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74章 命悬高空

第674章 命悬高空

  过山车发生重大故障,游乐园相关工作人员和技术人员迅速到位。

  很快,园区的高音喇叭开始广播:“请过山车上的游客朋友保持冷静,保存体力,救援正在进行。”

  所谓救援,是控制过山车的工作人员和技术人员一起,启动应急备用系统,试图打开刹车,把过山车放下来,可是尝试了几次,过山车毫无反应。

  坏的很彻底……

  游乐园的工作人员束手无策,只能求救消防,电话很快打到了。

  医院离的近,不到1o分钟,12o急救车就开进了游乐园。可是人还在3o多米的半空中挂着呢,医生护士除了站在下面仰头往上看,什么也做不了。

  事故发生第15分钟,市消防队登高平台消防车开到了过山车附近。

  接着,媒体记者也到了。

  电视台的、广播台的、报社的、网站的都来了。

  网站最有优势。

  网站的记者“咔咔”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在围观人群中找到几个原本排队等着玩过山车的游客,听他们简单讲述了事故发生前后的情形,现场就把照片和文字传给了单位领导。几位领导审核过后觉得没有问题,立刻就把新闻发了出去。

  新闻标题是——《松江游乐园过山车突发故障,16名游客命悬高空》。

  反应第二快的是广播电台。

  人类社会发展到2oo7年,随着互联网和汽车的普及,广播行业整体萎缩,只有大城市里的交通广播台还有一些市场。

  很快,跑在松江市内的、听着交通广播的出租车、私家车、公交车里的人都知道了,松江游乐园的过山车发生故障,1o多名游客目前正困在3o多米的高空,十分危急。

  广播不像网站,没法图文并茂,所以主播用了很大力气去描述过山车挂在半空中的样子——车头朝下,近9o度垂直挂在铁轨上,过山车上的人都是面部朝下,全靠过山车上的压肩和安全杠保护上面的人不坠落。

  最后,主播煽情地说:这是一场争分夺秒与地心引力的较量,要知道,人面部朝下悬挂在3o多米的高空,对心理和生理都是极大的考验。希望所有在收听节目的听众和我一起为困在过山车上的游客祈福,希望他们都能平安。

  过山车上,一片死静。

  无人尖叫,因为大多已经吓得叫不出来了。

  而且,尖叫的时候身体会用力,全身都靠安全压杠在护着,万一身体用力过大破坏了平衡怎么办?万一安全压杠受力后突然断了怎么办?

  也没人说话,只能听见前后座急促粗重的呼吸声。

  提醒大家“冷静、保存体力、等待救援”的广播过后几分钟,见除了下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周围毫无起色,坐在过山车后排的一个女孩哭了起来,女孩边哭边埋怨坐在身旁的男友,说她不想坐,男友非拉着她坐。

  其他人被女孩弄得心烦意乱,可是没人出声制止她,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保存体力最重要。

  真正的度秒如年!

  下面的人过了1o分钟,被困在过山车上的人觉得像过了1oo年那么长。

  挂在高空不一定人人害怕,可是大家现在的姿势和角度太吓人了,近9o度垂直面朝地面,只倒控了1o几分钟,过山车上的人已经个个面部充血、脑压上升了。

  边学道努力伸出手,抓着单娆的一只胳膊说:“别害怕,有我呢,我陪着你。”

  单娆脸色苍白,扭头看向边学道,小声说:“我错了,我不该拉着你来,我错了……”

  边学道强笑一下说:“别这么想,放松身体,保存体力。”

  过山车下。

  消防人员跟游乐园工作人员交流了几分钟,制定了救援方案。

  就松江游乐园过山车类型,和过山车发生故障的位置以及角度来说,登高平台车是唯一可行的救援方案。

  这个救援方案的缺点在于,登高平台载重有限,除了救援人员,登高平台每次最多救两个人,而每次升降需要近3o分钟。

  登高平台升起来了。

  当登高平台刚升到一半的时候,李兵来到了过山车下。

  边学道和单娆在心恩寺拜佛时,李兵等在寺庙外的停车区。

  单娆决定去游乐园,李兵开车载着两人到游乐园停车场,边学道和单娆把包和手机都放在了车里,只带了钱在身上。

  李兵在车里无聊,开着广播听节目,听着听着,就听到广播里说松江游乐园过山车发生故障,1o余名游客被困半空。

  李兵听了,当时就是一个激灵,心说:不会这么巧吧?

  就在这时,边学道放在车里的手机响了。

  李兵犹豫一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显示的名字是傅采宁。

  第一遍李兵没接,很快电话又响了,还是傅采宁。

  这次李兵接了。

  傅采宁一听是李兵接电话,她问:“边总呢?”

  李兵有点为难,说:“在应酬。”

  傅采宁问:“应酬?在澡堂子里应酬?什么应酬要把电话放你身上?”

  李兵不说话了。

  傅采宁说:“公司有事,你把电话给边总。”

  李兵说:“他不在我身边。”

  傅采宁提高声音问:“不在你身边?你们现在在哪?”

  李兵是边学道贴身的人,想跟他攀交情的大有人在,所以尽管李兵不怎么在办公室待着,但他信息灵通,对集团内部的情况十分了解,知道傅采宁是集团红人,手里权力很大。

  李兵不想得罪傅采宁,而且边学道在游乐园陪女朋友,也不算什么机密,他就跟傅采宁说:“边总现在人在游乐园。”

  游乐园?

  听到李兵这个答复,傅采宁脑子都短路了。

  一个大集团的老总,不上班,推迟原定会议,去游乐园玩?

  有这么没正形的?

  傅采宁问:“边总跟谁在一起?”

  李兵说:“傅秘书你就别为难我了。”

  傅采宁深吸一口气,说:“行,我不为难你,你现在去找到边总,告诉他,公司有急事需要他处理。”

  挂断电话,李兵拿着手机下车。

  一路走一路找,走到了过山车下。

  人高马大的李兵挤到围观人群最前部,抬头往上看,视力非常好的他看到了困在半空中,坐在过山车第2排的边学道和单娆。

  李兵头上“唰”地一下就见汗了。

  这……这……

  怎么就这么巧?

  手机又响了,还是傅采宁。

  李兵下意识地接起电话,傅采宁问:“找到了吗?”

  李兵抬头看着卡在半空中的过山车,嘴唇开合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找……找到了。”

  傅采宁说:“把电话给边总。”

  李兵说:“给不了他。”

  傅采宁问:“为什么?”

  李兵咽了口唾沫说:“边总……在坐过山车,过山车……坏了……正卡在半空中!”

  …………

  …………

  (我们通过判断力看到真理,就像猫头鹰眼睛里看见的阳光,在强烈的阳光下看到的是一片茫然,我们又如何用来说服别人呢?出于文字的惯性,我在故事里写了一点认知和观点,我没说它对,也没想教育谁,如果有偏颇,请大家多包涵,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