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57章 杀人不见血

第657章 杀人不见血

  艾峰和李裕离开了。

  陈建低头想了一会儿,说:“老边你也回去吧。”

  边学道听了一笑,问于今:“你俩刚才于什么去了?去了那么久?”

  于今自顾自倒了一杯酒:“刚才我欣赏老陈的最新变身去了。”

  “最新变身?”

  于今说:“嗯,花花公子变身痴情男。”

  边学道笑呵呵地问:“老陈想怎么样?”

  于今说:“老陈想收了谭家杰。”

  “收?”边学道问。

  于今点头说:“对,不过除了倩女幽魂里的普渡慈航,谁收了谭家杰老陈都不放心。”

  边学道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于,说:“法海也会收妖,雷峰塔一压,一样出不来。”

  4月3日上午ll点。

  戴着口罩的谭家杰背着一个大旅行包,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走到宾馆前台退房。

  见谭家杰出现,一个坐在宾馆大堂休息区里看杂志的男人拿起了手机。

  谭家杰昨天开的车是租的,本意是想在苏以面前装潇洒,结果以前的老底儿被人翻出来了,追女神无望,一大早,他就把车还回去了。

  谭家杰不想坐机场巴士,因为他脸上有伤,他最讨厌别人看见他狼狈的样子,然后露出鄙夷、疑惑、好奇的眼神,所以下楼前他就决定打车去机场。

  他运气不错,走出宾馆大门,就看见路边正停着两辆出租车在等客。

  直奔前面那辆出租车,谭家杰打开后门,把背上的包摘下来,放在后座上,然后拉开前门,坐进了副驾驶位,告诉出租司机:“去机场。”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中年男人,看了谭家杰一眼,说:“哥们,把你包放后备箱呗,机场这么远的道儿,要是有合适的,我路上再捎一个。”

  谭家杰本身就一肚子邪火,听司机这么说,他瞪着眼睛问司机:“我那包是于净的,怎么能放后备箱?”

  司机是典型的北方男人,一点不怵谭家杰,反问道:“你包于净,我车也不脏啊”

  谭家杰问:“你什么态度?怎么做生意的?”

  司机说:“我还就不做你生意了,下车下车”

  谭家杰是真想打这司机一顿,可惜,他没那个胆子,于是气呼呼地开门下车,从后座上把旅行包拎出来,重重地摔上车门。

  司机下车,大声问谭家杰:“你t摔谁呢?”

  谭家杰没接话,拎着包走向第二辆出租车。

  才拉开车门,第二辆车上6岁左右面相和善的男司机就说:“乘客你好,旅行包放后备箱吧”

  这次谭家杰没较真,走到车后,将旅行包塞进了后备箱。

  上车,启动。

  司机一脸笑模样,看着谭家杰说:“去哪里?”

  谭家杰透过车窗,恨恨地看着前一辆出租车说:“松江的出租司机都是什么素质?没人管管?”

  被谭家杰捎带上骂了,老司机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跟开车的生什么气?你还没说你去哪啊?”

  “机场。”谭家杰说。

  出租车驶入主于道,开了好一段,老司机问谭家杰:“一看乘客你就不是一般人,在哪高就?”

  这句话谭家杰很受用,他最喜欢别人问他“在哪”?

  谭家杰说:“我在美国留学。”

  “哎呀”老司机说:“我就说嘛,一看你身上那劲儿,就跟我们这些小百姓不一样。不是我吹,开了这么多年出租车,这眼睛练的啊,特准。”

  谭家杰随口问:“你开了多少年出租车了?”

  老司机说:“多少年?算一算……快2年了。”

  谭家杰问:“没想过于点别的?”

  老司机说:“我不像你,有文化,高级知识分子,我除了开车,不会于别的。再说了,像你们这样的人才,追求的高,我呢,能挣到口吃的就行。”

  在老司机面前,谭家杰找到了居高临下的感觉,所以两人聊的很投机。

  开出城区要奔机场高速了。

  一处路口,有两个年轻女人挥手拦车。

  老司机问谭家杰:“这条路都是去机场的,我捎上她俩?”

  一路聊得这么嗨皮,谭家杰不好意思说不行,就点头说:“问问她俩去哪吧。”

  停下车,老司机问两个年轻女人:“你俩去哪?”

  近距离看,拦车的两个女人长得都很漂亮。

  其中一头黄色长发的女人说:“师傅,我们去机场,顺路吗?”

  老司机说:“顺路,这位乘客也是去机场的,上来吧。”

  “太好了”黄色头发的女人跟另一个女人说:“姐,咱俩坐后面,你把袋子放后备箱吧。”

  一头黑色长发的女人拎起脚下一个大旅行包,向后备箱走去。

  她这个包都沾地了,想不放后备箱司机也不能同意。

  黄头发女人拉开车门坐进车里,探头问司机:“师傅,我们从这上车,怎么算钱?”

  司机听了,伸手指着车上的计价器说:“你记住这个数,等到了地方,我从总数里扣出去。”

  黄头发女人脑袋堵在司机和谭家杰座位中间,看着计价器说:“你这个算法不对吧?”

  司机说:“怎么不对?”

  黄头发女人坚持说:“不对,起步价跟单价不一样吧?”

  司机指着谭家杰说:“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你让这位乘客说,他是文化人。”

  谭家杰低头看了一眼计价器,说:“应该这么算……”

  黑头发女人上车了。

  一辆车,四个人,一路开到松江长平机场。

  时间刚刚好,谭家杰拿到机票,不用找地方休息,直接过安检准备登机。

  这班飞机在燕京中转,乘客不少,安检口排了挺长的队。

  带着口罩的谭家杰站在队伍里,看上去比其他人更醒目。

  终于到谭家杰了。

  他把旅行包放在x光机传送带上,然后穿过安检门,站在安检员面前抬起双臂。

  坐在隔断里盯着安检屏幕的机场工作人员突然神情一凝,仔细看了几眼,抬手拿起电脑旁的话筒:“国内e,有情况。”

  (最近实在太忙了,累得要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