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73章 游园惊魂

第673章 游园惊魂

  店铺里焚着香,摆着不少礼佛、风水器物出售。

  听说是来算命的,女服务员把单娆和边学道引到后屋,伸手撩开挂在门上的红色布帘说:“冷师傅,来客人了。

  坐在屋子里面的,是个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很瘦,眼眶微陷,看上去有点营养不良,一脸的清冷。她眼神平静地看着走进屋的单娆和边学道,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他俩坐对面的椅子上。

  这次单娆不再让对方先算许必成,她想明白了,算许必成不如算自己。

  对许必成,单娆其实所知很有限,她都拿不准姑父在外面是否还有其他外室,生男还是生女,就手里这点儿信息量,算许必成很难验证对方的水平。

  人最了解的是自己,算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肯定不会被人蒙。

  单娆跟女人报出自己的生日,没说是谁,只说求测。

  中年女人手法跟盲算手法差不多,不借助工具书,把单娆的生日写在面前的纸上,像计算公式一样,写了几笔,就把八字排出来了。

  盯着单娆的八字和大运看了半分钟,中年女人开口了,她的声音很柔:“上等命。”

  边学道笑呵呵地问:“好在何处?”

  中年女人说:“此坤造生于戊寅日,以戊制寅,厚土服虎之势,配偶有本事,但很听她的话。又生在丙辰时,成龙吟虎啸格。此女命主戊土自坐长生,年月有情,一官清透,3岁后大运现喜用神,天生贵气,富贵根本不用问的。唯一不好的地方是事业心和上进心太强,易遭人嫉妒。”

  边学道学单娆的思路,问:“你看她是于什么的?”

  中年女人看了单娆一眼:“是个公务员。可惜了,此造如果是男人,仕途大有可为。”

  单娆问:“这个人哪年能结婚?”

  中年女人说:“戊寅日是阴差阳错日,婚姻最难测,需要逐年逐月对照,从大运上看,应该是22年之后才结婚

  单娆又问:“那如果22年之前结婚呢?”

  中年女人说:“22年之前结婚,阻力很大,而且夫妻不和,容易感情破裂导致离婚。”

  单娆后悔了。

  没事拉着边学道算命于什么?

  这下好,在两人心里都留下了疙瘩——22年前结婚不好

  这不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吗?

  不过单娆有城府,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很少表现出来,她又报了边学道生日。

  中年女人拿着边学道的八字说:“中等命。”

  单娆问:“还能看出什么?”

  中年女人说:“此乾造生于甲子日,结合月时看,有慈悲心肠,子女会有出息,但是地支无根,犹如水上漂木,中年会比较辛苦。今日你在寺庙附近求测,代表此人跟佛教有一些缘分,水上漂木当取水上莲花之形,可增三分福气减三分祸端。不过他214年有一场灾,是命里的劫数,能不能过去看天意。”

  单娆问:“很严重?哪方面的?”

  中年女人说:“身体健康方面,开车也要注意。”

  单娆想了想问:“有办法破解吗?”

  中年女人说:“有办法,不过比较麻烦,也比较贵。”

  单娆说:“钱不是问题。”

  中年女人说:“那你ll天之后带这个八字本人来找我,我修的道法有规矩,要特定日子才能施法。”

  前面算的部分还算靠谱,可是后面说什么修道,边学道是一点儿都不信。

  别说世间的真传已经微乎其微,真修道的人,最怕牵扯因果,哪里会为一点红白之物替人逆天改命?

  两人交钱出门,单娆看着边学道说:“要不你ll天后再来一趟?”

  边学道伸手在单娆鼻子尖刮了一下:“想什么呢?江湖术士为了骗钱的把戏,你还真信?”

  单娆挽着边学道说:“也花不了多少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边学道拉着单娆朝前走:“你看他(她)们算我有一个算准的吗?”

  单娆还记着北戴河算命那次老头退钱的事,说:“算别人都准,就算你不准,你是个妖怪。”

  边学道哈哈一笑:“我是孙悟空,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心恩寺离松江游乐园很近,单娆远远看见高耸的摩天轮,跟边学道说她想去游乐园玩。

  边学道捏着鼻子答应了。

  如果不是单娆,别人真请不动他边老板玩这个。

  两人买的是套票,大约一个小时后,玩到了过山车。

  过山车是松江游乐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平均要排半小时的队才能上去玩一次。

  排队时,听着前面的人在半空中尖叫,单娆显得很兴奋。

  终于轮到他俩了。

  过山车一共座位,边学道和单娆坐在第

  边学道以前坐过过山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坐上来,还没启动,他的心脏就砰砰跳得厉害,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他后悔了。

  可是单娆坐在身边,而且下面还有好多排队的人在看着,他不好意思离座放弃,那样太丢面子了。

  万一附近有认识他的,传开他不敢坐过山车,上车没启动就吓下来了,一世英名都毁了。

  一阵短促的铃声响过,过山车启动了。

  尖叫之旅。

  开始的时候,单娆还强忍着,可是过山车爬到第一个顶端开始往下俯冲的时候,单娆终于本能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

  边学道没有出声,因为他觉得还好,刺激程度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摩天轮他恐高,直升飞机他也恐高,可是坐在过山车上,反而没那么明显了。

  单娆基本已经忘了边学道的存在,她只顾着专注地尖叫。

  过山车第二次爬坡,即将面对的是一个近3度的垂直俯冲。

  上坡的时候,车上的人都停止了尖叫,似乎在为下一次尖叫积攒体力。

  过山车爬到了至高点。

  随后,车头向下,开始俯冲。

  车上好些人的尖叫正在嗓子眼翻滚,还没吐出来,突然一声巨响,过山车停了下来。

  出故障了……

  过山车车头朝下,成3度垂直挂在了半空中。

  一车人都情绪失控了

  不仅过山车上的人尖叫着,在下面排队等着玩的人也吓傻了,附近的游人迅速向过山车周围聚拢。

  大事故

  边学道双手紧紧抓着h型压肩,扭头冲单娆大喊:“别害怕,保持冷静”

  我靠

  不是214年才有一劫吗?

  怎么还提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