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76章 先救女人

第676章 先救女人

  杨恩乔一直负责集团外联,认识的人多,路子也广,打了几个电话后,现场救援总指挥走了过来。

  现场指挥问杨恩乔:“哪个是你说的那个人?”

  杨恩乔抬头指着过山车说:“第二排两个人都是。”

  现场指挥点点头说:“我跟救援战士说一声。”

  李兵忽然问道:“为什么不再派一辆车?一起救援能把人救下来。”

  现场指挥看了李兵一眼,说:“我们队现在就这一辆登高车,另外一辆在外面维护修理呢。想再派,得跟其他支队调,我没那个权限,你得去找总队。而且附近这环境你也看到了,再来一辆车,地面空间不够,得把南边护栏都拆了,还有那几棵树,也得放倒,园区会同意吗?”

  杨恩乔忽然问:“如果用直升飞机救援呢?”

  现场指挥盯着杨恩乔看了几秒,说:“第一,直升飞机不是说飞就飞的,得申请空域。第二,有直升飞机没有专业的空中救援队也没用,空降救援不是谁都能于的。再说园里这么多高大的游乐设施,直升机落不下来。”

  说话的时候,登高平台第二次升上去了。

  这次上面只搭载了两名消防员,也就是说,这次可以救两个人下来。

  边学道看着缓缓升高的登高平台,小声跟单娆说:“这趟你就下去,然后跟20去医院检查身体。”

  单娆抖着嘴唇问:“那你呢?”

  边学道说:“我得下趟。平台只能搭载四个人,上来两个消防员,第一排救下去一个还剩一下,咱俩第二排,你先下,我后下。”

  单娆说:“我不,要么一起下,要么你先下。”

  边学道压着嗓子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孩子气,听话。平台上来了,你别说话了,保存体力。”

  登高平台上的消防员先用近10分钟把第一排的女孩救上登高平台,然后用对讲机遥控下面的操作人员,指挥平台缓缓移动,靠近第二排。

  见登高平台凑了过来,边学道冲消防员说:“先救我旁边的,先救我旁边的。”

  消防员看了单娆一眼,跟边学道说:“你再坚持一会儿。”

  看着消防员在单娆身上绑安带,栓安绳,然后单娆身上的压肩缓缓升起,边学道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他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出错千万不要刮风千万不要刮风

  这个时候,怕刮风。

  风一起,平台就会上下左右不规律晃动,在3多米的高空,这是很危险的。

  所幸天佑单娆,在两个消防员的帮助下,单娆顺利地爬上了登高平台。

  在登高平台上,见消防员关上护栏,锁上保险栓,然后拿着对讲机说“已解救两人,请求下落,请求下落”,手脚酸软力的单娆跪在登高平台里,双手抓着护栏流着泪说:“学道,学道,你坚持住,我在下面等你,我错了,我不该拉你来……学道……”

  登高平台缓缓下落。

  边学道困在过山车上,单娆跪在登高平台上,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像是电影中火车动后,一个火车里一个火车外的恋人,越分越开,越离越远。

  单娆泪眼朦胧地向上伸手,想要抓住什么。

  边学道强笑着,松开拳头,小幅度地跟单娆挥手,然后手背向外,挥动几下,示意她点下去。

  坚强如单娆,也终于哭出了声。

  单娆生离死别一样的哭声,勾得坐在过山车后排的女孩又开始哭泣。

  登高平台车缓缓下降的时候,北江省消防总队的一辆指挥车和一辆登高车相继开进松江游乐园。

  一分钟后,三辆松江市公安局的警车开进松江游乐园。

  又过了两分钟,两辆挂着松江市委车牌的黑色奥迪au一路不停地开进松江游乐园。

  场面一下就不同了。

  还在现场没离开的媒体记者敏锐地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特别是当记者看到从奥迪车上下来的两个人,几个记者或者躲到外围打电话,或者偷偷给单位领导发短信。

  电话里说的和短信内容大同小异——市委秘长王宏光和卢记秘潘兴良同时来到救援现场。

  这句话,只有懂政治的人能听懂。

  松江市内出事,大到一定程度时,市委秘长出现在现场是情理之中的。

  可是市委记的秘来了,就非比寻常了。

  在官场,领导秘身上都贴着一张形的纸条,纸条上几个字——如x亲临。

  特别是今天这样的公开场合,潘兴良到了,那就等于说卢广效在严重关注此事。

  过山车出故障,到目前为止有惊险,没有一例伤亡,这事还用北江省委常委、松江市委记卢广效关注?

