下来再说吧。”

  陈建说:“等等,等等,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于今说:“没那么复杂,你想办法让苏以回国不就完了?”

  陈建说:“苏以怎么可能听我的?”

  于今手指敲着方向盘,偶尔瞟一眼下意识抖动右腿、眼珠转个不停的陈建。

  突然,陈建的腿不抖了,眼珠也不转了,眉头蹙在一起,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

  出来太久了,不知道包房里怎么样了,于今说:“先回去吧。”

  陈建咬着牙,一把抓住于今的胳膊,压着嗓子说:“我记得有一次喝酒,你跟我说你们浴场里有人吸-毒。”

  于今回手将车窗按上去,看着陈建问:“什么意思?”

  陈建眼露凶光:“弄点毒-品,放他车里,让他回不了美国。”

  我靠!

  让谭家杰回不了美国,就不是小打小闹的量。

  那么大的量,别说弄起来有危险,就算渠道安全,一时半会也弄不到啊!

  于今瞪着陈建说:“你疯了?”

  陈建哀求说:“老于,巾哥,我没路子,你一定要帮我,钱我出双倍,你只要帮我弄到东西,给我,不经别人手,我自己想办法栽到他身上,就算有个万一,我自己扛,绝不牵扯你。。”

  于今听完,突然动手抽了陈建一个嘴巴,怒不可遏地说:“你现在就滚蛋,我真给你就是坑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