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753章 私人“生态菜园”

第753章 私人“生态菜园”

  廖蓼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

  看着廖蓼的手指,边学道笑着说:“让我猜猜。”

  “肯定不是200万,对吧?”

  廖蓼点头。

  边学道说:“也不是20亿。”

  廖蓼点头。

  边学道又问:“2000万?”

  廖蓼轻轻摇头。

  边学道话锋一转问道:“我能得到什么?”

  廖蓼说:“股份。”

  边学道问:“只这个?”

  廖蓼撅嘴说:“最多我再给你打几年工,还你利息。”

  边学道笑呵呵地问:“请问小姐你年薪多少?”

  不等廖蓼说话,边学道一拍茶几说:“我想起来了,你年薪60万。”

  这话把廖蓼说蒙了,她不知道边学道说的这个60万是怎么来的。

  见廖蓼一脸茫然,边学道说:“你忘了?你亲口说的,一月五万……”

  廖蓼记起来了。

  在学校时,她逗边学道,说他若包养她,一月五万。

  想到这儿,廖蓼嫣然一笑,撩着头发问:“你不是看不上我吗?改主意了?”

  边学道放下杯子说:“两亿元入股,只看你不行,我还得见见你父亲,另外还要去你家的工厂实地看一看。”

  廖蓼说:“可以,我爸现在也在松江。”

  ………………

  骑士十五世先把廖蓼送到酒店,边学道就近回了“林畔人家”。

  已经跟廖蓼父女约好了,晚上边学道做东,请两人吃饭。

  回到家后,躺在床上休息,边学道心里有很多感慨。

  冥冥中似乎真的有定数存在。

  其实2004年第一次听廖蓼说起她家的油脂厂时,边学道就有一个直觉,他可能会跟廖家的这个工厂产生某种关联。

  终于,直觉成真了。

  好吧,重生一回,所有前世不敢做的,不曾做的,做不到的,在今世通通要做一遍。

  油脂厂也好,其他什么也好,最惨不过是血本无归,不过弄这么一次,也算进军过实业。

  而且,边学道觉得非转基因大豆油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油脂厂,怎么也比他当初看好的松江啤酒厂强。

  啤酒行业的价格战一旦打起来,那才叫一个惨烈!

  最关键的,是边学道心里有一个想法,就算有些人再怎么吹转基因“先进安全无毒无害”,可总有一部分人就想吃“不先进”的非转基因食品,总得给这些人留下选择的余地吧!

  好吧,边学道就是想吃“不先进”的非转基因食品的人之一。

  看着天花板,他安慰自己:两亿就两亿,打水漂就打水漂,就当有钱任性一把。老子就是想吃非转基因食用油,老子乐意花钱吃“不先进”,老子就想吃一口自己放心的东西,谁能管得着?

  思绪到这儿,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私人“生态菜园”。

  前世,边学道听说好多大企业和富豪都被农药、添加剂和转基因弄怕了,包地雇人种“放心菜”。

  他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不行!

  边学道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得在松江城郊弄一块地,建一个私人的大型“生态菜园”,供自己家,供集团高层、中层全家吃。对了,等集团大楼投入使用,“生态菜园”的菜直供集团食堂,也算集团福利之一。

  在城郊买地,离市区远一点,跟开发建设不沾边,所以没多贵。而且有道集团的“生态菜园”必然要雇佣城郊的农民去种植打理,也算变相提高农民收入。

  说干就干。

  边学道找到手机,拨通了杨恩乔的电话。

  ………………

  一觉睡到太阳西斜。

  是门铃声惊醒了边学道。

  他走到客厅按着门禁问:“谁啊?”

  李兵说:“晚上的约会,该出发了。”

  “哦!”边学道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说:“你等我几分钟。”

  简单洗把脸,走进衣帽间选了一套深色正装。

  就算廖蓼父亲是求人一方,可是廖蓼跟边学道是同学,从这儿算廖父是长辈。有钱归有钱,再有钱也得讲礼仪。

  边学道走进包房时,廖蓼父女已经到了。

  第一眼看见廖蓼爸爸,边学道心里大呼一声:我靠,这不是王庆祥吗?

  边学道又看了站在廖蓼身旁那个中年男人几眼,心说:像,太像了,廖蓼爸爸跟那个叫王庆祥的演员,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想归想,边学道笑着冲廖蓼爸爸伸出手说:“我是边学道,跟廖蓼是大学同学,您叫我小边就行。”

  廖蓼爸爸伸手跟边学道握在一起:“在下廖迟,对边总闻名已久,年轻有为啊!”

  握手时,边学道能感觉到廖迟的手很硬,很有力。而且这个廖迟身上,透着一股很特别的劲儿。

  松手前,边学道问:“您当过兵?”

  廖迟扭头看向廖蓼,廖蓼摇头,廖迟哈哈一笑,看着边学道说:“眼力不错,我退伍时是上校团长。”

  边学道随手拉开一张椅子说:“您请坐。”

  三人落座,服务员就开始走菜了。

  廖蓼看着边学道说:“我先到的,就点了一些,不知道够不够,你再看看菜单。”

  边学道看着一桌子菜,说:“够了,就咱们仨人,这都吃不了。”

  整顿饭气氛很好。

  有廖蓼这个老同学在,边学道调整姿态,说话随意,举杯就干。

  廖迟虽说以“性子硬”闻名北江商界,但毕竟是做生意的人,迎来送往应酬多了,对把握饭局气氛很拿手。

  吃到中段,廖迟放下筷子,看了廖蓼一眼。

  廖蓼起身,给廖迟倒了一杯酒,然后走过去,给边学道也倒了一杯。

  廖迟举杯说:“若非边总帮忙,我就得卖厂了。”

  边学道也举起杯:“我个人还是比较看好非转基因这门生意的。”

  听边学道这么说,廖迟来了兴致。

  廖迟身边反对他坚持非转基因路线的声音一天比一天多,在家族里,甚至可以说是“众叛亲离”。说实在的,坚持了几年,到最近几个月,他确实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现在,开始谈正事后,边学道第一句就说“看好非转基因”,一下给了廖迟莫大鼓舞。

  要知道,坐在对面这个年轻人可不是普通角色,他是“北江首富”,身家百亿足够上福布斯。这样一个人,眼光绝对不会差。

  廖迟说:“愿闻其详。”

  边学道喝光杯中酒,放下杯说:“我就一个观点,时代在变,需求也在变,有人不在乎吃什么油,有人图便宜,有人讲究品质,有人注重健康。对于食用油行业来说,抛开争议,无论转基因与非转基因,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的选择,才是市场营销的基本法则,只有坚守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法则,才能成为市场的赢家。”

  “我认为,社会对非转基因食用油有需求,而且这个需求会越来越旺盛,所以,我看好你的油脂厂的前景,也因此,我愿意注资入股。”

  …………

  …………

  (祝俗人的学生书友们高考顺利,金榜题名,都能考上心中理想的大学。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玩得嗨皮!)

  …………

  ...