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64章 人不三俗没有趣

第664章 人不三俗没有趣

  李裕婚礼上,一向喝酒有度的边学道喝醉了。

  真的醉了……

  第一,婚礼上多好来宾,边学道都要过去喝一杯酒。

  人家看他的面子来参加婚宴,他就不能再端着有道集团老板的架子,这是人情。

  头两瓶酒,是掺了水的。

  后面几瓶,就拿乱套了,全是真酒。

  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一直喝,不醉才奇怪。

  第二,边学道自己也想醉一把。

  齐人之福不好享。

  董雪是伴娘,沈馥是嘉宾,让这两个女人跟自己大被同眠是扯淡。

  如果不把自己喝醉,晚上怎么办?

  所以说,一醉解千愁。

  第三,李裕和李薰结婚边学道是真高兴。

  别人看李裕是他哥们,但在边学道内心深处,李裕既是朋友,也是晚辈,这实在是一种复杂到难以言说的感觉。

  从大学一年级两个寝室第一次联谊起,边学道一路旁观了两人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909寝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寝室,寝室里有勾引人妻出轨的孔维泽,有“千里奔袭”要手刃仇人的杨浩,有心狠手辣的于今,有花花公子陈建……当然,909寝的长情男不只李裕一个,杨浩对蒋楠楠同样情有独钟,童超更是义无反顾地陪夏宁去了原始森林。

  可是从多方面综合看,李裕的善良,李裕的仗义,李裕的正直,李裕的真诚,李裕的开朗,李裕的专一,让他成为了909寝人缘最好的一个。

  边学道在寝室的人缘也不错,可他的人际关系不像李裕那么单纯。边学道的好人缘,来自于他的钱,来自于他的势,来自于他超出同龄人的“强”。

  大家跟边学道亲近,更多是因为想着以后可能会有求于他,或者根本就是不敢得罪他。说到人格魅力,边学道的优点在于慷慨和对朋友好,但他本性是一个比较“独”且戒心很重的人,无论男女,想真正走近他,都不那么容易。

  而且,重生者的游离感,注定了除父母和徐尚秀几个前世有关联的人,边学道对其他人的亲近度都是有上限的。就像祝海山跟边学道见过两次面后,仅仅因为来自于同一个时空,他对边学道的亲近感甚至超过了对祝家的一些子孙。

  所以说,在这个时空里,边学道是个“既熟悉又陌生”、“既融合又游离”的复杂混合体。

  李裕是个例外。

  边学道甚至幻想过,等他有了孩子,不求孩子天纵英才,只要孩子的性格品行能有李裕的五分,他就很满意了。

  这实在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

  边学道喝高了……

  大家把他扶到充当休息室的包房里,边学道忍了几次没忍住,刚想起身去卫生间,结果才站起来,“哇”的一口吐在了地上。

  董雪心疼地拍着他的后背,连声说:“为什么喝这么急?怎么不用准备好的酒?”

  吐了几口,边学道扶着桌子说:“没法换酒,今天来的不少人都是酒桌上的老手,人家给面子来了,我不好做的太明显。”

  董雪说:“找人送你回家吧。”

  边学道摇摇头:“不行,还有一些人必须得过去喝一杯,不然就失礼了。”

  董雪说:“你都这样了,还怎么喝?”

  酒精上头的边学道,不顾有别人在场,抬手摸着董雪的脸说:“人在江湖,看重的就是彼此给面子,放心,我还能撑一会儿。”

  陈建在一边给边学道撕开一盒酸奶,递过来说:“你先喝点,压一压。还有多少桌要去?我替你挡。”

  边学道喝了两大口酸奶,摆手说:“你替我喝,对方不领情,跟没喝一样,还得我去,对了,这次可千万给我拿准备好的酒。”

  尽管换了准备好的掺了水的酒,又喝了十来桌,边学道还是彻底喝倒了。

  李兵开车,艾峰、杨浩和蒋楠楠陪着,把边学道送回了红楼。

  众目睽睽之下,董雪和沈馥强忍着,没跟回来。

  看着他睡下,呼吸平稳,四人才离开。

  这一觉,边学道一直睡到晚上11点。

  调成振动的手机里,存着n条未接来电和短信,醉酒熟睡中的边学道一点儿都没听见。

  爬起来开灯,喝了杯水,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边学道一下扑在床上,想继续睡。

  朦朦胧胧中,仿佛听见了敲门声。

  以为是幻觉,可是敲门声越来越清晰。

  揉着头,去开门,边学道看到了头发上挂着水珠的董雪。

  看见董雪的样子,边学道一下醒了大半:“你怎么来了?还有你的头发……外面下雨了?”

  董雪走进屋,脱掉外套说:“小雨,10点开始下的。”

  边学道关上门,回身问:“你这是刚到?”