  当然,涉及市民和游人的生命安,卢广效应当关注,但肯定不到派秘到场的程度。

  这事不够格啊

  可是潘兴良人就在眼前,那只能说明一件事,过山车上困着重要的人,过山车上的6个人里,肯定有背景和能量大到能惊动卢广效的人。

  几个记者觉得,就算闻里不能写,但今天看到的这一切,已经是很重磅的八卦消息了,回单位,绝对能跟同事换一顿酒喝。

  记者觉得有价值,可是游乐园的领导觉得倒霉透了。

  松江市游乐园早些年是事业单位,204年改制成国有企业,所以游乐园的管理层都是在编人员。

  游乐园的领导早在十几分钟前已经知道过山车上困着来头很大的人。

  真是倒霉啊

  过山车出故障的几率本身就不大,出一次故障,还困着一个能惊动市委记的人,这不纯粹是喝凉水塞牙吗?

  本来只是一个副总在现场配合救援,市委的奥迪车到场后,游乐园的一二三把手才先后赶过来。

  市委秘长王宏光看着三个游乐园领导,面色不善地说:“你们家的事,我们到了你们才来,你们都很忙啊”

  一句话,周围人就知道——这次的事有人要倒霉

  单娆安落地了。

  杨恩乔跟单娆是同学,他第一个走上前去,扶住单娆,关切地问:“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单娆看了杨恩乔一眼,虚弱地摇头:“我要在这等学道下来。”

  杨恩乔说:“你先去检查一下,我们在这等。”

  单娆固执地摇头,然后痴痴地抬头望着挂在3多米高空的过山车,和过山车上的边学道。

  论王宏光还是潘兴良,来救援现场只有一个任务,压阵指挥,让消防员优先把边学道救下来。

  边学道是有道集团和智为科技的老板,其各类资产,加上名下企业潜力,是松江乃至北江省有数的企业家,他若有个闪失,后果太严重了。

  两人来到现场一了解,发现边学道坐在过山车第二排。

  真是再好不过了

  第一排两个人和第二排的一个人已经解救下来了,接着救边学道顺理成章,这样既完成了记交代的事情,还得被周围围观的人和记者抓到把柄。

  在眼下的场合,规矩是这样的。

  卢广效的秘潘兴良很少说话,不会直接参与救援指挥,他只是观察,然后有什么想法,会小声跟市委秘长王宏光耳语。王宏光听完点头,就会找到省消防总队在场警衔高的人说话,这个人会直接授意上登高平台救援的消防员该怎么做。

  现在,刚刚接替指挥权的总队警官正站在登高车旁,跟即将上去救援的消防员面授机宜。

  顺着总队领导的手指往上看,两名消防员看到了困在第二排的边学道,领导说完,拍了一下消防员的肩膀,说:“辛苦了”

  两名消防员立正敬礼,说:“保证完成任务。”

  登高平台再次缓缓升起,这时,距离故障发生,已经过去ij时40分钟了。

  警戒线外,熊兰搀着一瘸一拐的傅采宁来到了现场。

  听丁克栋说完情况,傅采宁抬头看向困在空中的边学道,然后扭头,看向被杨恩乔搀扶着的单娆。

  这个女人就是边学道的女朋友?

  在燕京中央部委上班的女朋友?

  拉着男朋友不务正业,还身陷险境,这是女朋友还是红颜祸水?

  登高平台升到3米的时候,过山车后排的一个男人忽然大声喊道:“消防员同志,救救我老婆吧,她心脏不好,撑不住了,你们救救她吧,消防员同志,求求你们了”

  登高平台上的消防员喊道:“请大家冷静,放松身体,保存体力,我们会将大家都救下去的。”

  后排的男人带着哭腔说:“求求你们了,先救救她吧,我们结婚2年,我第一次带她来游乐园……你们救救她吧

  登高平台慢慢靠近过山车第二排,通过对讲机沟通,后停在了边学道对面。

  见登高平台停在自己对面,边学道说:“我还能撑一会儿,你们先救后排那个撑不住的。”

  两名消防员听了就是一愣。

  这种情况下,还推让被救机会?

  关键是,你想推让,下面的领导也不同意啊

  其中一个消防员探身小声跟边学道说:“你是边总吧?总队和市委的领导都来了,就在下面,他们让我们先把你救下去。”

  发现登高平台停下了,后排替妻子求救的男人继续哀求:“消防员同志,我老婆真不行了,求求你们救救她吧,她心脏不好。”

  消防员两难了。

  登高平台一旦升上去,肯定就近再救一个女人,没道理救完心脏不好的女人,再降下来救边学道。

  下面那么多围观的人,还有媒体的摄像机,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办法,消防员拿着对讲机说:“被困人员中有一位女性身体不适,第二排的被困人员请求我们先救后排有心脏病的女游客,请指示。”

  对讲机里传出声音:“让第二排游客跟我通话。”

  消防员听了,手持对讲机,放到了边学道耳旁。

  “我是王宏光,希望你以大局为重。”

  边学道吸了一口气,说:“先救女人吧”

  (我写出来的是我信仰的东西,不是要人相信的东西,大家认同当然好,不认同也请一笑了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