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734章 下雨的城市

第734章 下雨的城市

  “微博保卫战”由吴定文他们去打,边学道一向是管杀不管埋。

  接下来几天里,吴定文每天定时向边学道汇报“垃圾账号清理行动”的进展情况。

  果然如边学道所料,清理行动遭到报复和反扑,一些人四处泼脏水,说智为微博“不尊重用户”,说智为微博“蛮横无理”。针对营销公司的指责,吴定文发布了《告用户书》。

  《告用户书》中严正声明:为了维护微博平台的良好互动环境,保证微博“排行广场”的公正性,智为微博官方将对恶意注册、恶意刷朋友值等行为展开打击和清理,任何破坏微博健康生态的行为,一经发现,立刻封号,绝不姑息。

  “战斗”持续没多久,营销公司偃旗息鼓了,智为微博获得了胜利。

  之所以能胜得如此容易轻松,一是微博官方的《告用户书》用词坚决,表明了智为科技的态度。二是边学道和吴定文出手又快又准又狠,根本没给营销公司和营销大号坐大的机会。

  第二点尤其关键。

  营销公司只是预判微博上有利可图,但还没来得及尝到甜头就被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抢走一块别人盯上的肉,和从别人嘴里抢肉,难度是不一样的。

  …………

  8月23日。

  松江下了一天的雨,无尽无休。

  下午5点,边学道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看了之前吴定文送来的《会议记录》。

  全部看完,他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

  见微知著!

  在边学道看来,这个《会议记录》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现在这个微博团队里谁看问题更有远见,谁相对更有全局观。

  企业越做越大,需要更多人才,企业才能发展,所以不能放过任何挖掘人才的机会,发现了人才,就要留意培养,适时提拔。

  看看时间,边学道打李兵电话,让他在楼下等自己。

  走出大楼,才发现外面的雨有多大。

  整个城市已经内涝。

  走在路上的行人,不论男女都挽起裤腿,涉水而行。

  坐进车里,李兵问:“今天回哪?”

  看着车外的大雨,避免让边爸边妈担心,边学道说:“回林畔人家。”

  骑士十五世上路才几分钟,天气骤变。

  似乎是成心难为下班回家的人们,城市里突起狂风,不仅起风,还伴着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撕裂天空,雷声一下一下炸响在头顶。

  原本打伞的路人,根本没法继续打伞,大风把伞吹得变了形,拿都拿不住。

  雨太大了。

  为了安全起见,李兵打开了骑士十五世的车顶灯和车头车尾的爆闪灯。尽管理论上说,在松江路面上,除了重型货车别的车就算撞上了也不能对骑士十五世产生太大威胁,但发生事故终究是个闹心事,而且骑士十五世修车太麻烦。

  大雨让路面上的水位迅速上升,一路上不断能看见一些车开着开着就熄火了。

  李兵看了一眼抛锚在路上的车说:“现在新手太多,老司机都知道,遇到积水路段,应小心减速行驶,避免车速过快导致排气管进水造成车辆熄火。”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骑士十五世高底盘的好处来了,其他车“望洋兴叹”的积水区,骑士十五世都能照常通过。

  开着开着,前面有人挥手拦车,仔细看,拦车的是个年轻女人。

  李兵减速,问边学道:“边总,前面有人挥手。”

  边学道也看见了车外浑身湿透的女人,说:“停车问问她怎么了。”

  骑士十五世停下,李兵放下车窗问拦车女人:“怎么了?”

  女人指着身后几米处的一辆轿车说:“师傅,帮帮忙,我的车左侧车轮卡在窨井里了,怎么也开不出来,我孩子在车上呢,他很害怕,你能帮我把车拉出来吗?”

  李兵听了,扭头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问李兵:“车里有拉绳吗?”

  李兵点头说:“有备用的。”

  边学道说:“帮她把车拉出来吧,用我下去帮忙吗?”

