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679章 蛋糕和馒头

第679章 蛋糕和馒头

  “嘀……嘀……嘀……”

  王家榆一下一下地按着边爸边妈家座机的号码。

  面容平静,但内心激动。

  还差一位数时,睡在卧室摇篮里的边善勇醒了,发出声音吸引大人的注意力。

  王家榆放下话筒,赶紧去卧室看儿子。

  俗说三月认母。

  小边善勇已经认得妈妈的气味了。

  本来他是准备哭两嗓子的,可是发现妈妈来抱他了,转为露出一个笑的口型。

  王家榆抱着儿子,在他的小脸蛋上轻轻的亲了两口。

  有那么一瞬间,王家榆在心里想,别告诉四叔四婶了,反正事后估计他们也会知道。

  可是当看到怀里的儿子试图伸手摸一下自己脸的时候,王家榆瞬间有了决定。

  婴儿,能让母亲的心柔软,也能让母亲的心坚硬。

  很简单,跟此时沈馥的想法一样——为了孩子

  王家榆心里十分清楚,边学德能有今天,完全是借了边学道的光。

  边学道这个人,有本事,对亲属不小气,在边家,顶梁柱已经不足以来形容他了,他根本就是一棵参天大树。

  能不能在这棵大树下乘凉,差别太大了。

  王家榆自己有心气,不畏惧奋斗,但她越来越看透,边学德各方面的才智,就算再修炼几年,顶多也就是个中人之姿。如果没有边学道的提携,靠现在的家底,两人再怎么奋斗,小康之家而已。

  对怀里的儿子,王家榆在怀孕时就做了一份长长的教育和人生规划,她这份规划,不是小康之家能负担得起的。

  本来,回松江前,王家榆没想太多。

  可是前几天在四叔四婶家,看见儿子和边学道投缘,王家榆的心思就又活了。

  边学道喜欢边善勇,等孩子长大会说话了,喊边学道一声“三伯父”,边学道一高兴,儿子未来的路要比别人平坦许多。

  可是……

  如果单娆嫁给边学道,同为女人的王家榆,知道枕边风的厉害,更关键的是,她知道单娆的心机和手段。

  当然,以单娆的为人,就算她嫁入边家,表面上也不会做绝,可是王家榆不甘心——如果儿子本来可以从边学道手里拿到一块蛋糕,那为什么等着单娆将蛋糕变成馒头?

  喂边善勇吃了几口奶,王家榆改主意了。

  她不打电话,她要抱着孩子去四叔四婶家。

  边学道在游乐园遇险,自己打电话通知,似乎还不够“重视”,就算有“要照顾孩子”的理由,也让整件事不太完美。

  所以,王家榆要抱着孩子上门,亲口告诉四叔四婶这个消息,让两人看看,她王家榆为了边学道的事,抱着三个月大的孩子奔波。

  对着镜子看了一眼,王家榆把心一横,不顾形象,穿着在家里穿的睡衣睡裤,将边善勇包裹严实,拿上钥匙和钱就出了门。

  又是一手牌……

  她王家榆因为关心边学道的事,心急火燎地出门,衣服都没换,穿着睡衣穿街过市,纯粹是因为太过着急。

  所以,就算事后有人觉得她这事办得不妥,也没法公然指责她。

  关心则乱,不行吗?

  我穿着睡衣抱着孩子出门给你送消息,还做错了?

  十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开进“林畔人家”小区。

  车进小区前,王家榆抓了自己头发两把,让自己看上去特狼狈。

  车停稳,她交钱下车,告诉司机不用找了,然后抱着孩子冲到单元门前,按下对讲器。

  “喂……”

  对讲器里传来边妈的声音。

  王家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四婶,我是家榆,快开门,出事了。”

  听楼下是王家榆,边妈按开了防盗门,接着她听到王家榆说“出事了”,边妈心头就是一跳,以为是小边善勇病了或是怎么的。

  王家榆用最快的速度上楼,产后的她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从进门就跑进电梯间,再从电梯间跑到边家门口,加上一路风风火火地往边家赶,头上隐隐见汗了。

  边妈打开门,看到身穿睡衣、头发蓬乱、额头见汗、怀里抱着孩子的王家榆,愣了两三秒。

  “快进屋,家榆,你这是怎么了?”

  王家榆进门,喘着气说:“三哥出事了。”

  三哥?

  边妈一时没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王家榆着急地说:“学道出事了”

  “什么?”

  边妈的眼睛一下睁得老大。

  边爸闻言也从厨房里走出来,腰上还系着围裙,问:“学道怎么了?”

  几分钟后,抱着孩子的王家榆,和边爸边妈一起下楼,奔出单元门。

  边爸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游乐园里。

  李兵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李兵脸上的表情更苦了。

  看见李兵的表情,杨恩乔问:“谁的电话?”

  李兵拿着手机说:“边总父亲。”

  在杨恩乔旁边合十祈祷的单娆听到李兵的话,肩头一抖,祈祷不下去了。

  杨恩乔看着李兵说:“快接吧。”

  李兵问:“我怎么说?”

  指着媒体的摄像机,杨恩乔说:“实话实说,不然你觉得还瞒得住吗?”

  边爸的车借给边学德了。

  等不及公司的车,三个大人一个小孩在路边打车。

  边爸已经从司机李兵的嘴里确认了王家榆送来的消息,天天练字静气的老头也慌了。

  过山车

  困在过山车上了……

  挺大一个人了玩什么过山车?

  坐在车里,边妈一反常态,不言不语也不问,她直直地看着风挡玻璃。

  边爸也不说话,他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行6分钟。

  风卷着一个白色塑料袋从车前掠过,塑料袋越飘越高,然后被一棵树拦下,挂在了树枝上。

  接着,细小的雨丝,星星点点地从天而落。

  看着风挡玻璃上的小雨滴,出租车司机摇上车窗,说:“刚才还好好的天,这会儿就下上雨了。”

  乌云挡住最后一块蓝天之后,整座城市似乎都暗了下来。

  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都想赶在大雨到来前找个地方避一避。

  出租车司机以为车上老少几个人是去游乐园玩,见要下雨,他好心问了一句:“下雨了,你们还去游乐园吗?”

  不等王家榆开口,边妈突然开口说:“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