  董雪从卫生间里拿出一套毛巾,边擦头发边说:“在你们学校逛了一会儿,刚才看见你家亮灯了,估计你醒了,就上来敲门。”

  边学道听了,一把将董雪揽进怀里:“傻丫头,到了你就敲门啊,为什么在外面傻等?我要是一直睡到天亮怎么办?”

  董雪把手里的毛巾搭在边学道脖子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醉酒的人睡到自然醒才对身体好,你要是再不醒,我也要回家了。”

  坐在沙发上,边学道问董雪:“我走后婚礼怎么样?”

  董雪说:“挺好的,就是后来李裕爸爸也喝多了,又哭又闹,说自己对不起儿子和老婆。”

  边学道摸着头问:“我喝醉后没哭闹吧?”

  董雪看着边学道问:“你都记不得了?”

  边学道皱着眉回想了一会儿:“第一次吐的时候还有记忆,第二次就记不清了。”

  董雪一下坐在边学道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你呢,倒是没哭也没闹,可是你抓着沈馥的手就不松手,还要亲人家。”

  边学道眼睛立刻睁得老大,一边努力回忆一边问董雪:“有吗?”

  看见边学道的样子,董雪“咯咯”地笑:“觉得我在骗你啊?那你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好了。对了,你跟沈天后什么关系啊?她怎么任由你拉着她耍酒疯,不抽你呢?”

  边学道明白了,董雪这小妮子在诈他和沈馥的关系。

  边学道两世为人,醉酒后的习惯是不言不语呼呼大睡,从来没有过抓着别人耍酒疯的行为。

  想通这点,边学道对着董雪的屁股就是一巴掌:“你大晚上在外面晃荡,就为问我和沈馥什么关系?”

  董雪把脑袋搭在边学道肩膀上,柔柔地说:“3号我就要和李裕李薰一起飞法国了,我是想多一点时间再看看你。”

  边学道说:“别这么伤感,5月下旬我要飞过去参加戛纳电影节,估计会在酒庄住上一段日子。”

  董雪说:“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

  美人在怀,身体里还存留着酒精的边学道低头在董雪胸前咬了一口,抬头说:“你说的对,现在是现在,现在是**一刻值千金。”

  董雪扭着身体说:“我不,我只想跟你说说话。”

  边学道问:“说什么呢?”

  董雪转着眼珠说:“说晚安啊、早上好啊什么的。”

  边学道在大脑里展开审读员的强大文字拆解能力,笑着弹了一下董雪脑门,说:“你说的晚安啊、早上好啊,跟我说的**一刻值千金是一个意思啊!”

  董雪迷糊了:“它们怎么会是一个意思?”

  边学道说:“那我要是分析出一个意思来,你得从了我。”

  董雪傻傻地想着“晚安”和“早上好”怎么会是性暗示,一时忽略了边学道的话。

  边学道捏了一下董雪的鼻子说:“你看啊,晚安的晚字里有个‘日’字,晚安的安字里有个‘女’字……日……女……日在免前,女在宝字盖下面……你瞅瞅,连体位都有了。”

  听了边学道的话,董雪整个人瞬间进入了大脑短路状态。

  她是被气的!

  边学道还在继续解读。

  “早上好……有早一点上感觉特别好的寓意,‘上’字是三个字的核心,‘好’字则形象地描述出了早一点‘上’的美妙结果……你看……早上好……这不就是另一个版本的**一刻值千金吗?当然了,你要是觉得这句俗,可以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董雪狠狠地在边学道肋下掐了一把,说:“你这个人简直俗透了!”

  边学道可不管董雪怎么说,他照例一把将董雪抱起来,走进卧室,把董雪丢在床上,说:“人不三俗没有趣,你还是从了我吧。”

  ………………

  5月2日,送别之日。

  艾峰走了。

  603寝的女生也都走了。

  一场热闹的婚礼过后,一帮同学再次散落天涯海角。

  下一次,谁也不知道人还能不能凑得这么全。

  机场里,来送苏以的人都到了,唯独不见陈建。

  于今给陈建打了几遍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当初算计谭家杰时,陈建恨不得跟姓谭的玉石俱焚,可是苏以现在要走,他跑哪去了?

  秀外慧中的苏以知道,是昨天在车里那一句“爱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和她晚上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伤了陈建的心。

  苏以是真的不想再跟陈建继续纠缠了。

  陈建在松江这两年是怎么过的,苏以有她的消息渠道,她已经可以清晰地判断出,自己跟陈建是两类人,就算勉强走到一起,也只会是分手的结局。

  慧剑斩情丝,一次斩不断,就再斩一次。

  这就是苏以。

  5月3日。

  董雪、李裕和李薰结伴飞往燕京,再从燕京飞巴黎。

  3号这天晚上,陈建和于今在外面喝酒,喝着喝着,陈建哭成了泪人,他告诉于今:“这一辈子,我都快乐不起来了。”

  于今不客气地说:“深表不信!”

  陈建问:“你为啥不信?”

  于今说:“你要是十年后想着苏以还能哭出来,我就告诉你我为啥不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