  李兵说:“不用,我自己就行。”

  下车拴拉绳的功夫,李兵全身就被雨浇透了。

  帮女人把车拉出来后,女人从自己车里下来,走过来跟边学道和李兵真诚道谢。

  一句“谢谢”点燃了边学道。

  骑士十五世一路走,一路帮人拉车。

  边学道没有一直坐在车里,他和李兵轮流下车去拴拉绳,甚至帮人推车。

  每当骑士十五世在抛锚车旁停下,问车主“是否需要帮助”时,都能很明显地从车主的眼里看到意外和感激。

  意外,是车主想不到开眼前这样豪车的人也会这样乐于助人。

  感激,是人在困难时得到帮助的自然反应。

  一路上得到李兵和边学道帮助的车主里面,有人认识骑士十五世,知道这辆车属于谁,有人则不认识。

  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松江有800万人口,别说一个富商的车,就算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的车,也不能说人人都认识,因为总有一部分人不上网不读报不关心跟自己无关的信息。甚至有一些人,可能连省委书记市委书记是谁都不知道。

  车里。

  尽管全身湿得不能再湿了,但帮助人后的心情是快乐的。

  李兵在后视镜里看着边学道:“边总,你别下车了,万一感冒就麻烦了。”

  边学道一边用车里的毛巾擦脸一边说:“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李兵看了一眼车外说:“天天挖路,天天盖楼,结果下一场大雨路上就能划船,卢书记也不说想想办法。”

  边学道放下毛巾说:“卢书记也没招儿,松江这样规模的城市,地下排水工程就不是一任书记能干成的,这玩意需求资金量非常庞大,而且短期内看不出对社会和经济的助推作用。”

  李兵嘿嘿一笑说:“下午我在休息室里听广播,广播里的主持人念了一段话,好像是一个叫龙什么的人说的,意思是一场大雨就能检验出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是不是够现代化,还说下一场超过3小时的大雨,如果人撑着伞出去走,发觉裤脚虽湿了却不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这基本就是个发达国家;如果发现马路上积水到膝盖,街边摊位上的东西都漂在水上,小孩用盆在路上捞鱼,这基本就是个发展中国家。对了,最后还说了一句,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

  边学道听乐了,说:“看不出来,你记忆力不错嘛!”

  李兵说:“当时听得认真。”

  边学道说:“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一切根源都在龙应台那段话的最后一句里——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现在国内的大环境是唯gdp论英雄,一些官员为了个人的乌纱帽,不惜弄虚作假,违反客观规律,不顾百姓呼声,无视民生问题、环保问题,大肆推行能让gdp变漂亮的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这么说吧,把财政的钱拿来修路盖楼建新城,这些东西都看得见,能跟人表明为官几年干了事,是个能官干吏。如果把财政的钱拿去修城市下水道,谁都看不见变化。而且上级领导视察时不好说,总不能让领导跟着钻下水道看变化吧。不仅领导,甚至连治下百姓也可能都不理解,说某某某在任几年屁事都没干。”

  边学道看着车外的建筑说:“换了你当官,你会费力不讨好地去修下水道吗?”

  李兵沉默了好一会儿,沉声说:“不会。”

  说着话,骑士十五世路过一座立交桥,发现一处险情。

  立交桥下是洼地,只有一条供通行的单行道。

  一辆公交车进水熄火,把单行道堵住了,后面的轿车退不出去,开不出来。

  眼看着这会儿雨势变大,地上的水位一直在涨,这要是再堵一会儿,后面的车全得泡报废。

  而最危险的,是桥下最洼处的水位已经过膝,一辆车里的女司机发现车门打不开,已经坐在车里打了三遍报警电话了。

  电话是打了,可是现在正是下班晚高峰,狂风大雨、积水加上车辆抛锚,全市处于半瘫痪状态,警察赶过来也需要时间。

  公交车司机、车里的部分乘客和后面私家车的车主,已经开始自救,他们试图合力将公交车推走,可是公交车前面有一个小坡,是上坡。

  这个上坡可把这些人坑苦了,怎么推也推不动。

  看见桥下的情况,李兵直接把车开过去,调头,然后拿着拉绳下车。

  看见从骑士十五世里下来的李兵和边学道,公交车司机和后面的私家车主眼泪都快下来了,这就是“及时雨”啊!

  啊呸!怎么还提“雨”字。

  拴好拉绳,边学道让李兵开车,他跟着大家在公交车后面推。

  骑士十五世400马力的动力不是盖的,而且骑士十五世不仅马力足,自重也够大,所以尽管路面很滑,但在车和人的共同作用下,公交车开始移动了。

  在公交车后推车的人,都使出了全力,身体前倾,“一二一二”地喊着口号。

  突然,公交车猛地前窜,车后推车的人没防备,都被闪了一下。

  边学道比较倒霉,他劲儿比别人大,用力用到了空处,加上脚下湿滑,向前摔倒,脑袋一下磕在公交车尾灯上,右眉上方划出一道伤口,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半边脸都染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